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捲入紛爭 第七十章 還要騙我

的英明的主人。不錯,這西郡城正是屬於狼王管轄之內,是草原上的一顆明珠,繁華富饒,百姓安居樂業,周圍依附的草原部落牛羊成群,定居飼養,也是安定富足的。“哇!我看到了,我看到了,狼王好英俊哪!”有女子近乎瘋狂的尖叫,更惹得人群不斷向前擠,慘叫也馬上接連響起。豪華明鮮的露天大馬車上,身著黑色滾邊披風,裏麵是玄青色勁裝,腳下黑色戎靴,男子一雙銳利的眼睛掃過歡呼的人群,英俊的麵容是健康的小麥色,圓潤有型的嘴...恨你又一次欺騙了我,明明活著,為什麽不早點醒?!!!

恨?這個詞好重,她不喜歡,她討厭極了,天澈怎麽可以恨她?

“天澈,我從來沒有背棄過你,從來沒有!”桃夭驚慌的辯解。

石天澈猛的扣住她的雙肩,將她推至胸前,一雙狂暴的眸子如狼般狠狠的盯著桃夭。

“為什麽剛剛不醒來,為什麽會掉進了水中,為什麽……”他頓口,想起剛才那詭異的一幕,仍然心魂狂震。

她如同一條晶瑩潔白的美人魚,橫躺在水中,頭靠在一塊突起的石塊上,那麽美,那麽靜,像睡著的仙子。

然,身邊聚集了各色各樣的魚兒,密密麻麻,全都圍在她的身邊,其中,還有幾條花花綠綠的水蛇。

他震驚之下,竟然忘了她的安危,這水那麽涼,她會凍死,還有,那些蛇和魚要吃了她嗎?

可是,隻片刻,他便發現,那些圍著她的魚和蛇並沒有靠近她的肌膚,而是在隔著幾公分遠的地方大口大口的呼吸,安靜的甚至連尾巴都不擺動,好似在享受著什麽。

“桃夭——”他驚叫著跳下水,將她抱上岸。

果然,全身冰涼,怎麽叫都不醒。

“我……我就是洗洗澡嘛,不小心睡著了。”桃夭小聲道,眼光閃爍,有些不敢看石天澈。撒謊哎!對著她的天澈撒謊還真難哎!

石天澈晃過神來,她的表情,她的話,她又在騙他了。

難道,她真的是冥靈邪教的巫女嗎?剛剛那一幕……她絕對不是普通人啊!

石天澈,枉費你一片真情,她卻從未告訴你她的來曆,她的身份,她的家人,隻有對你隱瞞,對你一次又一次的欺騙。

“你說你沒有背棄過我,那幅畫又是什麽意思?”他的心在顫抖,等著她的回答,合理的真正的理由。

“那幅畫?”桃夭一個激靈,心下又慌了,這可怎麽回答纔好。

“那個,不是我畫的。”胡亂的說出了這個爛理由。

“不是你畫的,你怎麽知道那副畫!”石天澈終於怒吼出聲,心裏一陣一陣的刺痛!

他實在是受不住了,他把尊嚴都蹋在腳下,她怎麽還要騙他!柔的,纏綿的,魅惑的,牽引著心靈,到達那神秘的境界……若相逢在夢中春風有意絕豔世間笑塵戀凡心亂嬌紅爛漫天真顏醉春風——每個人不覺的望向四周,明明沒有人奏樂……細聽之下,縈繞耳邊的聲音又消失不見。待到重新安定,神寧平氣,那美妙的飄渺的聲音再次響起。而那個淡粉色的身影,與花瓣共舞,與天地相連……飛旋的衣袂圈成扇形,顫動如蝶翼。若相逢在夢中萬枝丹彩君不見流水無情亂紅如雨殤絕殘情難寄莫道煙雨濛濛亂風起逐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