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凡間 第十五章 禁園

緒,她顫抖的開口,“我,也不知道,出去之後,就碰到一群女人,說我長的醜,還說我的衣服難看,就上來摁住我,撕了我的衣服……”聲音越來越小,不知道,這樣過不過份?說謊會遭雷劈的,就這一次,就這一次,誰讓她們罵她醜。“轟隆——吭啷——”桃夭嬌軀一震,驚恐的抬頭,不是吧,真的遭雷劈?!!!“你害什麽怕?”刑步一走過來,伸手攫住她的下巴,眉頭蹙的更深,她不是在裝嗎?怎麽跟真的一樣!看著地上的茶杯和挪位的桌子...回到天狼堡,天已經微黑了,一路上,桃夭再沒說話,隻是不停的思索著在酒肆發生的事,那個和尚是個得道高僧,竟然能預測即將來臨的浩劫,所有的事都被他說中,仙界也確實派了她們五姐妹來到凡間。

隻是,他不知道的是,沒有五種法器,所有仙界即便是法老也不可能阻止這千年一次的迴圈浩劫。

五種法器早在上一次浩劫時,失散在大陸各處,直到臨近這次的浩劫時,仙界才感應到它們的大體位置。

而她的任務,就是尋找五種法器之一七色羽石,無形無狀,輕如羽毛,變化莫測,隻知道它上次出現是一朵花的樣貌。聞之甘甜,清如菊香,入嘴卻至苦。

但現在卻又不知道變成了什麽樣,該從何處下手。

她有些憂心,為即將到來的災難,渺小的大陸,將會瞬間崩塌。

不!她絕對不允許!

“桃夭……”

身後的石天磊小心的喚著,固執的以為,她是生他的氣了。

“天磊,你知道這裏有什麽法器之類,呃,就是看上去有靈性的東西,有沒有?”

“知道知道,就是鎮邪一類對吧?”

終於說話了,石天磊興奮的答道。

鎮邪?羽石有這種作用嗎?

“禁園中的劍就是辟邪用的,據我們石家流傳下來的手劄上講,那池塘下麵壓著一隻妖邪的惡魔,要不是靈劍鎮壓,早就跑出來禍害人間了。”

“禁園?那我們去看看吧!”

“不行!”石天磊果斷的拒絕,“那是天狼堡的禁地,沒有人敢去那裏。違犯者,隻有死路一條。”

“那你跟我說在哪裏,我自己去,要死也是死我一個!”桃夭賭氣的說道,真是的,為什麽這裏動不動就殺人!人命大過天,連法老都不能輕易判決一個人的生死,他們怎可這般隨意?

“我……桃夭,我們不去了好不好?”

石天磊有些後悔,真不該告訴她這些,要是讓大哥知道,懲罰他也就罷了,萬一對桃夭……

“我自己去找!”

“哎……桃夭,你別走,你,不要這樣……”

終於拗不過,兩人悄悄的向禁園而去。

議事房內,石天澈聽著護衛的報告,輕輕皺眉。一旁的範逸臣則表現的一臉感興趣的樣子。

“天地浩劫?那和尚長什麽樣子?”

“臉圓圓的,慈眉善目,沒有什麽特別。”

“哦?”範逸臣輕笑出聲,“我比較感興趣的是,他緣何向一個丫頭片子行禮?”

“屬下不知,屬下派人跟蹤那老和尚,發現其並無異樣,一路上化齋傳佛,向中原方向去了。”

“奇怪奇怪!天澈,你以為如何?那丫頭到底是什麽身份呢?”

石天澈聞言,剛要作答,心口卻傳來一陣異樣,他臉色驟變,眼睛陰沉的看向窗外,一個閃身,消失於室內。

範逸臣止住笑,若有所思。用,一間房即可,我們是夫妻。”夫妻?昏昏欲睡的桃夭一下子驚醒了,靠在石天澈身上的頭抬起來,看著他笑的和熙的臉,溫柔的幾乎將她溺斃,原來,男人也可以這樣惑人。蘇亞愣神之後,瞭然的笑了笑,忙著收拾去了。這時,一直躲在男主人身後的小男孩忽然跑到桃夭麵前,睜著一雙清淩淩的大眼驚喜的看著她。然後轉過頭,清脆興奮的喊道:“阿爸,阿爸,這個姐姐可以讓咱們的牛羊不死了!”男主人臉色一變,慌忙跑過來捂住小男孩的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