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捲入紛爭 第四十四章 身陷何處

不知。”“她不簡單,派人暗中檢視,特別是二公子,注意保護。”天磊一向孤僻,不喜與人交談,更討厭與人親近,怎麽會對一個剛見麵的丫頭有那麽強的保護欲,難道,也是因為那雙惑人的眼睛?“是,堡主!”風絕領命離去,於此同時,房間內的燈被熄滅,陷入一片黑暗,窗邊,隻能看見一片黑影矗立在那裏,沒有任何聲息。許久——“嗬,那個丫頭,要是你的人,我絕對會好好利用。”*哇,果然是有錢有勢的地方,轉來轉去,就是找不到來...市井傳言,狼王遇刺,曾經在萬花園以一舞驚天下的桃花美人不知所蹤,疑是她勾結賊人潛入天狼堡,謀害狼王。

西郡城內的年輕女子再不敢將桃花飾品公然戴在頭上,一時之間,曾經被傳美豔傾城的桃夭小姐,又成了邪惡腹黑的醜丫頭,簡直猶如過街老鼠般惹人憎恨,成了飯後茶資的必談話題。

百姓的想象曆來是豐富的,傳言,那失蹤的狼王堡二公子已經被桃花美人秘密殺害了,她本是冥靈邪教的巫女,特意前來謀害狼王,引起兄弟反目,猜忌,然後一個個除掉。

而此時,被傳的主角正在離西郡城千裏之外的北冥宮。

北冥王刑步一是一個冷酷無情的人,你永遠看不出他心裏在想什麽,或許,他高興的時候,是滿臉風霜,或許,他想殺人的時候,卻笑得讓人安心。

據說,他曾經的一個小妾,因為自恃比其他人受寵,就以正妻的姿態出現在招待賓客的宴席上,席間,笑靨如花,北冥王麵對她時,也是嘴角含笑,外人看來,就是一對恩愛夫妻。

隻不過,賓客散盡之後,北冥王便下令,將其毀容,舌頭割掉,眼珠挖掉,一個美麗的女子頃刻間盡毀,直到死時,她都沒有想明白,臉上兩隻血窟窿似乎在訴說著她的迷茫和不解。

從此,再沒有女子敢公然爭寵。所以,宮裏的幾個侍妾也都相安無事。

總之,他的想法,就是跟在身邊十幾年的手下,也琢磨不透。

就是這麽個人,此時,正在用那雙冰冷沒有起伏的眼睛看著躺在床上的小人兒。

旁邊站著一個長滿絡腮鬍子的身穿奇怪服飾的人,一雙如鷹般的銳眼閃著精光,雙手合十,做出悲憐眾生的姿態,不免有些怪異。

“雪老,把她叫醒!”

終於,刑步一結束了對她的研究,冷冷說道。

“是!”

雪靈鏡上前,伸出手掌,平攤開放在睡著的人臉上方,嘴巴喃喃說了句什麽。然後,便退到一旁。

彷彿是睡了一覺,可是全身又沒有睡過之後的放鬆,好像更加疲憊了,頭腦在這段時間一直空空的,連個夢都沒做。

桃夭睜開眼睛,望著頭頂上垂下來的華美流蘇,一時之間,不知身在何處。

“怎麽,莫不是真的傻了?”一聲冷冷的聲音在耳邊響起,有些熟悉,好像在哪裏聽過。

桃夭豁然轉頭,看見床前凝視她的兩人,同樣的沒有任何感情的眼睛,讓她很不舒服。

“是你?”她指著刑步一,依稀記得她在萬花園見過他,隻是不知道他叫什麽名字,當時,他和天澈坐在一起,是天澈朋友嗎?呢?“長老,請給桃夭指示!”她對著灰濛濛的天空說道。是不是天地浩劫之後,人間就會變成這個樣子,這樣的毫無活力,這樣的死寂。天空的一處破裂開來,一條細細縫隙越開越大,強烈的光芒閃爍,刺痛了她的眼睛。可是那麽強的光芒卻照不開濃濃的灰色霧氣,散不開陰霾。“桃夭,順著你的心去尋找,本座察覺,你的身體已經有了羽石的磁場,這說明,羽石就在你身邊,隻是,還沒有現身。繼續等待……”天空一角的強光瞬間熄滅,天地再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