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凡間 第二十三章 娘啊娘

前響起,石天磊白皙如玉的臉出現在眼前,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充滿詢問。石天澈心下一凜,對剛才的失神有些懊惱,她明明還是個孩子,自己怎麽會……真該死!“大哥,是不是桃夭她……桃夭!”石天磊見他不回答,以為出了什麽事,情急之下,就要往裏衝。石天澈猛的回神,大手將石天磊拉回,“天磊,桃夭正在沐浴,明天再來吧,她沒事!”抓住他衣襟的手馬上收回,看見弟弟一臉的焦急和擔憂,忽的心裏煩悶異常,轉身,快速離去。剩下石...眾人隻感覺,隨著她的蹙眉心都緊了起來,恨不得馬上上前為她撫平,隻是又害怕她那種超凡絕俗的氣質,心生自卑。

終於,龍赫雲不負眾望的清醒了過來。

“請問姑娘,您是在找人?”

石天澈和刑步一同時打了個寒顫,從來沒有聽過這個浪蕩公子這麽認真的說話,還真是不習慣。

美人看向發聲的來源,夢幻的霧眸眨了眨,“請問……”聲音有著鳶尾花的嬌柔,卻又有種清水的空靜,讓聽者聞之心顫。

隻是話還沒問出口,一個嬌小的淡粉色身影飛了過來,直直的撲到藍色美人懷裏。

“啊——”

周圍叫聲響起,龍赫雲身形微動,想要上前解救,卻最終停下,理智占了上風。

一旁的石天澈眉毛一跳,看著那個嬌小的身影,眼神漸暖,卻又帶了些驚異。

“娘——”

“娘,你終於找到桃夭了,桃夭好想你……”

娘……娘?

所有人的眼珠子都瞪出來了,特別是龍赫雲,臉上一陣青一陣白,嘴唇顫抖,那表情像見了鬼一樣。

美人眼角抽搐了一下,手遲疑的攬住趴在她懷裏的小人兒,櫻紅唇抿了起來。

“娘,你怎麽了?為何不說話,娘,爹爹怎麽沒來?”

爹……爹?

小腦袋探了出來,露出桃夭笑的燦爛的臉,眼角微瞄石化的一群人,心裏終於解氣。

石天澈,竟然也這麽容易被美色迷惑,真是可惡!

“桃夭,你真的是桃夭嗎?讓娘看看,哎呀,真的是啊!我的孩兒,娘終於找到你了!”美人激動,纖纖玉手扯著桃夭的小臉。

“死丫頭,搞什麽鬼,我有那麽老嗎?”暗地裏,咬牙切齒。

桃夭咧了嘴,不是高興的,是被掐的,此刻美人的手正抓向她的小腰,好痛呦。

這就是說謊的下場。

“嘿嘿,香鳶姐,你怎麽來了?”

“來給你傳個話,順便看看你還活著沒。”

這邊二人上演母女相認,那邊某些人早就形色各異。

“賤人!”

一聲恨恨的話在如此寂靜的時刻,分外突顯。

龍珠兒故意靠到石天澈身邊,一雙飽含敵意的眼睛挑釁的看向桃夭和香鳶。

“娘——”桃夭從香鳶懷裏扭了出來,嬌嬌的喊道,聽得香鳶眉頭一顫,心中惡寒。

“娘,這裏有狗叫,我們去那邊吧?!”小手指向桃花林。

要是談話的話,那裏最是保險。桃花會幹擾一切聽覺,即使別人近在咫尺,也聽不到她們話中的一絲一毫。

“好!”

香鳶慈愛的目光看著桃夭,手又撫向她的纖腰。

“你,你們……賤人……說誰是狗!”

龍珠兒一雙杏目圓睜,氣的手微微抖著,指向二人。

周遭有人竊笑。

“珠兒!”龍赫雲厲聲喝道。

龍珠兒噤了聲,似乎也意識到說的話不對,委屈的咬緊下唇退後,雖然她這個哥哥平時一副花花公子的無賴樣,可是,一旦生氣,她可是懼怕的很。

這個時候,“桃夭——”

久未說話的石天澈喊了一聲,眼中似乎有些焦急,有些踟躕,有些隱憂,有些……複雜。

桃夭回望他,看不懂他眼中的含義,隻覺得他應該有話說。

誰知,石天澈定定的看了會兒,終是什麽也沒說。

周圍的人都奇怪的看著她倆,桃夭一陣氣悶,拖著香鳶跑走。十歲麵目慈祥微胖的人說道。嚴叔輕應了聲,對著桃夭慈祥的笑了笑,就吩咐下人去上菜,一臉的皺折幾乎將眼睛都埋了起來。桃夭跑到石天澈身邊緊挨著他,笑的一臉燦爛。石天澈伸手撫上她紅紅的臉,細膩滑嫩的觸感讓他不想再收回去。“丫頭,天衣怎麽做?”他柔聲問道,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她。桃夭心髒跳的越來越厲害,腦子轉不過彎來了,“天衣?做那個幹什麽?”石天澈輕笑,“傻丫頭,你不是喜歡穿天衣嗎?那就做一件世界上最奢華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