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捲入紛爭 第六十六章 我要忘了你

手掃視一圈,俊美的臉上沒有表情。“把這個小子洗幹淨帶到天涯閣!”小子?桃夭翻著白眼,抗議的嘴巴大張,可就是說不出話,不禁惱怒的看著轉身而去的身影。恥辱,恥辱啊!麵前那兩個護衛不由分說抓起她,一左一右拖著就向前走,桃花可憐的小細胳膊彷彿要斷了,這些沒有人性的家夥,這種不雅的姿勢怎麽見人,她真是恨死那個狗屁狼王了,白白長了一副好皮囊。“站住!”一聲略帶稚氣的嗬斥,止住了倆個護衛的腳步,桃夭也不由自主的...北冥宮外,又突然出現了幾道黑影。

“堡主!”

“擋住後麵的人!”

“是!”

一路上,桃夭竟然迷迷糊糊的睡著,隻是,那血腥的氣味依然環繞在身旁,讓她睡的很不安,雙手近乎勒的抱著石天澈的脖頸。

夜色正濃,石天澈低頭看著伏在他懷中的小人,亮如曜石般的眼睛璀璨光華。

“天澈……我……要忘了你……”可是,為什麽,你又出現在我麵前,為什麽不要命的救我,為什麽,我是一個責任在身的仙子,不是一個普通的凡人,註定,要離開……

疾行中的挺拔身軀驀然一頓,眼眸瞬間轉寒,帶著恨意,帶著傷痛的看著懷裏的人,手臂不覺的縮緊。

“痛……”桃夭不安的扭動身子。

痛?你知道什麽是痛?

痛是從天堂墜入地獄,痛是你背棄我的那一刻,痛是為你找遍了藉口,滿心滿腦都是你的影子,你卻吻上了別人的唇……

高大的黑色身影散發出冰冷的寒意,地上留下點點猩紅,蜿蜒淒冷。

月亮高掛,涼風習習,荒郊野外,依稀可以聽到遠處的狼嚎。

桃夭醒來,從噩夢中驚醒,這是第一次噩夢,如劫後餘生,讓她心悸不已。

風,冰涼的吹在她的臉上,身上蓋了一件黑色的男式衣衫。

“天澈——”她驚慌的起身,想要尋找那個高大安全的身影,視線所及,都是密密麻麻的灌木叢,根本不見人影。

“天澈,你在哪裏?”她戰戰兢兢的呼喚,不覺的進了灌木叢。

猛然間,一陣細微的呻吟傳入她的耳朵,伴隨著“咕咕”的流水聲,若不細聽,根本就聽不出來。

桃夭急切的穿過灌木叢,有荊棘劃破手臂也感覺不到疼痛,絆絆磕磕的向著發聲處尋去。

“天澈——”她啞聲嘶叫,心中劇痛!

又是這樣的情景,他又犯病了,痛苦的嘶抓著自己的胸口,衣衫都撕碎了,緊咬著牙關,不讓自己喊出聲來,地上是他抓出的深坑……

“天澈,不怕,不怕,我在這裏……”桃夭撲上前去,緊緊抱住了他冰寒刺骨的身軀,同上次一樣,一股寒氣流遍她的全身,讓她一陣刺痛。

這到底是什麽病,為何,連她都看不出?

“桃夭……為什麽……”要忘記我?

“天澈,你說什麽?你不會有事,不要怕,我在身邊呢……”桃夭更緊的抱著他,感覺那鋼板一樣的身子正在慢慢軟化,軟化人,拉起桃夭,快速離去。一路拉著桃夭進了一家酒肆,石天磊才驚覺自己竟然拉著桃夭的手,慌忙放開,一臉尷尬。“那個,桃夭,我不是故意的,我……我……”白皙的臉迅速浮上兩朵紅雲。周圍有人發出竊竊的笑聲。桃夭莫名奇妙的問道,“那些手絹,真的是我踩得嗎?”“啊?”石天磊訝然。“奇怪!”桃夭搖搖頭。“哈哈哈哈,這是誰個在胡說八道,老禿驢,照你這樣說,那明年這個時候,我們都已經是一堆白骨啦!”一道粗獷的聲音在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