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凡間 第三十二章 天衣怎麽做?

非彼花……為什麽一樣的名字,卻不一樣的純淨呢?想一想,還是天鳴山比較好。萬花園在三王管轄的交界處,據說,這是三王協力搭造的萬園之園,每到春季,都會組織各個有錢有勢的家族前來遊玩,賞景。這裏確實是人間天堂,要是忽略那一個個矯揉造作的女人和故作風流瀟灑的脂粉男人的話。原本花的清香被那些濃烈的脂粉覆蓋,讓桃夭一陣鬱悶。“哈哈哈,石兄一年不見,又英俊了不少,不知惹了多少桃花啊?!”一聲清潤的調笑傳來,分明...當桃夭渾身痠痛的醒來,已經日落西山了,室內有些昏暗。

“唔……好痛!”原本想伸個懶腰,才發現自己好像被車輪碾過一樣,渾身痠疼。

“小姐,您醒了,奴婢們已經準備好了熱水,您洗洗身吧!”邊上馬上走過來兩個侍女,柔聲說道。

桃夭低頭看了看被子下的身子,上麵大大小小布滿了紅痕,像一朵朵的桃花,胸口上的那朵桃花周圍更是紅成一片,簡直是百花齊放。

那朵昨日還是含苞待放的桃花,如今,已經欣然綻開,一片片的花瓣靈活似現,晃神中,似乎感覺到它在隨風搖曳。

好甜蜜的感覺……原來還有比親吻更讓她喜歡的事。

“小姐,小姐……”侍女輕聲的呼喚,眼睛偷瞄著桃夭身上的花瓣,垂首羞澀的紅了臉。

“哼,你們都出去,我要自己洗!”她討厭她們看,這是天澈留在她身上的,怎麽能讓別人看到!

侍女們驚訝的抬頭,然後,在桃夭的怒瞪下,趕緊準備好衣物,走了出去。

這個時候,一個高大的身影輕輕的走了進來,一直來到床前,看著猶自傻笑的桃夭,嘴角向上彎起。

石天澈伸出胳膊環住桃夭,坐在了床上。

“小丫頭,在想什麽?”

“天澈!”桃夭欣喜的叫了一聲,纖細的胳膊便環住了石天澈的脖子。

被子滑落,石天澈眼神驀地加深。

“會冷,桃夭,蓋好被子。”他嚥了咽口水說道,這個死丫頭,怎麽一點羞澀之心都沒有,緊緊一個擁抱,又讓他難受起來。

“恩哼——”她撒嬌的扭了扭身子,“不,我要你抱!”

“桃夭——”石天澈深吸一口氣,麥色的臉湧起一抹暗紅,“桃夭,你在惹火……你,身子弱,要好好休息,知道嗎?”

“啊,趕緊洗澡,洗完澡到大廳吃飯!”

石天澈被驚到一般,一把推開桃夭,幾乎是跳了起來,落荒而逃。

桃夭的右手還停在剛剛石天澈胸口的位置,由於他的突然離去而懸在半空。

好失望……

迅速的爬起身,洗完澡之後,前去大廳。

大廳裏偌大的桌子上,隻有石天澈一人坐在那裏,低著頭,不知在想什麽,幾個仆從遠遠的立著,整個大廳,顯得有些空蕩。

“天澈——”桃夭一蹦三跳的進了大廳。

石天澈抬頭,看見她的那刻,眼中流露出的柔軟與疼愛讓桃夭的心髒不小心多跳了幾下。

“嚴叔,上菜吧!”他轉頭對著一個四五十歲麵目慈祥微胖的人說道。

嚴叔輕應了聲,對著桃夭慈祥的笑了笑,就吩咐下人去上菜,一臉的皺折幾乎將眼睛都埋了起來。

桃夭跑到石天澈身邊緊挨著他,笑的一臉燦爛。

石天澈伸手撫上她紅紅的臉,細膩滑嫩的觸感讓他不想再收回去。

“丫頭,天衣怎麽做?”他柔聲問道,眼睛一眨不眨的盯著她。

桃夭心髒跳的越來越厲害,腦子轉不過彎來了,“天衣?做那個幹什麽?”

石天澈輕笑,“傻丫頭,你不是喜歡穿天衣嗎?那就做一件世界上最奢華最美麗的天衣,給我的新娘子穿。”

呃?

做天衣給新娘子穿?的眼睛湧現出無言的傷痛和恐慌。“走……走……”他忍不住了,他要崩潰了,他要爆發了,快走!快走!桃夭快走!不要呆在這裏,不要看他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絕……讓她走……啊……”野獸般的吼叫之後,石天澈掙斷了布料,頭狠狠的撞到牆上,一股蚯蚓般的血流順著額頭流下,他的麵孔已經扭曲了,失去了往日的自持與英俊。“堡主……堡主……”風絕哽咽著,隻能拚勁全力抓住石天澈的雙手,防止他攻擊自己的心髒。窗外,夜空中忽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