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凡間 第三十五章 人麵不知何處去

轉碼失敗!請您使用右上換源切換源站閱讀或者直接前往源網站進行閱讀!紫霞垂著頭走進來,看上去很害怕的樣子,走到石天澈麵前,將手中的畫呈上。

“堡主,桃夭小姐讓奴婢給您送畫,她還讓奴婢對您說,夢裏不知趣,畫中眼前人。”

夢裏不知趣,畫中眼前人?這是什麽意思?

石天堡不解,伸手接過,範逸臣也是一臉迷惑,好奇的湊上去。

畫麵徐徐展開,一片嬌豔的桃花林出現在眼前,朵朵桃花笑的燦爛,二人眼前一亮,最後卻出現了一行字。

人麵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這又是什麽意思?

石天澈皺起眉頭,心頭湧起淡淡的不安。

“小心!”範逸臣大喊一聲,一掌將石天澈推開,自己卻被迎頭刺出的匕首刺破了衣服。

麵前的紫霞已經完全變了一副模樣,陰霾凶狠的目光讓整個臉麵看起來格外猙獰,招招狠毒,力氣之大,那姿勢,那步伐,完全像是一個男人。

“找死!”石天澈心裏越來越煩躁,飛馳出擊,目標直接扼住了紫霞的脖子。

在扼住她肌膚的那刻,石天澈感覺出一絲異樣,她的脖子很僵硬,如同收縮繃緊之後的僵硬。

果然,隨著骨骼的斷裂聲,紫霞的麵容漸漸變了形,堅硬的輪廓顯了出來。

這分明是一個男人!

那麽,她不是紫霞!

那這幅畫……

桃夭!

石天澈扔下那具屍體,跑了出去。

範逸臣滿臉嚴肅的檢查了一下那具屍體,沒有其他的線索和發現,卻驚覺自己被匕首劃破的衣服已經成了黑色,那上麵餵了劇毒!

他臉色大變,撕下那處衣料,然後匆忙追著石天澈而去。

天涯閣內,飄蕩著血腥的臭味,一會兒,地上的屍體慢慢縮小,腐爛,最後化成一灘濃黑的血水。

桃夭的房間,緊挨著著石天澈的臥房,當石天澈在侍女們的尖叫聲中衝進去,看到是空了的屋子,沒有桃夭的影子,也沒有任何打鬥的痕跡。

隻有屋子中央,擺著一支畫架,一支支的畫筆歪歪扭扭的擺在架子上。

窗子是開著的,外麵的夜色像一隻深沉的大口,仿若要將他吸入。

桃夭……桃夭……桃夭……去了哪裏?

“桃夭小姐呢?她人呢!?哪裏去了?”他紅著眼睛朝那些嚇呆了的侍女吼道。

“堡主饒命,堡主饒命……”幾個侍女嚇的跪到地上,頭砰砰的磕著地,“小姐她畫完畫,就,就沒有再出來,奴婢們,不知道啊,堡主饒了奴婢們吧……”

畫畫?真的是她畫的?

人麵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

桃夭,這是什麽意思,你想說什麽?

“天澈!”範逸臣臉色陰沉的走進來,“你書房被盜了,幾本商號的賬本不見了!”

“你說什麽?”

“堡主!後花園發現了紫霞的屍體!”護衛頭領聲音洪亮的報告。

石天澈眼中有戾氣閃過,目光凍結成冰。然,深埋在底下的,卻是那種發泄不出來的痛楚。

“整個天狼堡全麵搜查!一寸都不能放過!”範逸臣厲聲命令道,“其他人全都滾出去!”

“是!”

隨著護衛,侍女們的離開,範逸臣走到石天澈麵前,“天澈——”又成了邪惡腹黑的醜丫頭,簡直猶如過街老鼠般惹人憎恨,成了飯後茶資的必談話題。百姓的想象曆來是豐富的,傳言,那失蹤的狼王堡二公子已經被桃花美人秘密殺害了,她本是冥靈邪教的巫女,特意前來謀害狼王,引起兄弟反目,猜忌,然後一個個除掉。而此時,被傳的主角正在離西郡城千裏之外的北冥宮。北冥王刑步一是一個冷酷無情的人,你永遠看不出他心裏在想什麽,或許,他高興的時候,是滿臉風霜,或許,他想殺人的時候,卻笑得讓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