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凡間 第十七章 據說

“啊?”石天磊訝然。“奇怪!”桃夭搖搖頭。“哈哈哈哈,這是誰個在胡說八道,老禿驢,照你這樣說,那明年這個時候,我們都已經是一堆白骨啦!”一道粗獷的聲音在店裏響起,周圍雖然嘈雜,但這一聲猶為大,因此,每個人都聽見了,全都止住了談話,看向聲源處。虎背熊腰的漢子兀自嘲笑著麵前的老和尚。那老和尚慈眉善目,一雙飽經風霜看透世事的眼睛分外清明,聽到漢子嘲笑,也不氣惱。“哈哈,和尚,大家都在看你呢,你倒是說啊,...從那之後,桃夭很少再見到石天澈,養傷的時間,都是石天磊陪著,現在所有天狼堡的人都知道了她這個不是小姐的小姐,還有專門的丫鬟服侍。

隻是偶爾,在外麵閑逛的時候可以看見石天澈一閃而逝的身影。

不知為何,這讓桃夭心裏很不舒服,難道自己得罪他了嗎?那天明明是他差點打死她。

閑悶之餘,她也隻好到處跑來跑去,順便尋著羽石的下落,有石天磊保護,堡內也無人敢去詢問,一時之間,傳言四起。

天狼堡多了一個醜丫頭,不知耍了什麽詭計,將堡內二公子迷的團團轉,甚至英明的狼王都對她愛恨交加,縱容寵溺。

堡內個個都是美貌丫鬟,驀然之間一個其貌不揚的丫頭片子受盡寵愛,可想而知,謠言是怎樣流傳的。

隻是當事人渾不知情,也無心管這些閑事,第一次來凡間,什麽事都新鮮,玩的風生水起。

據說,那個醜丫頭邪惡貪婪,看見寶石就兩眼發光,天狼堡二公子每天都搜尋一些奇珍異品討她歡心。

真實場景:“桃夭,你看,這是世間少有的黑曜石,整個西郡也隻有這一顆,我好不容易從那個固執的老頭手中買回來的。”

桃夭斜眼看了一下那個黑石頭,嗤笑一聲,“黑曜石?”

然後抓起來聞了一下,“分明就是卵石。”她住的天鳴山,河邊到處都是。

“卵石?桃夭,你也太不識貨了!”石天磊一臉鬱悶。

“我要的不是發光的石頭,我要的是有靈性的,有靈性的!”

桃夭抓狂的大吼,當然不是朝著石天磊,而是對著天空,發泄。該死的羽石到底長啥樣?!!!!

聲音傳遍整個院落,嚇的路過的仆從驚悸不已。

“好好好,我給你去找!”

然後,便看見他們英俊的二公子臉紅紅的從園中走出。

據說,那個醜丫頭,擅長勾魂術,不僅將二公子迷得神魂顛倒,還用她那發育不全的幹巴身子勾引狼王。

真實場景:石天澈一臉陰沉的走到桃夭的房間。服侍桃夭的丫鬟雨珠早嚇的禁了聲。

房間內,溫熱氤氳,熱氣繚繞,屏障後麵,傳來咯咯的甜笑。

石天澈烏雲密佈的臉色開始崩塌,轉而染上不自然的暗紅。

“你給我老實點,我不管你什麽身份,要是敢傷害天磊,我會讓你死的很慘!”

咯咯的笑聲嘎然而止,桃夭從屏風一側露出小腦袋,粉紅的臉蛋像是春天裏綻放的第一支桃骨朵。

“啊!死狼,你竟然偷窺我洗澡!”

桃夭立馬將頭縮了回去,據說,在凡間,名節很重要,女孩子的身體是不能讓男人看見的,雖然,她不在意啦,但總要做個樣子。

“哈,桃夭小姐也會害怕這個,當時,在大街上親我的時候可是膽大的很哪,現如今,不知道你又親了多少男人?”

石天澈似乎在壓抑著什麽,嘲笑的聲音很低沉。

桃夭猛的從水中跳了起來,一陣水花落地,嬌小的身子,白嫩光滑的肌膚,亮的讓人移不開眼,特別是左胸前的那朵含苞待放的桃花,隻要是個男人都會忍不住……

“該死!”

半透明的屏風,朦朧的映出她的身影,讓這個場麵更加魅惑,石天澈咒罵了一聲。

等桃夭從屏風後出來,看到的就是石天澈倉惶離去的背影。

“這麽些天不見,他大半夜的來這裏,就跟我說這些?”桃夭有些失落的低語。

丫鬟雨珠匆匆的走進來,看到的就是站在屏風邊,一絲不掛的桃夭。“你,你不怕我?”半晌,他囁嚅的問道。桃夭嗤笑一聲,“為什麽要怕你?你會吃人嗎?”就他這副病體,他還能對她怎麽樣?!月光下,她的小臉如一朵盛開的花朵,閃著聖潔的光輝。白人一陣恍惚,眼中有了濕意,半晌,他喃喃道:“從來……沒有人,對我笑過……好美……”“什麽?你說什麽?”桃夭沒有聽見,脆生生的問道。“你是仙子嗎?”聖潔的仙子,從月亮走來,來解救他的嗎?桃夭嚇一跳,仔細端詳著白人,他就是一個普通人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