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捲入紛爭 第六十七章 她不是故意的

發什麽呆呢!”妖人湊近,含著輕佻的笑意,“知道剛才那些人還說了什麽嗎?”“哪些人?”桃夭下意識的問道,她正想著怎麽擺脫這個妖人呢!“哈,你不會還在想那隻野狼吧,他現在可是恨你入骨呢!”桃夭猛然一驚,“什麽意思?”“狼王堡昨日進了刺客,聽說是那個深受狼王寵愛的桃夭小姐引進的賊人,夥同刺客偷了一些東西。”“怎麽會?!”桃夭跳起來驚叫道:“你胡說!”她怎麽會和刺客扯上關係?不對!看著笑的詭異的妖人,她恍...“阿嚏——”鼻尖一陣瘙癢,好討厭,是什麽東西?!

她揮手一掃,手指猛的扯上了什麽,上方響起一聲哼叫。

手上的東西越扯越緊,怎麽甩都甩不掉。

“該死的,住手!”猛然間,一聲低吼,手腕處被人攥住。

“痛!痛!痛啊!”桃夭一個激靈坐了起來,手腕上的刺痛傳到四肢百骸,痛的她小臉皺成一團。

石天澈長長的頭發還被桃夭攥在手指中,一臉怒氣的盯著桃夭。

“你還痛?我都沒喊痛,你倒喊上了!”

桃夭終於聽到了石天澈的話,睜開緊閉的眼睛,霎時,光華四射,盈盈溢水的眼睛無辜的看著近在咫尺的冷漠俊顏。

這是天澈的俊朗清明的臉,不是魑魅的。

“天澈……”可不可以放開她,她真的好痛。

石天澈滿臉怒氣,暴躁的揮手甩開桃夭的手,從帛靴中拔出一支匕首,迅速斬斷纏在她手中的發絲。

桃夭愣愣的看著手中的一縷黑發,飄飄悠悠的從指縫間滑落,忽然間,她好想捧住,落地的發絲讓她的心也沉了下去。

事實上,她真的這樣做了,隻是伸出的手,還沒有接住,又被石天澈抓了起來。

“這是……”他死死的盯著桃夭手腕上的一片青於,眼眸越來越冰。

“不是你弄的……”桃夭低語,是昨晚上雪靈鏡抓的,她使勁抽回手,將手藏進袖中。

“不是我弄的……”石天澈低低的重複,眼中忽然就暴戾起來,似颳起了狂風驟雨,大手狠狠的攫起桃夭的下巴,“還有哪裏不是我弄的?唇嗎?還是……這裏!”大手狠狠抓向桃夭小小的胸脯。

胸口一痛,桃夭睜大眼睛,下意識的就踢向石天澈。

“嗚——”石天澈吃痛的彎下身子,手緊緊捂住腹部。

那裏,被簡單包紮好的傷口,有著幹涸凝固的血跡,他那裏被刺了一劍!桃夭剛反應過來,後悔的直想打自己,她怎麽會踢了天澈!?

“天澈,我不是故意的,你,你怎麽樣?”

“滾開!”石天澈咬牙,冷冷的吼道,然後動手解開衣襟,撕下纏在腹間的布,那裏殷紅的血又開始蔓延……

桃夭頭一暈,眼看著石天澈艱難的忍著痛走向溪邊。

怎麽會這樣?她真的不是故意的。

她不是故意的……

死死咬住下唇,眼睛又開始酸了。起來吃點東西。”刑步一接過侍女手中的碗,嚇的侍女哆嗦了一下。桃夭不等他喂,坐起身,拿過參碗,咕嘟咕嘟喝了下去,然後將空碗遞到刑步一懸在空中的手裏。抹了一下嘴,跳下床,然後對著視窗說道:“我當然沒有事,我不能死,我還有事情要做。”“什麽事?”雪靈鏡急切的問道,話一說完,便覺得不妥,不安的看了刑步一一眼。“什麽事?”桃夭轉過身,一雙漂亮的眼睛直直的看著雪靈鏡,“也是你該問的嗎?”那俯視天下的姿態,那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