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捲入紛爭 第五十九章 你多大了

起身,拿過參碗,咕嘟咕嘟喝了下去,然後將空碗遞到刑步一懸在空中的手裏。抹了一下嘴,跳下床,然後對著視窗說道:“我當然沒有事,我不能死,我還有事情要做。”“什麽事?”雪靈鏡急切的問道,話一說完,便覺得不妥,不安的看了刑步一一眼。“什麽事?”桃夭轉過身,一雙漂亮的眼睛直直的看著雪靈鏡,“也是你該問的嗎?”那俯視天下的姿態,那溫雅帶著莫名壓力的語氣,竟讓人生出一種敬畏。雪靈鏡慌忙穩了穩心神,不再言語,心...站在門邊的魑魅也複雜的看著桃夭,袖下的拳頭握了又緊,緊了又握。

半晌,刑步一才又遲疑道:“小夭,沒有哭過?”

“沒有……”桃夭又難過的低下頭,像個受傷的小獸,“從來……沒有……哭,是什麽感覺呢?”

“那就不哭了!”刑步一的話有些急切,不知為何,看見她那種不屬於她年齡的表情,讓他心中狠狠一悸,有些疼痛,但那種疼痛,分明不是哥哥對妹妹的那種關懷。

這個,他分的很清楚,因為,那種感覺,他,太熟悉。

“小夭,到底多大了?”

她除了天真無邪的外表和心境,真的不似隻有十多歲的小女孩,例如此刻,這樣的神情,楚楚可憐中卻帶著成年女人的嫵媚。

難怪,難怪石天澈會對她動情,就連剛才,他那種莫名的感覺都不知何故。

多大了?這個問題還有個人問過。

眼前浮現出一張麵如冠玉的秀臉,一雙黑白分明的大眼灼灼的看著她,她笑,他也笑,雙眸如燃燒的火焰,亮如寶石。

她想事,他不知所措,滿臉憂心,看著她時忐忑不安。

他帶她去街上吃糖葫蘆,比她還要興奮。

他送給她很多發光的石頭,雖然都讓她丟掉了。

他說,桃夭,你喜歡我嗎?

那時候,桃花在他的肩頭偷笑,將他的臉襯得粉嫩如霞,俊美非常,而他那時的眼睛卻沒有看向她,飄忽不定的左右搖擺。

他的那種喜歡是指……

即使不懂人間情愛,以桃花本身魅惑眾生的天性,她也該知道,他的喜歡不是單純的喜愛……

何況,桃夭,現在深陷情網,再不能想透當時那句喜歡的含義,也太遲鈍了。

“小夭,小夭……”

“哦……哥哥!”桃夭驚醒過來,“怎麽了?”

刑步一探究的看著桃夭,然後輕笑了一下,手拍了拍她的頭,道:“無事,剛才你走神了!”

桃夭剛要說話,卻聽一陣急促的笛音響了起來,不同於先前的悲涼哀婉,綿延輕緩,而是有些暴躁的激烈,彷彿鬱結當胸,不吐不快。

聽聲音,似乎隔著這裏不遠,笛聲入耳,有些刺痛難忍。

刑步一麵色陡變,倏然起身,身上散出一股冷冽的氣勢,疾步走到門口。卻又頓住,猛然轉身,一雙冰寒的眸子對上桃夭時稍微緩和。

“小夭……”他頓住,臉上有遲疑一閃而過,“如果……有一天哥哥有事求你,你會不會……”

“會的,隻要桃夭能幫的一定會幫。”桃夭幹脆的答道,這是仙子的職責,就是不認識的人,她也會出手。蜿蜒淒冷。月亮高掛,涼風習習,荒郊野外,依稀可以聽到遠處的狼嚎。桃夭醒來,從噩夢中驚醒,這是第一次噩夢,如劫後餘生,讓她心悸不已。風,冰涼的吹在她的臉上,身上蓋了一件黑色的男式衣衫。“天澈——”她驚慌的起身,想要尋找那個高大安全的身影,視線所及,都是密密麻麻的灌木叢,根本不見人影。“天澈,你在哪裏?”她戰戰兢兢的呼喚,不覺的進了灌木叢。猛然間,一陣細微的呻吟傳入她的耳朵,伴隨著“咕咕”的流水聲,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