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凡間 第三十四章 問世間情為何物

蘆好吃!恩,我的糖葫蘆呢?”伸出右手,桃夭才發現手中已經空空如也。石天澈頓時臉黑了一半,雙手大力一推,懷中的人“哎呦!”一聲摔在地上。“你做什麽你,幹嘛趁人之危,你個小人!”桃夭揉著被摔疼的屁股,差點落下淚來,小臉皺成一團,滿眼悲憤。身旁馬上就有護衛將她提溜了起來,像抓著一隻小雞,桃夭很快就意識到,這是一件很沒麵子的事,她感覺,這是她平生最大的恥辱,她竟然兩次被人這樣提著,像肉攤上懸掛著的豬肉。石...天涯閣,人陸陸續續的從裏麵走出來,大堂內,隻剩下石天澈和範逸臣。

總是一身儒生打扮的範逸臣與石天澈不同,臉上是雲淡風輕的微笑,眼中卻是波瀾不驚的平靜,鮮少事情能激起波蕩漣漪。

現在,他坐在石天澈的對麵,退下了嘴角虛假的笑意,眼中是濃濃的好奇。

“天澈,能否告訴在下發生什麽事了嗎?今晚上為何屢屢走神?你就不怕那些老家夥再到老堡主墓前告上一狀?”

石天澈不置可否,“隨便!”

“哈哈哈——”範逸臣大笑,“標準的狼王式回答!”

“那麽,是跟那位桃夭小姐有關嗎?聽說,昨天晚上你們同處一室,還聽說,今個上午,石堡主讓嚴叔去準備婚慶用品,還到點金樓去定製了一頂擁有十二顆瀾海夜明珠的鳳冠?!”

“哼!”石天澈冷哼一聲,眼中卻閃著笑意,“你聽說的不少,快點準備賀禮吧,要是你不介意,我希望是你那傳家之寶金鳳凰,正好,我打造的鳳冠上缺這個。”

範逸臣驚訝的瞪大了眼睛,裝出一副害怕的樣子,“不是吧,這可是祖上傳下來的,讓我送給那個小丫頭,,我死後也別進祖墳了!”

“不過,話又說回來,天澈,那個丫頭小點了吧,原來你喜歡的是這種型別,怪不得,二十多年不近女色,外界還傳聞,你有斷袖呢!”

範逸臣看著石天澈越來越黑的臉,繼續惹火,“哎,不幸的是,我恰好就成了傳言中你的斷袖,這下可好了,謠言自破,我也脫離苦海了,找個媳婦應該不難了吧!?”

“範逸臣!”石天澈咬牙,“那隻金鳳凰你給也得給,不給也得給,我要定了!”

“還有,以後不要稱她為小丫頭,要稱夫人,記住了沒!”

“哇哇哇,這還是冷酷無情的狼王嗎?”範逸臣大叫,然後忽然之間安靜下來,眼睛盯著石天澈,鄭重的道,“可是,天澈,到現在我也還沒查到她的底細,你就不怕……”

她的底細?她到底是誰,來自哪裏,看似單純的很,懵懂無知,卻偏長了一副激靈的樣子,若這一切都是假象,那麽她的心機何其深沉?

不,不會,城府極深之人怎麽會長了一雙那樣清澈無邪的眸子,她分明隻是一個心地純善的小丫頭,他的桃夭,他一個人的陽光……

“不管她以前是什麽身份,將來的身份隻有一個,那就是我石天澈的妻子,狼王堡的女主人。”

範逸臣沒有再說話,從石天澈的目光中,他看到了某種叫做愛的東西,他愛上她了,不管她是什麽人,他都不會放手,這就是石天澈,一旦認定,即是一生。

他心裏歎息,隻希望,那個桃夭真的不是另有所圖就好。

兩人沉默之際,嚴叔微胖的身子顫顫的走了進來,“堡主,紫霞在外麵等了很久了,說是,桃夭小姐讓送來一張畫。”

“讓她進來!”石天澈嘴角彎起,那個丫頭,還會畫畫?

“哎,問世間情為何物噢!”範逸臣搖搖頭,連這個冷麵閻羅都化成春水了,真是不習慣。天狼堡,你再如此行事,可別怪本堡主沒提醒過你,下次,直接將你打入地牢。”野乞兒?天!她還真跟野字有緣哪!桃夭仰頭,忍無可忍便無需再忍,“狼什麽王,你有什麽了不起,不就親了你一下嗎,我隻是想嚐嚐你是不是本姑娘想要找到那個味道,哼,就這點破事,值得把我抓來嗎,誰還稀罕你這破狼窩,比起我們……恩,哼,告訴你,本姑娘也是有名頭的,如果惹毛了我,連老天都會替我收拾你——”“轟隆——吭——”一聲霹靂!響徹天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