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捲入紛爭 第四十五章 我要迴天狼堡

乞丐的石天澈一怔,而此時人群不知何時已經安靜了下來,且都看到了這不可思議的一幕。“天哪,那是什麽東西?野猴子嗎?從哪裏冒出來的?”“那隻野猴子竟然親了我們英明神武的狼王,我要撕了它!”此刻的桃夭正眯著眼睛,一臉的愜意,小嘴還不斷的咂摸著,好像剛剛品嚐了什麽可口的食物。石天澈的臉一下子泛青,看著髒兮兮的桃夭,一陣反胃,眼裏狠光乍現,“好吃嗎?”他咬牙道。若說好吃,就割了他的舌頭,若說不好吃,就擰斷他...刑步一眉頭微皺,看著桃夭雖指著他,卻一臉迷茫的表情,冷冷哼一聲。

桃夭不明所以,心裏一陣煩悶,從床上跳起來。

“喂,你這穿的是什麽,麵條嗎?”她指著雪靈境身上披著的衣服,那衣服確實怪異,分成不等的幾片,且一片一個顏色,花花綠綠的甚是紮眼。

聞言,雪靈境的滿腮鬍子抖了幾抖,鷹般的利眼更加犀利,“這是神甫穿的神服!”

“神服?丟人現眼,穿上這樣的神服早被那些神仙笑話死了。”桃夭嗤笑,誰讓她看他不順眼,心裏有氣,不發出來會內傷的。

“你……”雪靈境胸膛強烈起伏,氣的不輕。

“神仙,莫氣莫氣,修煉到這個地步不容易,可別一氣之下,道行盡毀,太不值了!”桃夭話裏有話,一雙漂亮的眼睛閃爍著,天真無邪。

一旁的刑步一隻是靜靜的看著她,無喜無悲,近看,那雙眼睛灰濛濛的,好像有一層霧氣。

深沉,深不可測!

雪靈境一頓,犀利的眼神有些變化,“桃夭小姐,想要說什麽?”

“沒說什麽,剛才你對我用的幻魂?可惜,下次還是不要用了,毀瞭如今的修為可別怪我沒有提醒你。”那聲音是一個十一二歲少女特有的清脆和明亮,可是那音調卻有種不容反駁的威嚴和氣勢,還有眼神,彷彿能看透人的心靈,一切無從遮掩。

雪靈境忽然感覺有些慌亂,她怎麽什麽都知道?

“你,什麽意思?”他感覺自己的喉嚨有些發幹,自己是不是得罪不該得罪的人了?胸口又鈍痛起來,他臉色一白,強壓下喉間翻滾的腥甜。

不等桃夭回答,他急急的向刑步一行了一禮,腳步有些淩亂的離去。

桃夭抿著嘴笑,就這點道行,還對她施展幻魂,說白了,幻魂術就是最低階的迷情。雖然自己現在法力全無,但也畢竟是仙體,他也真敢!

桃夭笑的有些賊,回頭,一下對上了刑步一那清冷玩味的眸子,笑容便僵在嘴邊,對著這麽個人,誰還笑得出來。

“桃夭小姐的幻魂術似乎更加高明,本主還記得,那日在萬花園,一曲《醉春風》不知迷倒了多少人。”

桃夭撇嘴,那天她可沒有用迷情,再說那麽多人,豈是說能用就能用的,長老給她留這一靈力也是讓她保命而已。

“我可沒那麽厲害,什麽幻魂,隻不過是聽說過而已。”

“哦,對了,這是哪裏,我怎麽會在這裏,我要迴天狼堡!”醜?桃夭眼中的光芒黯淡下去,原來真的好醜呢?想起香鳶在萬花園的時候,那些人看著她的目光,是不是,那纔是他們所認為的美呢?那麽自己本來的麵貌是不是可以抓住他的目光?“發什麽呆,吃飯!”石天澈敲了一下她的頭,命令道。“哦!”桃夭聽話的捧起碗,腦中卻想著別的事,以至於——“哎呀,這是什麽鬼東西!討厭,酸死我啦!”原來,她把一碗醋汁咕咕的喝到嘴裏。石天澈目瞪口呆,心中有種叫做幸福的東西在迅速的擴大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