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捲入紛爭 第六十三章 放了她

惑著他的心智,下麵某個部位發生了劇烈變化。“混賬!你們在幹什麽?!”一聲暴喝,如霹靂當空,如猛雷炸響,如惡魔降臨,打破了一片旖旎。桃夭的身子一輕,被來人提了起來,然後還沒轉過神,又被重重的摔在地上。“哎呦——”“石天磊!”石天澈又將他提了起來,“你能耐了是不是,這裏是什麽地方?啊,你竟敢……你做了些什麽?!”沒有覺察,他的口氣竟有些吃味的成分,仿若抓姦一樣。“大哥……”石天磊害怕,從來沒有見過大哥...“哎喲——好痛!”

腰都要斷了,是哪個混蛋敢摔她!

還沒有站起,桃夭已經被人抓著衣領提了起來。

又是這樣,為什麽這裏的人總是欺負她,她又沒有招惹誰,從下凡到現在,也不知道被人甩了多少次,提了多少次了!

好歹她是仙子哎!

“宮主,這是個好機會,她的體內一定有魚珠!”頭頂有個陰騖的聲音響起。

桃夭抬頭,就看見雪靈鏡正陰險的看著她。

宮主?

她扭頭看去,就見刑步一正抱著半死不活的刑天一,一臉的焦急與心疼,桃夭還從未見過他這樣濃重的表情,除卻了往日冷酷的外表,看起來像個正常的人了。

“宮主——”雪靈鏡再次喊道。

做什麽?魚珠?她身體裏哪有什麽魚珠?

刑步一向這邊看來,眼睛瞬間恢複了冷酷,他看向桃夭,眼神微凝。

“小夭,你說過,要幫哥哥的忙。”他的聲音沒有起伏,一如從前。

桃夭有些害怕起來,忽然想起魑魅的話,“如果,他要的是你的性命呢?”

難道,他真的要她的性命嗎?可是,她的命能幫他什麽?

“我說過。”

“那麽……”刑步一走了過來,抱著軟軟的刑天一,毫不費力氣,好像抱著的隻是一個軀殼,輕如羽毛。

刑天一的頭無力的垂向他的懷裏,脆弱的宛如一碰即碎。

“小夭,哥哥想要你的魚珠。”

“魚珠?”桃夭的手被雪靈鏡緊緊抓住,動彈不得,心中惱怒,“我不知道什麽魚珠!”

“胡說!”雪靈鏡大聲喝道,一雙鷹眼惡狠狠的盯著桃夭,“你的體內分明有股強大的力量,不是魚珠是什麽,行空已經把魚珠傳給你了吧?!”

“我不知道你在說什麽,你放開我!”桃夭掙紮。

“宮主,請讓屬下將魚珠拿出來!”雪靈鏡陰沉的請示。

拿出來?開膛破肚嗎?

“不要……大哥……不要……”一聲虛弱破碎的聲音猶如被碾過般傳來,刑天一艱難的抬起頭,一雙幽幽的眼睛看向雪靈鏡,“放……了……她……”

“天一,不要說話!”刑步一看著懷中的人,臉上布滿心疼。

“二公子,沒有魚珠,你會死的!”雪靈鏡焦急的說道,抓著桃夭的手更緊了。

“不……不要……放了她……放……”

刑步一猛然抬頭,眼中有著濃烈的殺機,“小夭,把魚珠給我!”要不然,你會死!

桃夭冷笑出聲,“原來,哥哥擄我來北冥宮的目的是這個,可惜的是,我根本不知魚珠為何物,就算你殺了我,也救不活他,而且,還會帶來更大的災難!”最後一句話,她是朝著雪靈鏡說的。

修仙之人怎可有這樣的心境,簡直不知死活!

一陣寒風吹過,雪靈鏡莫名的打了一個寒顫,看著桃夭那凜冽的眼神和氣勢,他心中又湧起不知名的恐懼。爆發了,快走!快走!桃夭快走!不要呆在這裏,不要看他人不人鬼不鬼的樣子。“絕……讓她走……啊……”野獸般的吼叫之後,石天澈掙斷了布料,頭狠狠的撞到牆上,一股蚯蚓般的血流順著額頭流下,他的麵孔已經扭曲了,失去了往日的自持與英俊。“堡主……堡主……”風絕哽咽著,隻能拚勁全力抓住石天澈的雙手,防止他攻擊自己的心髒。窗外,夜空中忽然彌漫出一股濁氣,幽幽飄散出天狼堡……“天澈——”尖叫劃破夜空,桃夭撲向石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