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凡間 第十八章 定衣服

送衣服的。”老女人仍然笑意吟吟的說道,好像裏麵還有些不知名的情緒,可惜,桃夭是聽不出來的。二公子是那個漂亮的男孩啊,桃夭高興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線,呼的從木桶中跳起來,抓過衣服,就往身上套。那老女人明顯嚇了一跳,睜大眼睛半晌才反應過來,“哦,哦,不是這樣,來,這樣穿才對。”終於穿上衣服,桃夭蹦跳著跑出門。門外,石天磊背著身站立,聽到聲音,立刻回過頭,那一刻,他眼中閃過一絲訝異和驚喜,隨後,兩腮又染上兩...春天的氣息近了,桃夭坐在園中,感受著生機勃勃的春風以及萬物即將複蘇之前的短暫寧靜。這是一個美好的季節,是她們最喜愛的季節,這個時候,那些姐妹在幹什麽呢?

是不是又跑到通天河裏去洗澡了?還是結伴去萬花園遊玩了?亦或是去尋那些奇花的新品種了?

“桃夭,快到大廳去,婉繡莊的人來了,你去定件漂亮衣服,過些天,我們就去萬花園賞花了,你不是總嚷著要出去玩嗎?”

石天磊興衝衝的跑過來,想要拉桃夭,又不敢,有些靦腆的看著她,大眼睛充滿殷切。

萬花園?這人間也有萬花園?

桃夭驚喜的睜大了眼睛,小臉頓時散發出動人的光輝,如同一顆明珠從深沉的海水中緩緩升起,又像花朵沐浴在陽光下瞬間綻放。

石天磊狠狠怔住,口中喃喃自語,“桃夭,你,笑起來真美。”

大廳裏,一個四十多歲的美婦,滿臉笑容的忙活著。

人人都知道,西郡城狼王沒有妻妾,且整個天狼堡,幾乎都是男人,丫鬟女侍很少。

所以,那美婦人正在量的正是石天澈,一旁還有幾個麵熟的人,都是在天狼堡內常見的人,好像是什麽護法,什麽堂主之類。

桃夭和石天磊進去的時候,就看見那美婦人笑的滿麵紅光,不時的向石天澈丟擲眉眼,手指若有似無的劃過石天澈的手背和脖頸。

忽然覺得不舒服,這個老女人好討厭!

“哎呦,石大堡主的身材真是好的沒話說,人都說人靠衣裝馬靠鞍,我看哪,現在卻是衣服要靠人來顯貴了,要是石大堡主穿著我們婉繡莊的衣服出去轉一圈,那我們今年,也不用辛苦出去宣傳了。”

“哈哈,大娘說笑了,哪一次我們天狼堡不是請你們的人來做衣服,何況,以你們婉繡莊的名聲還需要宣傳?”

範逸臣打趣道。

隻見那婦人嗔怪的一板臉,“說了多少次了,叫我婉娘,人家還四十不到哪!”

石天澈隻是安靜的聽著,麵上並無特別的表情。

討厭!這個老女人好討厭!笑起來真難看!怎麽還沒有量完,是故意的吧,看她的手又在碰他的脖子啦!

桃夭心裏悶悶的,然後一個箭步便衝了上去。

在眾人還沒有回過神來時,她一把推開了婦人,雙手攬上了石天澈的脖子。

“吧唧!”

一聲脆響,桃夭再一次成功的跳起來親了石天澈的唇一下。

“天澈!”

甜膩膩的聲音讓幾個護法打了個寒顫,而石天磊臉色一下煞白。

天澈!天澈!天澈!天澈……

石天澈腦中轟鳴作響,忘記了動作,隻愣愣的看著麵前嬌小的身軀,笑的甜甜的小臉,還有那雙亮的讓人閃神的眸子。

“哎呦,這就是傳聞中的桃夭小姐吧!還真的是,呃,美貌無雙啊!”

首先反應過來的是婉娘,馬上開始了她睜眼說瞎話的本事。

石天澈這才清醒過來,眼睛急急的看向石天磊,卻見他蒼白著一張臉,茫然無措的看著桃夭,眼睛流露著顯而易見的痛苦和脆弱。

石天澈霎時心中劇痛,那是他疼愛的弟弟,他怎麽會做出這種事。

一把推開桃夭,整張臉陰沉的可怕。紙一般的蒼白。他驚恐的看著桃夭,連同刑步一,石天澈還有桌上的其他人,驚詫,複雜,震驚莫名的看著她。剛剛,桃夭推雪靈鏡的那一刻,他們竟然看到她的全身泛著一股淡淡的粉色光芒。隻是,太快了,快的看不清,抓不住,亦或是,那隻是一種幻覺?石天澈的手緊緊攥起,指甲插進肉裏,手背上泛起青白的骨節,一雙眼睛深不見底,牢牢鎖住對麵那抹淡綠色的抱成一團的小身影。“魑魅,送閣主回去休息!”刑步一冷聲喊道,打破了詭異的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