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凡間 第十一章 你為什麽要殺人?

影,身子因為強大的衝力後退了兩步,俊臉一凝,眼中有瞬間的痛楚閃過。啊?死了沒?好像沒有,碰到樹上了嗎?好像沒有這麽軟。桃夭緊閉的眼睛鬆動了兩下,一隻一隻的睜開了,“哇!好俊美啊!”由衷的發出一聲感歎,現在的她緊緊的摟著狼王的脖子,而兩條腿也環住他的腰,整個扒在了他的身上。石天澈這纔看清眼前竟然是一個滿身滿臉髒汙的不像人樣的乞丐,眼中一陣厭惡,周圍的護衛因為他倆這種奇怪的姿勢竟然一時不敢上前。“吧唧...天狼堡,燈火通明,遭到不明黑衣人的襲擊,護衛全部聚集,各個角落都安排妥當。

唯一被擒住的兩個黑衣人已經沒了聲息,不知是服毒自盡還是用了別的方法,臉色無異於常人,隻是冰冷異常,隻要靠近,就能感受到那種迫人的寒氣。

“都散了吧,明日再做商議。”

石天澈聲音平靜如常,一雙銳眼若有似無的將每個人的表情掃了一遍。

“是,堡主!”

眾人齊應,躊躇了一會兒,相繼離去。

“桃夭?”

俯下身,看著猶自發呆的她,蒼白的小臉幾近透明,那靈氣逼人的眼眸蒙上一層氤氳,微張的唇沒有一絲血色,看上去,嚇的不輕。

“桃夭,沒事了,不怕!”

石天澈將手中的濕巾丟到一旁,盆裏的水已經成了紅色,那是從桃夭臉上擦下來的血,黑衣人的血。

從來沒想到,他竟然可以這樣溫柔的說話,疼惜的哄著眼前的小丫頭,剛在林中殺黑衣人的時候,就應該提早將她的眼睛蒙上,她本不該看見血腥,不該讓這般髒汙的一幕蒙上她純潔清明的雙眼。

桃夭恍惚的轉神,對上石天澈充滿擔憂疼惜的眼睛,才又想起剛才那一幕,止不住又想吐,隻是剛才胃裏都掏空了,再也吐不出什麽來。

髒,好髒……

“桃夭!”石天澈趕緊輕輕的拍打著她的後背。

“你為什麽要殺人?你為什麽要殺人?你這個惡魔,你好殘忍!”

“桃夭,他要殺你!”

“不,他殺不了我!”桃夭大聲回吼,佛講求眾生平等,他怎麽可以這般輕賤人命?“就算他要殺我,自有神明懲罰,也不能是你,你這樣,會染上原不該有的罪孽!”

石天澈眼神凝住,緊抿的唇顯示他隱隱待發的怒氣,忽而想到,那黑衣人掉在地上的匕首,她眼中的盈盈光彩,還有莫名奇妙的話語……

她果然有問題,就算他不去救,她也不會有事,是他多管閑事了……

“他們是刺客,是來殺本主的,難道隻許他們殺我,我卻動不得他們?哼,丫頭,還是你想我死?”

驀然轉寒的語氣夾著一些自嘲,石天澈忽然感覺胸口處有什麽悶悶的撞擊著他柔軟的心尖。

桃夭瞪大眼睛,顯然對他的話有些錯愕,“不,我沒想你死,我隻是,隻是,不該死人,為什麽這裏,你們,要互相殘殺……”

她不知道怎麽表達,聲音越來越低,他怎麽會這樣想,她什麽時候希望他死了?

互相殘殺?這是什麽意思?

石天澈不明所以,但臉色已經好了許多,隻因聽到她說,她不想他死,心裏忽然有了些驚喜。

“好了,桃夭,過去了,忘了吧!”果然,不該讓她見到這些。

“狼……王”呃,不知該叫他什麽?

猛然間放大的麵孔,桃夭瞪大眼睛,看著石天澈俊臉快要貼近她的臉上,呼氣吹拂,弄的她癢癢的酥麻。

“嗬嗬,桃夭,我不叫狼王,我叫石天澈!”

話落,石天澈抱起她,“洗個澡,好好休息!”

一排侍女受到驚嚇般,全都呆若木雞。

石天澈?

好奇怪,剛才心跳好像停止了,怎麽現在卻又跳的這麽快。

“石天澈?”桃夭有些迷惑的叫了聲,然後又貼近石天澈的臉,小嘴向他的唇舔去。身邊,故意大聲道:“明月幾時有,自己抬頭瞅!”“好了,本姑娘也觀賞夠了,這就回去了!”說完,背著手,昂頭大步向前走去。一陣風吹過,空氣中好像夾雜著一股淡淡的甜香。石天澈臉色微動,冷眼有些迷惑,怔怔的看向她離去的方向。“哎呦——”“可惡,這棵樹怎麽會長在路中央!?可惡!我的鼻子流血啦!”樹長在路中央?嗬,這裏是布陣的小型園林,根本就沒有路,這裏是天狼堡的禁地,根本就不會有人也沒有人敢來,這個丫頭,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