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凡間 第三十六章 我不信,不是她

,她真想摸摸他的臉是不是很光滑呢!他的眼睛也好有神,黑白分明,清澈晶瑩,正一眨不眨的看著自己。石天磊蹲下身,眼睛還是沒有離開她的臉,“你是誰?怎麽穿這樣的衣服?”稍後,他看著桃夭又髒又破的衣服皺眉。“二公子,他是在街上襲擊堡主的小乞丐,堡主命屬下將他帶到後院洗澡。”那護衛趕緊說道。襲擊堡主?她什麽時候襲擊堡主了?桃夭竭力抬頭看著那兩個護衛,眼睛冒火,要是她能說話,現在一定罵他們個狗血噴頭,然後一把...隨著護衛,侍女們的離開,範逸臣走到石天澈麵前,“天澈——”

“不是她!”石天澈打斷他的話,閉上眼睛,“不是她做的,這個屋子裏麵,有另一個人的味道,她,肯定是被劫走了!”

“天澈!”範逸臣吼道,“為什麽要劫走她,她是什麽重要的人嗎,她隻是一個小丫頭,你為什麽不想想,那個人會不會是她的同夥!”

石天澈驚退,睜大的眼睛有種不願相信的固執,繼而是飄渺的空洞,一如他此刻的心,一團亂麻,不願想,不願聽,不願看,他再次緊閉了眼睛。隻是無意識的重複道:“不,不,怎麽會,不是她,不是她……”

情根深種,他比自己想像的還要嚴重,範逸臣憂心的看著,心中糾結,沒有人比他更希望石天澈能得到幸福,可是如今,事實已經擺在麵前,那個桃夭,背叛了他,出賣了天狼堡。

長痛不如短痛,他隻能讓他清醒,清醒的認識她的真麵目。

“不是她?她送的畫還說明不了問題嗎?人麵不知何處去,桃花依舊笑春風,你聽,多麽諷刺!”

“閉嘴!”石天澈咆哮,像一隻終於要憤怒反抗的野獸爆發出勇猛的力量,揮掌之處,畫架碎了一地。

如同他的心,碎成萬片,再難拾起。

桃夭……桃夭……桃夭……果真如此嗎?

為什麽?為什麽?為什麽?

他以為他得到了幸福,他以為所有的苦難都是因為換來她。既然不愛,為什麽要來招惹他,攪亂一池春水之後,又給他狠命的一擊,將他生生淩遲。

胸口好痛!

痛纔好,最好能痛死過去,也好過這精神上的痛苦。

“天澈!天澈……怎麽回事,昨天晚上不是剛發作嗎?天澈,你靜下心來,靜下來……”

耳邊,是範逸臣慌亂的聲音,靜下心來?那會比死更難受!

如今,再也不會有個小小的身子撲到他的懷裏,甜甜的叫他“天澈”。

早上的甜蜜盈滿心間,夜晚便是冰涼空虛的懷抱。

怎麽辦?即使到了現在,他依然生不起恨意,滿心滿腦都是她的影子。

她的笑,她的舞,她的撒嬌,她生氣時撅起的嘴……

桃夭……桃夭……桃夭……我不信,不信你會背棄我!

深沉的夜空,天狼堡的禁園,一股濁氣再次升起,借著幽深的夜色,縷縷升空,飄向遠方。

一個黑色的身影飄然閃過天狼堡最高處的樓頂,卻詭異的劃下一道銀白。現了這一點,臉上驚異莫名,身形微頓,銳利的眼神掃過一群黑衣人,腦中迅速思索。沒有聲息,隻有強烈的殺氣和死氣,桃夭看著被包圍的石天澈,忽然心裏擔憂驚懼,不假思索的喊了出來。“來人哪!快來人哪!狼王遇襲啦!”詭異壓抑的氣氛被打破,一個個的黑影迅速欺進,不斷的撲到石天澈麵前,有的則圍著他旋轉,形成一股黑霧。“大膽刺客,敢來天狼堡撒野!”馬上,天狼堡的護衛團團圍了上來,那原本在天涯閣的一群人也趕了過來。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