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凡間 第四十章 你傷了天澈?!

才發現,不知從何處飄來一群黑衣人,無聲無息,影影約約,像一個個鬼魅,圍繞在他們四周。石天澈手上已經多了一條軟鞭,揮過之處,呼嘯破空,然,黑衣人的身影總是在鞭到之後,像霧一般飄散,如沒有實體的影像。好詭異!果真是鬼魅?石天澈已然發現了這一點,臉上驚異莫名,身形微頓,銳利的眼神掃過一群黑衣人,腦中迅速思索。沒有聲息,隻有強烈的殺氣和死氣,桃夭看著被包圍的石天澈,忽然心裏擔憂驚懼,不假思索的喊了出來。“...又是一個夜晚的來臨,這裏是西郡城的一家客棧,正是用餐時間,所以大堂裏人聲嚷嚷,店夥計端著一道道飯食穿梭在其中,胖乎乎的店掌櫃笑眯眯的靠在櫃台上,看著眼前的一切,不時撥弄一下算盤。

“聽說了嗎?聽說了嗎?昨天狼王堡發生大事了,有人去刺殺咱們狼王了,也不知道哪個混蛋有那麽大的膽子。”

“這麽機密的事你從哪聽來的,狼王堡豈是誰進就能進的,又喝大了吧你!”

周圍一陣起鬨和低笑。

“喂喂喂,你們別不信,我可是有親戚在裏麵當差,據說……”聲音猛然低了下去。

角落處的一張桌子上,一個小小的身影停下猛吃的動作,朝著那群人望去。

“是不是真的?竟然傷了咱們狼王,還能從天狼堡逃脫?是不是人啊,我看說不定是鬼。”

“就是就是……”

筷子“啪!”的從手中滑下,一聲清脆的響聲馬上淹沒在喧鬧的人聲中。

一雙冰冷的眼睛透過紗簾,緊緊鎖住失神了的小人兒,伸手又從筷筒裏抽出一雙筷子放到她麵前。

“啊——”人群中傳來一聲慘叫,“誰,誰打我,我的牙,啊,我的牙掉了……痛死我啦!”

殺豬般的叫喊惹得喧聲靜了下來,人們齊齊看向那個滿嘴是血的中年漢子。

失神的人兒也驚醒過來,然,卻沒有看向那個叫的愈發淒慘的中年漢子,而是,用一雙冰冷的憤恨的幾欲著火的目光瞪向對麵吃的優雅的頭戴鬥笠的白袍男子。

“你傷了天澈?”

男子隔著紗簾喝了一口茶,修長的手指輕輕磕著茶杯,輕哼一聲,道:“那又如何,是他愚蠢。我不光傷了他,還擄了他未來的娘子……”

手指邪惡的拂過桃夭的麵頰,這張臉已經不是原來白皙滑嫩的臉,是有些棕色的男孩子的臉,那原本璀璨的眼睛也做過了處理,顯得很平凡。

他軟綿低啞的聲音像輕飄飄的柳絮,沒有任何攻擊力,然而,他的話卻像一把尖刀深深插進桃夭的心裏。

“知道這家客棧是誰開的嗎?”那魔鬼般的聲音繼續輕飄飄的說道:“就是那隻野狼的產業,嗬嗬,怎麽樣,好玩嗎?”

“你……”剩下的話還未出口,就強迫嚥了回去。

桃夭徒張著嘴,就是發不出聲來,一張臉憋的泛紫,心裏恨極了眼前這個可惡的男人,這個死妖人,她絕對不會放過。

天澈!天澈受傷了!

客棧裏突然多出了許多人,都是黑衣勁裝打扮,頭上紮的黑色頭巾上,無一例外的繡著一隻仰天長嚎的白狼。

這是天狼堡的護衛!

桃夭眼睛亮了起來,她認得前麵的那個人,在天狼堡的時候經常見到他。好像是個小頭領,叫什麽虎的。

她馬上想要站起,卻驚覺自己已經動不了了,想喊,喊不出,不由恨恨的看著依然一派輕鬆的妖人,牙齒咯咯作響。

天狼堡的護衛一桌桌的檢視,直到一個護衛來到桃夭麵前。全身也是冷的不像是人,卻跟那時候那些殺手又不一樣,可能,他身上至少有點活氣吧。“哈哈哈,死鬼?夭夭知道嗎?這個稱呼可不是隨便叫的哦。”他不怒反笑,大手毫不憐惜的掰過她的臉,肆意的在上麵撫摸。“嘖嘖,真是好肌膚,恩——”他猛地湊近,愜意的深深吸氣,“好香,甜甜的花香,桃花美人,果然名副其實。”桃夭憤怒極了,她討厭他的手,或者,現在她還沒有意識到,她討厭除了石天澈以外的任何人碰觸。“你幹嘛抓我來,我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