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凡間 第十二章 身上有朵桃花

凡人,註定,要離開……疾行中的挺拔身軀驀然一頓,眼眸瞬間轉寒,帶著恨意,帶著傷痛的看著懷裏的人,手臂不覺的縮緊。“痛……”桃夭不安的扭動身子。痛?你知道什麽是痛?痛是從天堂墜入地獄,痛是你背棄我的那一刻,痛是為你找遍了藉口,滿心滿腦都是你的影子,你卻吻上了別人的唇……高大的黑色身影散發出冰冷的寒意,地上留下點點猩紅,蜿蜒淒冷。月亮高掛,涼風習習,荒郊野外,依稀可以聽到遠處的狼嚎。桃夭醒來,從噩夢中...桃夭伸出粉嫩的小舌細細舔著石天澈飽滿瑩潤的唇,眼中迷惑更深,為什麽剛才那種感覺不見了?

卻沒覺察,抱著她的某人身體已經僵硬,周圍一片吸氣聲。

石天澈的眼眸忽而加深,然後閃過些許慌亂和狼狽,“砰——”毫無預兆的將桃夭扔到木桶中,濺起高高的水花。

“哎呦——”

“都愣著幹什麽,還不服侍小姐洗浴!”石天澈大聲吼道,彷彿在遮掩著什麽。

“是,是,堡主!”一群侍女慌不迭的圍了上來。

“你個死狼,你想淹死我!”桃夭一身濕嗒嗒的從木桶中站起,氣極敗壞的看著石天澈消失的背影。

門外,冷風吹過,石天澈燥熱的臉慢慢降下溫度,手不自覺的撫上唇,輕輕笑了起來。

“大哥,你怎麽在這裏?桃夭呢?她怎麽樣了,沒有受傷吧?”

一道焦急清朗的聲音在麵前響起,石天磊白皙如玉的臉出現在眼前,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充滿詢問。

石天澈心下一凜,對剛才的失神有些懊惱,她明明還是個孩子,自己怎麽會……真該死!

“大哥,是不是桃夭她……桃夭!”

石天磊見他不回答,以為出了什麽事,情急之下,就要往裏衝。

石天澈猛的回神,大手將石天磊拉回,“天磊,桃夭正在沐浴,明天再來吧,她沒事!”

抓住他衣襟的手馬上收回,看見弟弟一臉的焦急和擔憂,忽的心裏煩悶異常,轉身,快速離去。

剩下石天磊,眼睛朝房內撇了一眼,臉上又出現了可疑的紅暈,也馬上急急的跑走了。

房間內,侍女們給桃夭脫下衣服,撩起水來細細的洗著,桃夭還沉浸在剛才的迷茫中,石天澈靠近她時,那種奇妙的感覺,從來不曾經曆過,難不成那就是長老說的動情?

哇哇哇……不可能不可能……

“啊……好美啊!”

一陣驚歎,將桃夭的思緒拉了回來。

幾個侍女眼睛放光的看著桃夭的胸口,在左邊剛剛要發育的隆起上方,一朵含苞待放的粉嫩桃花似泛著盈盈水光,雪白玉肌更將它襯得分外妖嬈,那景緻比真的桃花還要逼真,好像與生俱來,又好像煞那間就會隱去,消失不見。

小小的身軀,雖然不成熟,卻因為這朵花兒而變的誘人魅惑,像致命的毒藥,讓人移不開眼睛。

桃夭疑惑的看著眾人,這花是她身體自來就有的,也是她身份的象征,她的那些姐妹身上也都有,隻是位置不同而已。無論長老將她變成什麽樣,桃花都不會去掉,若有一天桃花消失了,那就代表她的生命也即將完結。

“桃夭小姐,這花可真美,不知是哪位丹青妙手為您繪上去的?”

馬上,一個侍女豔羨的看著桃夭,開口問道,其他的也都驚奇的看著桃夭。

啊!桃夭恍然,原來是這樣啊,自己老是忘記這裏是凡間,凡間的人和她們是不一樣的。

“這個啊,我也不知道啊,大概是我出生時爹孃繪的吧!”

“這樣啊……”

侍女們露出了失望的神色,眼睛巴巴的看著她身上的桃花,恨不得將它摘下貼在自己身上。

桃夭又將身子漫進水中,舒適的歎了口氣。在你的店裏被擄的呢,哼,那個叫什麽虎的,愣是沒認出我來……”說到這裏,好像有了底氣,抬起頭斜睨了石天澈一眼,那意思是,看,不是我的事,是你的人不行!石天澈一直陰沉著臉,嘴角出現一絲譏笑,“擄?哼,恐怕你是自願的吧!”那妖人一定就是冥靈邪教的人,和她明明就是一夥的!而她又故意被擄到北冥宮,打的是什麽主意?擾亂現在的三界平衡?是不是下一步,她就要去傲龍堡了。如果,冥靈教是北冥王的人,那麽,他昨晚是真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