第一卷 初入凡間 第十章 幻魂?

別是龍赫雲,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嘴唇顫抖,那表情像見了鬼一樣。美人眼角抽搐了一下,手遲疑的攬住趴在她懷裏的小人兒,櫻紅唇抿了起來。“娘,你怎麽了?為何不說話,娘,爹爹怎麽沒來?”爹……爹?小腦袋探了出來,露出桃夭笑的燦爛的臉,眼角微瞄石化的一群人,心裏終於解氣。石天澈,竟然也這麽容易被美色迷惑,真是可惡!“桃夭,你真的是桃夭嗎?讓娘看看,哎呀,真的是啊!我的孩兒,娘終於找到你了!”美人激動,纖纖玉手...黑衣人一直飛出天狼堡,沒有任何停頓,又向一處森林掠去。

他難道不累?緊貼著他的胸前,竟然聽不到他的心跳,也沒有呼吸,渾身像一塊冰,沒有活人該有的溫度,詭異,詭異……

“大哥,我們是不是該休息一下?”桃夭小心翼翼的試探。

沒有聲音……

“大哥,謝謝你救我出來,我今天被狼王抓去,到現在還沒有吃上飯哪!”一直都在那個園子裏沒出來。

還是沒有聲音……

一聲驚悚的鳥叫從頭頂上響起,嘩啦啦的聲音嚇的桃夭一個哆嗦,半天沒有再說話。

終於,黑衣人停了下來,好像忽然之間就有些體力不支,將桃花甩手扔到地上,自己猛的靠上一棵樹,“哇”的將什麽東西吐了出來,之後,便聽到粗重的喘氣聲。

原來不是鬼啊!

喘息了一會兒,黑衣人好像恢複了一些力氣,回過身,靠著樹坐下,一雙陰騖的眼睛盯向桃夭。

那是一雙死寂沒有任何波瀾的眼睛,在裏麵,看不到一絲人該有的情感,隻有灰暗和冰凍,一如他的體溫。

他的手摸向腰間,拔出一支泛著銀光的匕首。

毫無疑問,他想要殺了桃夭。

天哪!還以為到了天狼堡會過的好一點,怎知人間這般險惡,剛來就碰到這種事,長老說的果然沒錯。好在她至少保留著一樣能力,看來,也隻能靠這保命了。

就在匕首距離桃夭脖頸一寸那刻——

“大哥,你現在很困了,先睡一覺吧,睡醒了再殺我。睡吧,睡吧……”

迷濛的雙眼,動情的神采,她的眼中流光波轉,美的夢幻,魅惑心魂。

“困……了……”

黑衣人喃喃的重複,眼中閃過一絲脆弱,不在是霜雪般的冰凍,匕首“吭啷”一聲掉在地上,手也慢慢的垂下。

“對啊,困了,好好睡一覺吧,你已經很久沒有睡覺了……”低緩卻甜蜜的聲音有著致命的吸引。

終於,黑衣人的眼睛合上了,低垂的眼角有著放鬆後的疲憊,完全的卸下防備。

桃夭長長的撥出一口氣。

驀地——

長劍破空,白色光芒閃過,“噗——”滾燙的液體噴灑在桃夭的臉上。

隻見從空中躍下一個人影,麵前的黑衣人倏地分成兩半向兩邊倒去。

“啊——”桃夭後知後覺的大喊一聲,在空曠的夜空下,分外淒厲。臉上,眼瞼,嘴角,濃濃的血腥味充斥四周,眼前一片血霧。

她何時經曆過這種場麵,自她記事以來,周遭從來都是美景相伴,歌舞笙簫,天地間純淨美好,乍然見到這汙濁的一幕,一陣反胃,對著地麵嘔吐起來。

躍下的人影神情複雜的看著她,直到聽到她的驚叫,伸手甩過黑色外袍,將她緊密覆蓋攬在懷裏,然後飛躍離去。

空中翻躍的黑影漸漸消失在視野,被劈成兩半的屍體旁,驀地多了一條身影,修長的身軀在地上劃下長長的影子,隨風飄動的銀發如梨花漫撒,青銅色麵具下,一雙狹長的鳳目掃過屍體後,饒有趣味的飄向桃夭離去的方向。

空氣中似乎還殘存著淡淡甜香。

“嗬,果然有趣,幻魂?”不敢將桃花飾品公然戴在頭上,一時之間,曾經被傳美豔傾城的桃夭小姐,又成了邪惡腹黑的醜丫頭,簡直猶如過街老鼠般惹人憎恨,成了飯後茶資的必談話題。百姓的想象曆來是豐富的,傳言,那失蹤的狼王堡二公子已經被桃花美人秘密殺害了,她本是冥靈邪教的巫女,特意前來謀害狼王,引起兄弟反目,猜忌,然後一個個除掉。而此時,被傳的主角正在離西郡城千裏之外的北冥宮。北冥王刑步一是一個冷酷無情的人,你永遠看不出他心裏在想什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