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捲入紛爭 第六十九章 我恨你

雙清澈見底,晶瑩透亮的眸子好似有盈盈水波,幹淨的如同純淨的湖水,清晰的映出了他的影子。石天澈一下子被擊中般,沉浸在那雙漂亮的不沾凡塵的眸中久久沒有回神,從來沒有見過這樣一雙眼睛,好似可以穿透人的靈魂般犀利,又好像未經世事般迷濛。味道是不錯啦,隻是……好像不是她要找的那種。“不過什麽?”石天澈終於恢複冷靜,卻鬼使神差的又問了一句。“不過,沒有糖葫蘆好吃!恩,我的糖葫蘆呢?”伸出右手,桃夭才發現手中已...身上有血的味道,而這卻是她的忌諱,絕對不允許有這種味道留在自己身上,看了看溪水,她移了過去。

這個時節的水還是有些涼的,桃夭先將腳伸進去,然後,慢慢的小腿,大腿……

“桃夭聽令!”

猛然間,一道莊嚴神聖的聲音自天空中響起,帶著曆經變遷洞察世事的滄桑,帶著悲天憐人的慈善。

法老?

桃夭仰望蒼穹,以一種尊崇膜拜的姿態,“法老,請指示!”

“守護人間的五**器均已出現,幻水池顯像中,百變羽石的氣息越發強盛,密切關注鴻海草原的一切異象!”

“是,尊法老諭!”

“桃夭切忌,仙人之體,不可亂其修為,百花長老自會暗中指示,一切順其自然,順應天命。”

這是何意?

桃夭眼中有著迷茫,卻仍是恭敬回道:“是,法老。”

“羽石之命,當有羽石指引……”

法老的聲音漸漸隱去,帶著莫名的歎息和天命不可測的迷惑。

還有連法老都不能探測的天命嗎?

“桃夭!桃夭!桃夭,你醒醒,你看看我,我是天澈,你是怎麽了,不要嚇我啊……桃夭,桃夭,你給我醒過來!醒過來……”

“好,不醒是不是,不醒我就走,再也不要理你,不理你了,不理你這個狠心的人……”

驚慌,失措,無助,疼痛,一起呈現在石天澈的臉上,發絲散亂,狂野不馴。

“桃夭,你是怎麽了,我,隻是離開了這麽一會兒……就這麽一會兒……”他的聲音低沉了下去,喉間哽咽。

明明有氣息,有氣息啊,為什麽不醒來?!!

“真的不醒嗎?我真的要走了,離開你,你背棄了我,我本就不該……不該再找你,你是個騙子……我恨你!恨你!”

不!不要恨我!我從未背棄過你,天澈,不要走!

桃夭猛的睜開眼,對上石天澈斥血的眸子,“天澈,你不要走!我不惹你生氣了,我沒有!沒有背棄過你!”

她緊緊的抱住石天澈的腰身,心中害怕。

石天澈身軀一震,然後,反手狠狠抱住桃夭,狠狠的壓進他的胸膛,彷彿要將她揉碎。

“我恨你!恨你!”他依然大聲喊著。

****

恩,為什麽親們不喜歡收藏和留言呢,難道真的不想我多發文嗎哎,都懶得發了,虧我還存了那麽多稿,真寒心啊!以吃蒼蠅!”還是沒睜眼,“妖人說的對啊,蒼蠅也是肉。”妖人?石天澈原本有些疼惜的眼神又變了,在他的下意識中,總是自私的以為桃夭的在進狼王堡之前的生活是一片空白,而他,是她唯一的記憶。所以,當聽到另一個男人的名字,特別是她還不止提了一次,他吃味了。在她離開狼王堡之後與那個妖人發生了什麽?她竟然讓自己走,這在以前是絕對不會有的,她隻會纏著他,甜甜的叫著:“天澈!”,而那也是他最幸福的時刻。現在,他已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