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捲入紛爭 第六十一章 禁地有什麽

,呱呱作響,護衛腰間別刀,一動不動的挺立,狼王的馬車才剛出現在視野,天狼堡的大門已經開啟,嘩嘩嘩的出來了兩排護衛,全都跪地,垂首。“恭迎堡主!”馬車沒有停留,在齊刷刷的喊聲中進了天狼堡。“砰騰——”一個物體從馬車上仍了出來,緊接著,石天澈修長的身軀也優雅的跳下馬車,背手掃視一圈,俊美的臉上沒有表情。“把這個小子洗幹淨帶到天涯閣!”小子?桃夭翻著白眼,抗議的嘴巴大張,可就是說不出話,不禁惱怒的看著轉...北冥宮的禁地有什麽?

問遍了所有人,都無人回答這個問題,不光是因為恐懼,桃夭可以看出,他們是真的不知道。

看來,這個秘密隻有刑步一知道了,而昨晚上那股奇怪的笛音,也肯定與這禁地有關。

桃夭心中馬上有了計劃:夜探禁地。

想想,就覺得興奮,這幾天失去的活力好像又回來了。

隻是,她再不敢看跟在身後的魑魅,她害怕他那厭惡的眼神,潛意識裏,她是害怕那雙與天澈相似的眼睛中流露出讓她痛苦的神色。

不能想他!她是仙子,註定不能與他在一起!忘記他!

長老說,她的身邊有了羽石的磁場,是不是羽石就在北冥宮中

好不容易熬到太陽下山,桃夭換上一件利索的短衫,揚言要出去散步,魑魅照例在身後跟著,無聲無息。

“魑魅,我有點冷,你去給我拿件衣服來!”桃夭不回頭,命令身後的人。

好半天沒有動靜,桃夭疑惑的轉身,才發現,身後早已經沒了人,不免心中一陣氣悶。

夜色如水,北冥宮很冷,寂靜無聲。

禁地的方向,又傳來幽幽的笛聲。

桃夭趕緊尋著笛聲找了過去,瑩瑩的大門沒有落鎖,也沒有人守衛,這讓桃夭很奇怪,明明是禁地,卻毫不設防。

厚重的門“吱呀”一聲開了,裏麵漆黑一片,要不是月亮升起,根本就看不清裏麵的情景。

為什麽連一盞燈都沒有?

這是一個小小的庭院,但卻長廊幽亭,桃夭七拐八拐的隨著笛音走。

這裏種著密密麻麻的樹,幾乎將天空都遮蓋了起來,樹影婆娑,有些陰森。是誰喜歡呆在這裏?就是白天,也不見的亮多少吧!

笛音頓歇,月光下,清晰的映出了一個人的影子。

白衣,白發,白眉,雙眼迷濛似霧,圓潤的唇嬌豔欲滴,月亮的光輝在他的臉上蒙上一層薄紗,整個人好似沒有氣息的霧體,隨時都會消散。

桃夭微驚,剛才她竟有種幻覺,好像麵前的人是和月亮連在一起一樣,那種幽靜朦朧的氣息太像了。

記憶中,好像每次到天鳴山為法老傳話的那個使節就是長這個樣子,全身通白。

隻是,麵前這個人,身上散發的不是靈氣,而是一種病態的死氣,難道,他,生病了?

“大哥,你來了……”微弱輕靈的聲音傳到桃夭的耳朵。

麵前的白色身影微微動了動,眼睛關注的投向天上的某一點。並沒有看向桃夭。

他果然是有病的!那聲音,就是一個長期虛弱到極致的病人發出的!

****

話說,親們太霸王,沒有推薦,沒有收藏,沒有留言,所以,我也沒有動力!

還是老話,每日收藏有三十個或推薦多二十個或留言多二十四條,都是十更!

所以,親們動動手指吧,給我打打氣!柳凡意詫異的神色過後,眼中閃過一絲冰冷,特別是桃夭身上的那團色彩,像是紮痛了她的眼睛,一陣冷凝。“原來是桃夭妹妹,你怎麽會在這裏?”柳凡意親熱的喊著妹妹,語氣卻清冷的讓人寒顫。身旁幾個女人也都用一種嫉妒的目光看著她,並眼神詢問的看著柳凡意,“桃夭?”“對啊!”柳凡意嘴角含笑,“姐妹們沒有見過,也該聽說過桃花美人的事跡。”幾個女人聞言,齊齊看向桃夭,“桃花美人?哈哈,果然如傳聞一樣……相貌醜陋!”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