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捲入紛爭 第六十四章 陽光的氣息

傷的時間,都是石天磊陪著,現在所有天狼堡的人都知道了她這個不是小姐的小姐,還有專門的丫鬟服侍。隻是偶爾,在外麵閑逛的時候可以看見石天澈一閃而逝的身影。不知為何,這讓桃夭心裏很不舒服,難道自己得罪他了嗎?那天明明是他差點打死她。閑悶之餘,她也隻好到處跑來跑去,順便尋著羽石的下落,有石天磊保護,堡內也無人敢去詢問,一時之間,傳言四起。天狼堡多了一個醜丫頭,不知耍了什麽詭計,將堡內二公子迷的團團轉,甚至...就是當年,和行空在一起時,他都沒有感覺到這樣的壓力,她一個眼神掃過,就會讓他心魂顫抖,這不是魚珠可以達到的境界。

可是,她分明沒有法力,這,又是怎麽回事?

難道,她的體內有比魚珠還要強大的法器?

這怎麽可能,放眼天下,行空的能力已經是至高的存在,而魚珠,在他的修煉下,也已經是世間最通靈的法器了。

“小夭,哥哥不想殺你!”刑步一眼中閃著複雜的光,幽深難測。

桃夭笑,“咯咯”出聲。

“好哥哥,你知道殺了我有什麽後果嗎?”桃夭的眼睛流光溢彩,美麗的惑人,“殺了我,整個人間都會為我陪葬!”她沒有說謊,沒了她,就找不到羽石,天地浩劫會將人間夷為平地,再不會有生物。

“哼!妖言惑眾!”雪靈鏡發狠的抓著她的手腕,掩飾心中的恐懼和不安。

桃夭痛的緊咬著牙,臉白了又青。

“大哥……求……你……不要……殺……她……求你……”

“天一……”刑步一緊抿了嘴,眼中含著痛楚,再抬起頭時,已經是一片冷然,溫度漸漸冷卻,片片成雪。

帶煞的雙眸如饑渴的猛獸,危險的看向桃夭。

真的要殺她嗎?有些難過,她昨天剛剛承認這個哥哥呢!她要不要告訴他,她是死不了的,而且,等她法力恢複後,還會為他弟弟治好病。

可是,他怎麽會相信呢他隻是一個凡人而已。

“啊——”耳邊一陣嘶叫。

一陣猛風刮過,桃夭手腕處一鬆,身子旋轉了一個圈,落入了一個厚實寬闊的懷抱。

雪靈鏡握著斷了的胳膊,鬍子顫抖不停,臉已經慘白。

“魑魅!?”刑步一震驚的看著眼前的黑衣人,卻馬上眯起了眼睛,“不,你不是魑魅,你是誰?”

他不是魑魅?

桃夭仰著頭,看著麵無表情的魑魅,那眉眼,分明是魑魅啊!不,不對,魑魅不會這樣看著他的宮主,他的眼神應該是恭敬尊崇的,而不是像現在這樣陰狠暴戾。

“竟敢闖入北冥宮,找死!”刑步一尖嘯一聲,瞬間便從空中飛下許多的黑衣護衛,將桃夭他們圍住。

桃夭緊緊摟住魑魅的脖子,越來越緊,頭深深的埋進他的懷裏,她又聞到了,陽光的氣息,天澈的味道,讓姐姐為桃夭妹妹伴奏吧!”柳如意轉神間,已經笑顏如花,盈盈上前說道。“不需要!”桃夭賭氣的看向石天澈。“桃夭!”石天澈低聲警告,手牢牢抓著她,然後轉過頭,待要開口。誰知,桃夭甩開石天澈,漂亮的眼睛中閃出一抹悲傷。石天澈一呆,心中好似被針狠狠的紮了一下,一時忘記了動作。桃夭上前,掃了一圈場中的人,那神情有著不屑,有著譏諷,有著目空一切的狂傲。“我跳的舞,在這個世間,沒有任何人可以奏出樂曲。”說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