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凡間 第二十五章 獨寵

各異,皆沒有說話。“她,真的沒問題嗎?”半晌,範逸臣打破沉默。石天澈站定,早上那一幕又浮現在眼前,昨天晚上抓住的那兩個刺客,化成了兩灘血水,濃黑凝固的血液黏在地上,雖然已經清除,但那惡臭到現在還殘存。派人到堡外的樹林中,那個被劈成兩半的屍首也一樣,且周圍的草木也燒成灰焦。“不知道!”他剛聽到訊息時,首先想到的竟是她,想到她也可能……心皺縮成一團。幸虧,她沒事。“或許,昨天她身上的血擦洗的及時。”範...“哼!什麽獨寵,不就是個乞丐嗎,還真當自己是個人!”不屑嘲諷帶著惡毒的聲音,不是龍珠兒是誰!

這個討厭的女人!

桃夭一下子撲到石天澈懷裏,揚起小臉,大眼睛純淨無暇,像小白兔般無辜,又像小鹿般靈動。

“天澈,我有點冷。”

雖說她現在沒有絕世的容貌,但自古桃花惑人心,她就不信鬥不過一個小小的凡人。

果然,石天澈心中一蕩,眼中泛起層層漣漪,好像一時之間,再也不願隱藏自己的情緒,被那不沾凡俗的清泠目光擊中。

伸出胳膊將她攬在懷裏,目光柔得近乎滴下水來。

“冷我們就早些回去吧!”低沉的聲音帶著無限的眷戀和寵溺。

呃……

這下輪到桃夭癡呆了,不對勁不對勁,她並沒有對他施展媚術啊!怎麽好像……天!這到底是誰在勾引誰?

“你這個醜八怪,不要臉!”

一聲咒罵,龍珠兒撲上來,伸手拉扯桃夭,眼中因嫉恨變得通紅,隱隱含著淚光。

石天澈揮手,緊摟了桃夭,旋轉了身子,躲開了龍珠兒,臉驀地轉寒,一雙不帶感情的利眼冷若冰霜。

“珠兒!停下!”龍赫雲快如閃電,一把將龍珠兒拉回,“是不是想讓我送你回去!”

“哥……嗚嗚……”龍珠兒不計形象的放聲啼哭。

龍赫雲不再頑劣的笑,一抹冷光掩在眼底,轉頭歉然的看了看石天澈,“石兄,對不住,是珠兒不懂事。”

“無礙!”

石天澈環著桃夭,麵無表情。

桃夭興奮的眼睛又亮了幾分,咧了嘴在石天澈懷裏蹭啊蹭,他的身上真好聞,有種陽光的味道。

“好了,今日是來賞花的,兩位兄台唱完戲就坐下歇歇吧!”一聲沉穩的近乎死板的渾厚聲音響起。

桃夭探頭望去,便看見一個冷漠的黑衣男子坐在一棵桃樹底下,一旁的美貌女子陪侍身後,早有人遞上香茶,桌椅擺放齊全。

他的身上有種冰冷的氣息,好像是與生俱來,因此,顯得有些陰沉。

不同於石天澈的冷酷,他是一種淡漠的冷絕,好似什麽都引不起他的在意,連剛才說的話也是沒有任何聲調起伏。

所以,很容易讓人忽略掉他的存在。

隻是,一旦他開口,即便說一個字,隻一眼,便會讓人終生難忘,他,是個特別的人。

刑步一看了眼桃夭,一雙深沉的眼眸帶著不明意味,嘴角略略勾起,幾不可查。

“看什麽!”

石天澈冷冷的低聲道,大手掰住桃夭的臉轉到一邊,這個死丫頭,怎麽可以盯著一個男人看這麽久,難道她又想……這樣一想,他的臉更冷了幾分,怒哼了一聲,手鬆開了桃夭。

感覺到身邊的溫暖離去,桃夭覺察出他的不悅,心裏又失落了,就說嗎,怎麽一下子對她這麽好,看吧,又恢複冷冰冰的樣子了。

眾人落座,輕緩的樂曲又響了起來,伴著清涼的春風,枝頭上的桃花笑的分外妖嬈。

剛剛,好像什麽都不曾發生過。一臉迷惑,好奇的湊上去。畫麵徐徐展開,一片嬌豔的桃花林出現在眼前,朵朵桃花笑的燦爛,二人眼前一亮,最後卻出現了一行字。人麵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這又是什麽意思?石天澈皺起眉頭,心頭湧起淡淡的不安。“小心!”範逸臣大喊一聲,一掌將石天澈推開,自己卻被迎頭刺出的匕首刺破了衣服。麵前的紫霞已經完全變了一副模樣,陰霾凶狠的目光讓整個臉麵看起來格外猙獰,招招狠毒,力氣之大,那姿勢,那步伐,完全像是一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