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凡間 第三十八章 我餓了

往日冷酷的外表,看起來像個正常的人了。“宮主——”雪靈鏡再次喊道。做什麽?魚珠?她身體裏哪有什麽魚珠?刑步一向這邊看來,眼睛瞬間恢複了冷酷,他看向桃夭,眼神微凝。“小夭,你說過,要幫哥哥的忙。”他的聲音沒有起伏,一如從前。桃夭有些害怕起來,忽然想起魑魅的話,“如果,他要的是你的性命呢?”難道,他真的要她的性命嗎?可是,她的命能幫他什麽?“我說過。”“那麽……”刑步一走了過來,抱著軟軟的刑天一,毫不...再次醒來的時候,天已經亮了,桃夭挪動了一下身子,卻動彈不得,胳膊麻痛的厲害。一抬頭,猛然對上了一張青色猙獰的臉!

“鬼啊!”桃夭咕嚕一下滾了老遠。身下石塊斑斑,硌的她齜牙咧嘴。

“哈哈哈——”身旁又想起了那讓人討厭至極的笑聲。

桃夭不由的捂住耳朵,向那邊望去,某人笑的張狂,一張青銅麵具遮住了臉,隻餘下一雙笑的眯成線的眼睛。

原來是這個妖人!嚇她一跳!沒事帶個麵具出來嚇唬誰。哼,是不是長的太醜,沒臉用真麵目見人?!

那雪白的頭發纖塵不染,柔順的不可思議,倒像是女人的頭發。

“看什麽?嚇傻了?”妖人戲謔的調笑,眼中亮晶晶的溢位光彩。

“哼!”桃夭不屑的扭過頭,看了看四周,這裏是什麽鬼地方,全是起伏的山巒,好像荒蕪人煙的樣子,他要帶她到這裏幹嘛?難不成想殺了她?

不對,殺她隨便找個地方就可以了,不用大費周章的將她擄到這裏來。

彷彿看穿了她的心思,妖人又低笑了幾聲,說道:“放心,我還沒打算殺你,隻要你乖乖的,我會比那個野狼更疼你。”

“你說誰是野狼,你個死妖人,男不男女不女奇醜無比心思歹毒的死妖怪!”桃夭馬上罵人,就是聽不得他說天澈的壞話。

“哈哈哈——”妖人大笑了起來,然後,在桃夭錯愕的時候,迅速靠近,捏起她的下巴,聲音卻冷如霜凍,“是男是女要不要試一下?是美是醜要不要看一下?心思歹毒,恩,這倒是很貼切,讓夭夭體驗一下好不好?”

低啞的聲音透著冰冷徹骨的寒冷,讓桃夭忍不住顫抖了一下。

“你,你想幹什麽?”她吞了吞口水,弱弱的問道,沒辦法,人不是常說嗎,識時務者為俊傑,她這絕對不是怕他。

“你就不怕我施展幻魂術?”忽然靈光一閃,她終於知道他說的是什麽了,那日,她曾對那個黑衣人進行了迷情,可以讓人沉浸在自己為他編織的想象裏,如果她不解除,那人便永遠不會醒來。

“幻魂術?”妖人的眼中閃出冷冽的光芒,“你從何處學來?雪靈境是你什麽人?”

雪靈境?我認識他個鬼啊!

下巴又是一痛,濃重的男人呼吸近在耳邊,桃夭直覺想要逃的遠遠的,不願與這個人有任何接觸。

悔啊!好像不該跟他提什麽幻魂術!

正想集中精神孤注一擲施展迷情,卻聽,“咕嚕——”一陣奇怪的響聲。

妖人眼睛一眯,隨即,又“哈哈”大笑起來。放開桃夭,閑閑的走到一旁。

“怎麽,餓了?”明顯有著嘲笑的味道。

桃夭揉了揉快要脫臼的下巴,狠狠的剜了妖人一眼,“知道還問,還不趕緊給本小姐找吃的,我在狼王堡可沒餓過肚子,你不是說要比狼王還要疼我嗎?”

“哦?你倒是不客氣,我認為,疼你不一定要這種方法,我有更好的方法,要不要試試?”

“不要!我餓了,我要吃飯!”桃夭跳起來,雙手成喇叭狀,向天大喊:“我要吃飯——”

聲音傳到老遠,妖人又開始變冷,嘲諷的看著桃夭,不知在想什麽。如何作答。石天澈的吻便落了下來,從頭頂,然後額頭,像蜻蜓點水來到她的唇,彷彿終於到了目的地,頃刻間,帶著所有的力量壓了下來。呼吸漸粗,手臂漸緊,這種感覺即熟悉又陌生。“唔……天……”“不會……離開我對不對……說,不會離開……”石天澈的聲音暗啞帶著魅惑,急切的吻著她的眼睛,臉頰。“我……”她要怎麽回答!未出口的話又被傾覆上來的唇堵住,不知為何,桃夭覺察到了從唇間傳來的憂傷和恐慌。天澈……天澈……我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