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凡間 第二十二章 仙子下凡

來人,包括呆板的刑步一,經久不變的眼眸也透漏出不敢置信的驚豔。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周圍靜得連花瓣飄落的聲音都聽得見。樂曲聲停,舞者忘舞。一張精緻的容顏,一雙迷濛的霧眸,一陣清靈的百合香。一個美的不沾凡塵的女子,已經走得麵前。這個時候,一向風流瀟灑,遊戲人間,閱女無數的龍赫雲都忘記了開口。世間怎會有美成這樣的女子,分明是仙子下凡……男人屏息,女人癡迷……人群定住,畫麵停止,美人沒有理會眾人,一雙含...不知道過了多久,等桃夭回過神來,石天磊已經不見了。

“這個該死的石天磊,要走也不告訴我一聲。”

遠遠的,傳來人群歡騰的聲音,絲竹嫋嫋,樂曲縈繞,有一瞬間,桃夭竟以為回到了天鳴山。

“不知道現在石天澈在做什麽呢?不是在欣賞美人吧?”

處在一群紅綠疊加的環繞中,石天澈眼皮一跳,有些奇怪的揉了揉眼睛,昨晚沒有睡好嗎?

再看與他同席而坐的兩人,一個自顧喝著酒,一個兩眼放光的看著正在跳舞的美姬,一副蠢蠢欲動的模樣。

石天澈有些無聊,卻也不好起身離去,人群中依然沒有天磊和桃夭的影子,他心中澀然,端起一杯酒,一飲而盡。

“怎麽,石兄,沒有中意的美人嗎?”

龍赫雲探過臉來,一臉興味的看著他。

“喂,我說,為什麽每年都隻有我挑美人,你和北冥兄真的隻是來喝酒的嗎?不管怎樣,人家北冥兄至少還有美妾陪著,石兄老是孤單一人,真的不覺的寂寞嗎?要不要小弟給你物色一個?”

“不必!”

石天澈幹脆的拒絕,不屑的瞄著撇嘴的龍赫雲,“你慢慢挑吧,今年的美人可都是衝著龍兄來的,以龍兄的天人之姿,照單全收也不為過。”

“哈哈哈——”

龍赫雲大笑,並不以為恥,眉眼之間全是傲色。

北冥王刑步一安靜的坐著,無喜無悲,一雙眼睛不起波瀾,讓人看不透他心裏在想什麽,他本就是個冷酷甚至有些陰沉的男人,身旁的小妾凡意動作熟練的給他倒著酒。

龍赫雲見此,又撇了撇嘴,再次興致勃勃的觀看起歌舞來。

一雙帶怨的眼睛不時的往石天澈飄來,有賭氣,有不甘,還有欲上前的矛盾。那人正是龍赫雲的妹妹龍珠兒。此刻正和一個美貌女子坐在一起,不過,明顯的有些心不在焉。

“那是什麽?”

一聲驚呼,將所有人的視線牽引了過去。

遠遠的,一個淡藍色的身影出現在視野,半透明的紗裙隨著清風漂浮,那從容淡定優雅飄逸的完美姿態像從空中淩步走來,所過之處,花瓣旋飛,久久不落。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

龍赫雲不知何時已經站了起來,這個時候,沒有人再嘲笑他,因為其他二人也正訝然的看著來人,包括呆板的刑步一,經久不變的眼眸也透漏出不敢置信的驚豔。

越來越近,越來越近……周圍靜得連花瓣飄落的聲音都聽得見。

樂曲聲停,舞者忘舞。

一張精緻的容顏,一雙迷濛的霧眸,一陣清靈的百合香。

一個美的不沾凡塵的女子,已經走得麵前。

這個時候,一向風流瀟灑,遊戲人間,閱女無數的龍赫雲都忘記了開口。

世間怎會有美成這樣的女子,分明是仙子下凡……

男人屏息,女人癡迷……

人群定住,畫麵停止,美人沒有理會眾人,一雙含情霧眸掃視一圈,然後輕輕蹙眉。會對她動了情,現在看來,一點也不奇怪。隻是,她為何是這樣的反應,那幅畫有什麽問題嗎?明明是她自己畫的呀!妖人越來越迷惑,百思不得其解。卻在這時,聽到了一聲清脆甜美的呼喚——“你,可以幫我一個忙嗎?”那雙漂亮的眼睛有種讓人拒絕不了的光彩,好像天邊的白雲飄渺,又如雨後彩虹般絢爛,盈盈波光,映出他的影子,純淨的如剛出生的嬰孩,沒有任何雜念與企圖。“什麽忙?”不驚思考的,話已經脫口而出,當然,任誰也拒絕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