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捲入紛爭 第六十二章 我是刑天一

原不該有的罪孽!”石天澈眼神凝住,緊抿的唇顯示他隱隱待發的怒氣,忽而想到,那黑衣人掉在地上的匕首,她眼中的盈盈光彩,還有莫名奇妙的話語……她果然有問題,就算他不去救,她也不會有事,是他多管閑事了……“他們是刺客,是來殺本主的,難道隻許他們殺我,我卻動不得他們?哼,丫頭,還是你想我死?”驀然轉寒的語氣夾著一些自嘲,石天澈忽然感覺胸口處有什麽悶悶的撞擊著他柔軟的心尖。桃夭瞪大眼睛,顯然對他的話有些錯愕...“你是誰?為什麽會在這裏?”桃夭慢慢上前。

她的聲音清脆嫩滑,甜雅空淨,在這寂靜的有些壓抑的地方,如清泉流入,注入了一股強大的活力。

坐在石岩上的白色身影狠狠一震,顫抖著身軀轉過頭來,在看到桃夭時,迷濛的眼睛清明瞭許多,帶著不敢置信的喜悅。

桃夭已經上前來,眼睛溜溜的看著眼前的白人,真的是白人,除了雙唇外,他所有地方都是白的,白的沒有血色,幾乎透明,相對而言,那抹紅唇就顯得有些詭異。

白人好像受到了驚嚇,驚慌失措的扭頭。

“哎,我問你哪,你是誰啊!”桃夭跑到白人麵前,正對上他的臉。

白人身子輕顫,惶恐的抬頭,他的眼睛出奇的亮,如小獸般看著桃夭。

“你,你不怕我?”半晌,他囁嚅的問道。

桃夭嗤笑一聲,“為什麽要怕你?你會吃人嗎?”就他這副病體,他還能對她怎麽樣?!

月光下,她的小臉如一朵盛開的花朵,閃著聖潔的光輝。

白人一陣恍惚,眼中有了濕意,半晌,他喃喃道:“從來……沒有人,對我笑過……好美……”

“什麽?你說什麽?”桃夭沒有聽見,脆生生的問道。

“你是仙子嗎?”聖潔的仙子,從月亮走來,來解救他的嗎?

桃夭嚇一跳,仔細端詳著白人,他就是一個普通人啊,就連修煉多年的雪靈鏡都無法看透她的身份,他又怎麽會知道?

“你是誰啊?”她蹲下身,與白人平視,一雙宛若皓月的眼睛灼灼的看向他眼睛最深處。

白人又驚慌的扭轉了頭,風吹起他的發絲,遮住了臉龐。

“我,我是刑天一。”

刑天一?

“你是刑步一的弟弟?”剛才聽到他叫了聲大哥,原來,他還有個弟弟呢!

刑天一驚訝的抬頭。

“哎呀,我還是他妹妹哪,那我不也要叫你一聲哥哥?”桃夭皺著眉頭,自言自語道。

“哥哥?”刑天一恍惚的重複,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桃夭多變的小臉,手無意識的伸了過去。“啪——”

“你幹什麽?!”桃夭一把打掉伸過來的手,小嘴撅了起來,眼睛有著小火苗。

“嗚……”刑天一渾身劇烈的顫抖起來,雙臂抱緊了身子,軟軟的沒了絲毫力氣,從石岩上滑了下來,他緊閉了雙眼,豆大的汗珠落下,臉上唯一的紅唇也變得蒼白。

“你,你怎麽了?”桃夭趕緊想要將他扶起,剛才她太過分了,竟然把一個病人打成這樣。

然而,還未等她觸到刑天一的衣服,眼前一花,身子已經飛了出去。劫時,仙界才感應到它們的大體位置。而她的任務,就是尋找五種法器之一七色羽石,無形無狀,輕如羽毛,變化莫測,隻知道它上次出現是一朵花的樣貌。聞之甘甜,清如菊香,入嘴卻至苦。但現在卻又不知道變成了什麽樣,該從何處下手。她有些憂心,為即將到來的災難,渺小的大陸,將會瞬間崩塌。不!她絕對不允許!“桃夭……”身後的石天磊小心的喚著,固執的以為,她是生他的氣了。“天磊,你知道這裏有什麽法器之類,呃,就是看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