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捲入紛爭 第四十七章 報複

是賤人!“死丫頭,到底搞什麽鬼?!”香鳶兩手叉腰,完全沒了剛才輕靈美人的形象,一雙漂亮的霧眸閃著冷光,打算秋後算賬了。“那個,那個,你不覺得他們都很好色嗎,我這也是為了保全你啊!免得他們動了什麽歪心思。”一樹桃花抖啊抖,笑的歡快。香鳶眯起眼睛,似笑非笑,“啊,不是那裏麵有你在意的人吧?”“哪有,姐姐說什麽哪,我們是仙子,怎可動凡心!”桃夭連忙否認,說道後一句,竟有些理直氣壯。香鳶端詳了她半晌,“哼...一群女人停止了笑聲,看著那個小小的身影越來越遠,直到消失在拐角,臉上的得意消失。

柳凡意一點也沒有得逞的快感,反而更加憤怒,竟然無視她們的存在!

“哼,算她知趣!”旁邊有個侍妾暗哼。

“凡意,她真的是傳說中的桃花美人?”怎麽相貌如此普通?還這麽小,看上去才十一二歲的樣子,明明是個孩子呀!

柳凡意麵色不鬱,斜了一眼那問話的女人,“當然,別看她小小年紀,勾人的本事可不小,那日在萬花園,跳的那個古怪的舞,連宮主看她的眼神都變了。”

“真的?”

“那還有假,所以,姐妹們要團結起來,這幾日,要好生服侍宮主,別便宜了那個小賤人。”

柳凡意是目前最受刑步一寵愛的,所以,一幹女人都以她為中心,嘰嘰喳喳的附和。

話說,桃夭真的就這樣走了嗎?

當然不是!

剛到拐角處,她便將自己身上的薄紗衣服撕成了麵條,又將頭發揉亂,最後想了想,又從地下抹了一把土塗在了臉上。

然後期期艾艾的往北冥宮最大的宮殿——寒昇殿走去。

“抬起頭來!”一聲不帶感情起伏的聲音冷冷的道。

桃夭抬起頭的霎那,沒有發現刑步一的眼中閃過一絲笑意。

冷漠的臉上,好看的眉頭清蹙,“怎麽回事?”

桃夭又低下頭,她怕露了底,被他看出來,她可沒有妖人那麽好的演技,醞釀了一下情緒,她顫抖的開口,“我,也不知道,出去之後,就碰到一群女人,說我長的醜,還說我的衣服難看,就上來摁住我,撕了我的衣服……”聲音越來越小,不知道,這樣過不過份?

說謊會遭雷劈的,就這一次,就這一次,誰讓她們罵她醜。

“轟隆——吭啷——”

桃夭嬌軀一震,驚恐的抬頭,不是吧,真的遭雷劈?!!!

“你害什麽怕?”刑步一走過來,伸手攫住她的下巴,眉頭蹙的更深,她不是在裝嗎?怎麽跟真的一樣!

看著地上的茶杯和挪位的桌子,桃夭恍然大悟,她就說嘛,一個小小的慌也值得雷神發怒,他又不是吃飽了沒事幹。

臉上有輕輕的觸感,才發覺,刑步一正在用袖子給她擦臉。

“你幹什麽你!”桃夭被蟄到了一般跳了出去,“男女授受不親你不知道嗎?”

刑步一的手臂停在了半空,臉一下子黑了,眼睛也變得深邃幽暗,鼻翼微微的顫動,天,陰沉了。

“那個,那個,我沒事了,你不用懲罰她們了,真的不用,我也沒死對不對,那,我就走了,走了,走了……”

也不知道說了些啥,桃夭慌忙逃了出去,剛才他那眼神太可怕了,好像要吃了她一樣,明明是生氣的樣子,為什麽偏又一點也沒有流露出怒意,真的,太詭異了。為什麽睜著那樣一雙無辜的眸子看他?他說錯了嗎?哪裏有良家女子會說出這樣的話!“該死!”他恍然回神,看著她雖然淩亂但依然完整的衣衫,想想也知道昨晚根本什麽也沒發生,不知為何,他心中竟然很失落。那這個死丫頭為什麽要說她的清白沒有了?為什麽?還是她給了別人?“你到底怎麽了,石天澈,你真是莫名奇妙!”桃夭氣的大喊,他的眼越來越深沉,她不喜歡,一點都不喜歡這樣的他。話音剛落,她的身子已經旋轉了方向,被一雙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