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凡間 第二十六章 我也想跳舞

,沒有說話,端起麵前的酒杯,一飲而盡。“北冥宮主,令妹長的和我們以前狼王堡的一個丫鬟可真像,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可巧的是,她叫桃夭,剛才聽你叫令妹小夭,莫不是連名字也一樣?哦,這個人,北冥宮主也是見過的,萬花園的那隻奇怪的舞蹈……”坐在不遠處的一個人溫和平靜的說道,那個人一身白衣,幹淨儒雅,眼神卻犀利的看向刑步一。這個人正是狼王堡四大護法之一的範逸臣。聞言,石天澈波瀾不驚,目光移向大桌中間的...此時,刑步一身後的美貌女子走上前來,楊柳細腰,柔美的惹人憐愛。

輕輕低身,對著刑步一失了一禮,道:“宮主,妾身第一次來萬花園,真的很喜歡這裏,美景相伴,桃花笑春風,真的有些飄飄欲仙的感覺呢,所以,妾身想要在這人間仙境舞上一曲。”

桃夭無聊的坐在一邊,不斷瞅著石天澈的側麵,看他一直冷冷的看著前方,一眼都不往她身上瞅。

喜歡剛才他抱著自己的感覺,溫暖安詳,真想永遠沉浸其中。

可是,怎麽突然就變了呢?

“哦,那可真是太好了,早聞北冥宮柳凡意擅長袖舞,能讓觀者沉醉其中,淚流不止。今日有幸能見識傳聞中的《風殤》袖舞,真是不往前來此處。石兄以為如何?”

龍赫雲兩眼放光,一臉濃厚興趣的模樣,不待刑步一開口,就替他做了決定。

石天澈微微頷首,看向麵前的美人。

“那就跳一段《風殤》吧!”刑步一不在意的說道,端著茶杯淺飲了一口。

“是,宮主!”柳凡意溫順嬌柔的答道,然後轉過身,看向一臉抑鬱,呆呆坐在龍赫雲身旁的龍珠兒。

“凡意剛剛與珠兒妹妹相談甚歡,先前早聞妹妹精通樂曲之道,不知妹妹可否賞光,為如意奏曲?”

龍珠兒驚訝的抬頭,看了看龍赫雲,微紅的眼睛透漏出迷茫。

石天澈眉頭一皺,眼神似有若無的瞄過刑步一,幽深的眼眸讓人看不出情緒。後者並不看任何人,彷彿一切都事不關己,伸手摺下一支桃花,撕下花瓣,一片一片放入茶中。

這邊,不等龍珠兒回答,早已按耐不住的桃夭跳了起來。

石天澈這個家夥,竟然一眼都不看她,隻知道盯著眼前的美人,真是名副其實的色狼!

真以為她好欺負是不是!她就是不喜歡他看任何女人!

“天澈,我也是第一次來萬花園,我也想跳舞,你說好不好?!”

石天澈渾身一顫。卻聽——

“噗——”

龍赫雲一口茶噴到了前方,茶水好巧不巧的濺了柳凡意一身。

登時,柳凡意黑了半邊臉。

“哎呀,美人實在對不起。”龍赫雲趕緊道歉,“要不要陪你件衣服啊!”

柳凡意的臉由黑轉青,再由青轉白,最後強扯出一絲笑來,“龍堡主說笑了!”

掃了一眼那偎在石天澈身邊的桃夭,垂首,斂住那惡毒與嫉恨的目光,袖下緊攥的拳頭露出泛白的骨節。

“既然桃夭小姐願意,我等榮幸之至。”意外的,刑步一開了口,不知為何,竟然可以聽出他的話中有著隱隱的期待。

石天澈怒瞪了桃夭一眼,一把將她扯到身後,那動作甚是粗魯,差點讓桃夭手腕脫臼。惹得桃夭心裏酸澀不已。

“那麽,讓姐姐為桃夭妹妹伴奏吧!”

柳如意轉神間,已經笑顏如花,盈盈上前說道。

“不需要!”桃夭賭氣的看向石天澈。

“桃夭!”石天澈低聲警告,手牢牢抓著她,然後轉過頭,待要開口。

誰知,桃夭甩開石天澈,漂亮的眼睛中閃出一抹悲傷。

石天澈一呆,心中好似被針狠狠的紮了一下,一時忘記了動作。

桃夭上前,掃了一圈場中的人,那神情有著不屑,有著譏諷,有著目空一切的狂傲。

“我跳的舞,在這個世間,沒有任何人可以奏出樂曲。”

說完,便走向遠處,那裏,桃花密集,那裏嬌粉妖嬈,那裏,輕霧開始繚繞。身側,蠟燭的光亮微弱的可憐,他幹脆揮手,將其熄滅。熄滅的同時,他翻轉身,胳膊摟住了桃夭。“呀——”桃夭嚇一跳,這才發現自己已經在石天澈的懷裏了。從他身上傳來好聞的味道,她又拱了拱,將臉全埋進去,這才安下心來,不再浮躁了。“天澈,你不生我的氣了?”她埋在他的胸口,傳出來的聲音有些悶。一層又一層的漣漪在石天澈的胸口蕩漾開來,隻覺得全身都軟化了,再也不會冰冷,他唯一的溫暖正靠在他的懷裏,緊緊的,再也不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