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捲入紛爭 第四十八章 各賜一杯酒吧

,不知從何處飄來一群黑衣人,無聲無息,影影約約,像一個個鬼魅,圍繞在他們四周。石天澈手上已經多了一條軟鞭,揮過之處,呼嘯破空,然,黑衣人的身影總是在鞭到之後,像霧一般飄散,如沒有實體的影像。好詭異!果真是鬼魅?石天澈已然發現了這一點,臉上驚異莫名,身形微頓,銳利的眼神掃過一群黑衣人,腦中迅速思索。沒有聲息,隻有強烈的殺氣和死氣,桃夭看著被包圍的石天澈,忽然心裏擔憂驚懼,不假思索的喊了出來。“來人哪...剛跑出大殿,桃夭猛的頓住,“討厭!我幹嘛要怕他啊!”他還能真吃了我?桃夭,太沒有出息了,她懊惱了一番,晃了晃亂七八糟的頭,走了。

身後,一個身影如鬼魅一般跟著她,亦步亦趨。

寒昇殿裏,刑步一忽然仰天哈哈大笑。

“砰—吭啷——”接連幾聲金屬碰撞的聲音。

幾把佩刀橫七豎八的躺在地上,幾個侍衛慌忙下跪,,渾身如篩糠般顫抖,“宮主饒命!宮主饒命……”

刑步一冷冷的掃過那些侍衛,眼中恢複如往常般平靜,有些灰濛濛的,好像剛才的一切都不曾發生過。

“去將那些女人叫過來,順便,讓那個惹事的丫頭換好衣服,也過來。”

“是!宮主!”侍衛如逢大赦般抬起頭,額上絲絲冷汗,也不敢去擦,其中兩個便匆匆離去。

一會兒,以柳凡意為首的幾個侍妾趕了過來,每個人的臉上都帶著甜美的笑意,得體的舉止,精美的妝容,華貴的衣衫,像每一次的侍寢,都是盛裝打扮過的。

“妾身見過宮主……”溫柔甜膩的聲音像春風拂過,幾個女人各自展現著自己的魅力,媚眼輕瞄高高在上的刑步一。

刑步一眼睛越過幾個女人,看向門口,嘴角輕輕勾起。

桃夭換了一身衣服,這次不是桃紅色,而是明亮鮮活的淺綠,她的到來,似乎將整個大殿都點亮了,不施粉黛,卻一片甜香。

幾個侍妾眼睛也跟著綠了起來,卻又齊刷刷的看向刑步一,那急切的眼神,分明是想要看看他會對這個不知好歹的丫頭什麽懲罰。

“北冥王,你又叫我來什麽事?難道讓我來給你挑女人嗎?”桃夭一看見這些孔雀女人心裏就煩,現在上麵的要是石天澈,她一定會殺她們個雞飛狗跳。

不過,話說,她的天澈纔不會理這些無聊的女人。

“大膽,你這是什麽態度!還不跪下給宮主賠罪!”柳凡意怒聲喝道,眼中卻有著藏不住的欣喜和嘲笑。

又是這個女人,她到底和她有什麽仇!

“丫頭——”刑步一對著桃夭慢悠悠的開口,聲音暖暖的,卻成功的讓所有女人一顫,噤了聲。

“你不是說剛才她們欺負你嗎?現在,你可以報仇,說,想怎麽處置她們?”

桃夭一怔,再看向那些女人,全都白了臉色,特別是柳凡意,睜著一雙不敢置信的美目僵在那裏。

“宮主饒命……”“宮主饒命……”……

不知是哪個開頭,刷刷跪倒一片,柳凡意不甘的看向桃夭,滿臉委屈與憤恨。

“你的女人為什麽我處置,你自己看著辦好了!”桃夭馬上推了個幹淨。

刑步一點點頭,“倒也是……那就,各賜一杯酒吧!”雲淡風輕的聲音,卻像一道霹靂在女人中間炸了開來。緊鎖住趴在桌子上的小小人影。“這是怎麽了?小夭——”外麵一聲陰沉冰冷的聲音在這般靜寂的夜晚更顯突兀。“宮,宮主……”“賤婢,屋內怎麽這麽黑,還不趕緊把燈點上!”一陣怒喝之後,傳來侍女們戰戰兢兢的動作響聲。魑魅一個閃身,人已經到了門外。“宮主!”“魑魅,怎麽了?”刑步一跨進門來,一眼便看見坐在桌邊一動不動的桃夭,“小夭——”侍女將幾個明燈提了進來,屋內霎時大亮,燈光下映出桃夭蒼白嚇人的臉龐,一雙無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