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凡間 第十六章 你們在做什麽!

許多,隻因聽到她說,她不想他死,心裏忽然有了些驚喜。“好了,桃夭,過去了,忘了吧!”果然,不該讓她見到這些。“狼……王”呃,不知該叫他什麽?猛然間放大的麵孔,桃夭瞪大眼睛,看著石天澈俊臉快要貼近她的臉上,呼氣吹拂,弄的她癢癢的酥麻。“嗬嗬,桃夭,我不叫狼王,我叫石天澈!”話落,石天澈抱起她,“洗個澡,好好休息!”一排侍女受到驚嚇般,全都呆若木雞。石天澈?好奇怪,剛才心跳好像停止了,怎麽現在卻又跳的...這裏不就是昨天晚上來的地方嗎?

桃夭看著發著藍光的地方,那確實是一把劍,發光的地方來自劍柄,那裏應該是嵌著一顆藍寶石,趁著微黑的天色,可以看出那把劍已經鏽跡斑斑,像一把破銅爛鐵矗立在河中央。

這下麵會壓製著一隻惡魔

“桃夭,看過了,我們走吧!”石天磊小聲的催促,這裏陰森森的,總感覺不舒服。

“那顆寶石,能不能拿下來?”

“你在說什麽?桃夭,你要是喜歡寶石,我明天給你找最亮的,這顆是萬萬不能動的,走吧,不要呆在這裏了。”

“哪裏有什麽惡魔,簡直無稽之談,我去將劍拔出來!”

這裏確實讓人感覺不舒服,但是下麵壓製著惡魔,這絕對不可信,那種邪惡的東西,她會感覺不出來?

桃夭提起裙擺就要跨到河中的石頭上,石天磊嚇了一跳,情急之下,一把抓住了桃夭的胳膊。

“啊——”

桃夭站立不穩,身子一晃,向著石天磊倒去。

兩人一起摔倒在地上,石天磊在下麵,悶哼一聲,手臂卻緊緊的環住桃夭,不讓她落到地上。

桃夭的臉緊緊貼上了石天磊的臉,隻覺一陣清香撲鼻,幹淨清爽如清泉的味道。

桃夭使勁嗅了嗅,然後眼睛停駐在一點,低頭吻上了石天磊淡粉色的唇。

清爽的如泉水,還有淡淡的甘甜……

沒有覺察,下麵的石天磊早已石化,雙眼迷濛,周圍環繞著若有似無的甜香,那樣魅惑著他的心智,下麵某個部位發生了劇烈變化。

“混賬!你們在幹什麽?!”

一聲暴喝,如霹靂當空,如猛雷炸響,如惡魔降臨,打破了一片旖旎。

桃夭的身子一輕,被來人提了起來,然後還沒轉過神,又被重重的摔在地上。

“哎呦——”

“石天磊!”

石天澈又將他提了起來,“你能耐了是不是,這裏是什麽地方?啊,你竟敢……你做了些什麽?!”

沒有覺察,他的口氣竟有些吃味的成分,仿若抓姦一樣。

“大哥……”

石天磊害怕,從來沒有見過大哥這副模樣,睚眥目裂,眼中含恨,像要吃掉他一般。

“你這死狼,你快放開他,是我逼著他來這裏的,你要殺就殺我好啦!”

桃夭爬起來,上前撕扯著石天澈的胳膊,卻毫無效果,一口狠狠的咬了下去。

石天澈吃痛,反手甩開,卻不料連帶桃夭一起甩了出去,胸口撞到了一旁的樹上,“哇”的吐出一口血。

“桃夭——”

石天磊驚痛的叫了一聲,撲了上去。

“桃夭,桃夭,你怎麽了,你怎麽了?”

石天澈怔怔的看著自己的手,欲上前,卻又忽生恐懼。

滿腔情緒不知如何發泄,猛的轉身,對著一片樹木連續揮掌。

“啪!”“啪!”“啪!”“啪!”

清脆的斷裂聲傳遍禁園,然後,身影陡然離去,帶著一股寒風。的聲音將所有人的視線引了過來,他大手溫柔的撫上桃夭的臉頰,眼中有著顯而易見的心疼。“宮主,閣主昨天太累了,這才剛剛醒來呢!”身旁跟隨她來的一個侍女馬上恭敬的答道。隻是,這兩冷漠可的話……刑步一溫和的笑著,眼睛餘光看著對麵石天澈握著酒杯的手,微微一抖,些許的酒便撒到手背上。“堡主,您怎麽這麽不小心?”對麵傳來女子的嬌聲埋怨,細白的手握著手絹正細細的給他擦拭。桃夭的心又開始疼了,針紮似的疼。她聽到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