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捲入紛爭 第五十一章 魑魅

?”桃夭小心翼翼的試探。沒有聲音……“大哥,謝謝你救我出來,我今天被狼王抓去,到現在還沒有吃上飯哪!”一直都在那個園子裏沒出來。還是沒有聲音……一聲驚悚的鳥叫從頭頂上響起,嘩啦啦的聲音嚇的桃夭一個哆嗦,半天沒有再說話。終於,黑衣人停了下來,好像忽然之間就有些體力不支,將桃花甩手扔到地上,自己猛的靠上一棵樹,“哇”的將什麽東西吐了出來,之後,便聽到粗重的喘氣聲。原來不是鬼啊!喘息了一會兒,黑衣人好像...“閣主,請不要為難屬下。”冰冷的聲音單純的敘述。

每一次都是這樣的回答,就不會說些別的嗎?

桃夭氣憤的看著眼前的冷麵年輕人,長的還挺好看,看起來隻有十**歲的樣子,為什麽說起話來,跟個老頭一樣。

“你老是跟著我,不累嗎?我現在要去洗澡,你要不要給我搓背啊?”桃夭質問,身後總有個影子跟著,是一件很不舒服的事情。

“屬下不敢!”魑魅低下頭,依然冷冷的評述。

真是,這個北冥宮還真是冷啊,都說凡間有情愛,原來也不盡然,這裏,不就是個人間地獄嗎,一窩鬼魅。

“閣主,那裏,是禁地!”

身後的魑魅上前一步,低頭擋住桃夭的去路。

主動說話,不容易啊!桃夭看著一直對她畢恭畢敬卻又冷冰冰的魑魅,撇了撇嘴。

“哈,本閣主就是喜歡到禁地玩,哎——”她猛地湊近魑魅,嚇的魑魅踉蹌的後退一步。

“哈哈哈,你不知道吧,狼王堡的禁地我也去過了,那裏麵啊,有一個長發野鬼,狼王每天晚上都要送一個活人去,那個野鬼啊,他吃人的時候,舌頭有這麽長,眼睛是綠的,鼻子是紅的,可是好奇怪啊,他的嘴唇是白的呢,慘白慘白的,就像……就像……啊!就像你的衣領這樣白!”

魑魅猛地後退,掙開了桃夭抓他衣領的手,低著頭,看不見他的表情,隻能看見他的喉結上下滾動。

“哎?魑魅,你怎麽了?我不是說你們北冥宮,我是說狼王堡,你不要害怕啦!”

“閣主!”魑魅平靜的答道,“屬下並不是害怕,是覺得惡心。”

惡心?他覺得惡心?那有沒有覺得他們宮主更惡心,動不動殺人不是比惡鬼更可怕嗎?!

“哼,我就是要去禁地!”桃夭上前,繼續往前走去。

那個雪白色大門明明沒有上鎖,為什麽是禁地呢?

“唰——”一道金光閃在桃夭麵前,是一把劍,雖然沒有出鞘,但足以惹起桃夭的怒氣。

“閣主,請不要為難屬下!”

又是這句話,她一天已經聽了多少次了,她聽夠了!

“好,不進去也可以,我喜歡你這把金劍,你送給我,我就不進去。”桃夭甜甜的道,眼睛黏在那把劍上,露出喜愛的表情。

沒了劍,他會用什麽擋她,用手抓嗎?

魑魅靜默了半晌,然後垂下眼睛,“閣主,這劍是宮主所賜,屬下發過誓,人劍一體,劍在人在,劍毀人亡。”

“我管你!不給就走開!”桃夭一把拍開金劍,順便推了魑魅一把。

魑魅許是沒有料到,身形不穩的後退。

這時,“小夭——”

一道低沉渾厚卻清冷的聲音自二人身後響起。也不敢確定,據小老觀察,她並無法術,但是她的體內,好像有種強大的力量護體,讓其他作用於她身上的法術反噬回施法人體內,委實詭異。”“所以?”“所以,如果她真的是行空的傳人,我想,如今的行空,已經蹬仙了,而她,也得到了行空的法寶——魚珠。”“魚珠……”刑步一的目光變得深遠,平靜的臉上出現了一抹淒涼,似在緬懷著什麽。卸下了沉重的麵具,展露出真實的一麵,竟然有著孩童般的脆弱和無助。雪靈鏡眼中出現一分心疼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