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凡間 第十三章 帶你去吃糖葫蘆

來?那會比死更難受!如今,再也不會有個小小的身子撲到他的懷裏,甜甜的叫他“天澈”。早上的甜蜜盈滿心間,夜晚便是冰涼空虛的懷抱。怎麽辦?即使到了現在,他依然生不起恨意,滿心滿腦都是她的影子。她的笑,她的舞,她的撒嬌,她生氣時撅起的嘴……桃夭……桃夭……桃夭……我不信,不信你會背棄我!深沉的夜空,天狼堡的禁園,一股濁氣再次升起,借著幽深的夜色,縷縷升空,飄向遠方。一個黑色的身影飄然閃過天狼堡最高處的樓...清晨,第一縷陽光撒照在窗台上,房間內大亮。隱隱可以聽見外麵嘰嘰的人聲,夜晚的安靜已然不在。

“桃夭——”

門被大力撞開,衝進來了三兩個身影,帶著一股冷風衝到床前。

“桃夭!桃夭!醒醒,醒醒!桃夭——”

討厭!誰在折磨她,好睏!

朦朦朧朧的睜開眼睛,對上一雙焦急驚慌的漂亮大眼,如玉俊臉白的有些過火,微張的唇有些顫抖。

“你是誰?”

石天磊吃驚的皺緊了眉頭,“桃夭,你不記得我?我,我是石天磊,你怎麽了?”

石天磊?哦,原來他叫石天磊。

“她看來沒事。”另一道略顯清冷的男聲響起。

桃夭眨了眨眼睛,環顧屋內的另外兩個人。一個是狼王石天澈,另一個不認識,看上去很溫和,一雙平靜的眼睛探究的望著她。

“桃夭,你真的沒事嗎?你怎麽不說話?”

石天磊擔心的看著她,蒼白的麵色緩和了許多,伸出手撫上她的額頭。

“討厭!一大早的煩死了,頭好疼!”

桃夭恢複清明,從被窩裏伸出胳膊拍掉了石天磊探過來的手。

“你……你怎麽沒穿衣服?”

桃夭纖細白嫩的胳膊露了出來,一半香肩暴露在空氣中,冷氣襲來,不覺的哆嗦了一下。

“天磊!”

石天澈麵色一變,拉起石天磊就往外走。

範逸臣略帶驚訝的看著他們離去,再望向桃夭時,探究意味更濃。

“桃夭,你快起床,我帶你去吃糖葫蘆!”

門外,傳來石天磊的叫喊。

糖葫蘆?酸酸甜甜的糖葫蘆?

桃夭一下子從床上蹦起來,被子滑下,整個上身露出來。

範逸臣一陣錯愕,處變不驚的臉終於失衡,低下頭,匆匆離去。

石天澈煩躁的離開桃夭的房間,範逸臣跟在後麵,二人心思各異,皆沒有說話。

“她,真的沒問題嗎?”

半晌,範逸臣打破沉默。

石天澈站定,早上那一幕又浮現在眼前,昨天晚上抓住的那兩個刺客,化成了兩灘血水,濃黑凝固的血液黏在地上,雖然已經清除,但那惡臭到現在還殘存。

派人到堡外的樹林中,那個被劈成兩半的屍首也一樣,且周圍的草木也燒成灰焦。

“不知道!”

他剛聽到訊息時,首先想到的竟是她,想到她也可能……心皺縮成一團。

幸虧,她沒事。

“或許,昨天她身上的血擦洗的及時。”

範逸臣沒有言語,隻是用那雙平靜的眼神看著石天澈,“天磊,好像對她很特別。”你,也對她很特別。

“放心好了,我一直派人監視著她呢!”石天澈說完,又抬起腳,向前走去。

“恩,那個小丫頭到底有什麽魔力?”範逸臣自言自語。絲毫不懂禮教,竟然在男人麵前毫無顧忌的暴露出自己裸著的身子,簡直是……哦,剛剛他可什麽都沒看清。開了嘴。東西很小,根本不夠塞牙縫,桃夭眯著眼睛,咂摸著嘴,還是沒嚐出什麽味,“太小了,不夠吃!”睜開眼睛,甜甜的討好的笑道,意思是,再給我多抓幾隻吧!妖人伸出手,“喏,還有好幾隻,慢慢品嚐!”隻見白皙的幾近透明的手掌中,靜靜的躺著幾個黑黑的東西,還沒有豆粒大小,上麵還有細小的翅膀。這,這是,蒼蠅?!!!!!!!桃夭“哇——”的一聲嘔吐起來。“哈哈哈哈——夭夭,怎麽了,這可是我用了九成功力抓來的,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