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捲入紛爭 第五十五章 真的好巧

吟的說道,好像裏麵還有些不知名的情緒,可惜,桃夭是聽不出來的。二公子是那個漂亮的男孩啊,桃夭高興的眼睛眯成了一條線,呼的從木桶中跳起來,抓過衣服,就往身上套。那老女人明顯嚇了一跳,睜大眼睛半晌才反應過來,“哦,哦,不是這樣,來,這樣穿才對。”終於穿上衣服,桃夭蹦跳著跑出門。門外,石天磊背著身站立,聽到聲音,立刻回過頭,那一刻,他眼中閃過一絲訝異和驚喜,隨後,兩腮又染上兩片紅雲,不自然的輕別了頭。“...“小夭,來,這是你喜歡的糖葫蘆。”刑步一的眼中閃現一抹戾光,然後心疼的攔住桃夭嬌小的身子,輕輕的撫慰。

桃夭無意識的接過糖葫蘆,咬了一口,卻馬上嘔吐起來。

糖葫蘆是這般苦澀,為什麽她以前還會覺得好吃呢她不要吃,她要吐出來,連同以前吃的,一起吐出來。

“小夭,小夭,雪老,你快看看……”刑步一焦急的說道。

桃夭吐得渾天暗地,卻沒有吐出任何東西,她想,為什麽,她的心怎麽都吐不出來,在胸口,像一根刺,疼的她快要死去了。

“閣主……”雪靈鏡剛握住桃夭的手腕,就被桃夭甩開。

霎時,雪靈鏡隻感覺一股強大的力量將自己推了出去,他一時支撐不住,摔倒在地上,麵色紙一般的蒼白。

他驚恐的看著桃夭,連同刑步一,石天澈還有桌上的其他人,驚詫,複雜,震驚莫名的看著她。

剛剛,桃夭推雪靈鏡的那一刻,他們竟然看到她的全身泛著一股淡淡的粉色光芒。

隻是,太快了,快的看不清,抓不住,亦或是,那隻是一種幻覺?

石天澈的手緊緊攥起,指甲插進肉裏,手背上泛起青白的骨節,一雙眼睛深不見底,牢牢鎖住對麵那抹淡綠色的抱成一團的小身影。

“魑魅,送閣主回去休息!”刑步一冷聲喊道,打破了詭異的靜謐。

“是,宮主!”魑魅攔腰抱起桃夭,飛身離去。

桃夭緊閉著眼睛,透明的臉仿若一觸即碎,安靜的躺在魑魅的懷裏,睡著了一般。

大殿裏的歌舞再次升起,一切如先前。

刑步一端起酒杯,維持著禮數,對著石天澈道:“石兄,剛才對不住,她自小身子就不好,來,我敬你一杯,以示賠罪。”

石天澈微微一笑,沒有說話,端起麵前的酒杯,一飲而盡。

“北冥宮主,令妹長的和我們以前狼王堡的一個丫鬟可真像,簡直就是一個模子刻出來的,可巧的是,她叫桃夭,剛才聽你叫令妹小夭,莫不是連名字也一樣?哦,這個人,北冥宮主也是見過的,萬花園的那隻奇怪的舞蹈……”

坐在不遠處的一個人溫和平靜的說道,那個人一身白衣,幹淨儒雅,眼神卻犀利的看向刑步一。

這個人正是狼王堡四大護法之一的範逸臣。

聞言,石天澈波瀾不驚,目光移向大桌中間的桃花樹。一旁的嵐鳳卻麵露疑惑。

刑步一微微一笑,“那還真是巧,前些日子小夭嫌宮裏煩悶,確實跑出去玩了一陣,不過,那日的萬花園啊,那個古怪的舞蹈可真是讓本宮大開眼界,可惜,小夭,是不會跳什麽舞的。”

“哦,那確實好巧。”範逸臣低低笑了聲,俯首喝茶,眼中狠光乍現。隻要靠近,就能感受到那種迫人的寒氣。“都散了吧,明日再做商議。”石天澈聲音平靜如常,一雙銳眼若有似無的將每個人的表情掃了一遍。“是,堡主!”眾人齊應,躊躇了一會兒,相繼離去。“桃夭?”俯下身,看著猶自發呆的她,蒼白的小臉幾近透明,那靈氣逼人的眼眸蒙上一層氤氳,微張的唇沒有一絲血色,看上去,嚇的不輕。“桃夭,沒事了,不怕!”石天澈將手中的濕巾丟到一旁,盆裏的水已經成了紅色,那是從桃夭臉上擦下來的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