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凡間 第七章 她不簡單

像在點頭,恍惚間,覺得花朵開的更旺了。眼前驀然一亮,一片桃林出現在眼前,沒有杏花那般招搖,現在的桃花,還大多都是含苞待放的骨朵,隻有三三兩兩的盛開在枝頭,嫩綠細小的葉片嬌羞的藏在花的後麵,露出星星點點。桃夭的到來似注入了一股活力,頃刻之間,又有些許花瓣綻開,隨風搖曳在枝頭。才剛要說話,便聽到身後響起腳步聲。回過頭,便看見麵如冠玉的美貌少年靜靜的站在那裏,一身潔白的衣衫與周遭粉嫩的桃紅相映成趣,形成...是夜,天狼堡議事房,身著玄色衣衫的男子慵懶的靠在椅子上,手中把玩著狼豪毛筆,半眯的眼睛注視著窗棱,一頭青絲隨意的散落在身後,雖不動聲色,卻讓旁邊的人心絃緊繃。

“三天前來的西郡城?”輕緩的聲音既是詢問又是思索。

旁邊的人聞言,頭低的更深,“是,堡主,屬下查不出她從何處來,據那破廟的乞丐說,她三天前莫名的出現在破廟外,原本就是乞丐的打扮。”

“乞丐?嗬嗬,絕,你覺得她會是乞丐嗎?”乞丐怎會有那樣一雙靈透的眼睛,說是純潔毫無心機,卻又像看透世事的犀利,連他都看不明白,還差點陷入其中。

“屬下,不知。”

“她不簡單,派人暗中檢視,特別是二公子,注意保護。”天磊一向孤僻,不喜與人交談,更討厭與人親近,怎麽會對一個剛見麵的丫頭有那麽強的保護欲,難道,也是因為那雙惑人的眼睛?

“是,堡主!”

風絕領命離去,於此同時,房間內的燈被熄滅,陷入一片黑暗,窗邊,隻能看見一片黑影矗立在那裏,沒有任何聲息。

許久——

“嗬,那個丫頭,要是你的人,我絕對會好好利用。”

*

哇,果然是有錢有勢的地方,轉來轉去,就是找不到來時的路,這地方好大啊!早知道,就不擺脫那個美少年了,這下可好,怎麽還越走越黑了呢,燈也沒有,連巡查的護衛都不見蹤影了,這裏,是哪啊?

桃夭睜大眼睛,雖然什麽也看不見,可還是努力的四處尋著。

迎麵撲來絲絲涼氣,溫潤的觸感刺激著她的神經,好像前麵是一個水池。還好,有了一絲光亮,是不是快從這迷宮出去了?

亮光是從水池中發出的,很微弱,很模糊,幽幽的藍光,照在池水上,給這無邊的黑夜新增了一些詭異。

當桃夭看清了這一點,心裏一顫,以她的直覺,這裏,似乎不是個好地方,那光,不是單純的寶石發出的光芒,莫非?

怎麽可能?她搖搖頭,馬上否定了心裏的想法。

隻是,萬一真的是……長老也說過,羽石是可能以任何形式存在的,連他都沒有見過,所以,不管是不是,先拿到手再說,沒有人說過羽石不可以出現在這種地方啊!

踮起腳,小心的移動著,試探著前麵的路,池塘中,好幾處都有凸起的石頭,那個光亮微弱的好想要消失一般,不知道附在什麽上,浮在池塘上空。

桃夭伸長了胳膊,衣袖落在水麵上,很快就浸濕了,還差一點點,依然夠不著,她又上前傾了身子。

“你在幹什麽?”身後,冷冷的聲音響起。

桃夭一個哆嗦,險些掉到池裏,心裏馬上升騰起一陣火氣,回頭,看見黑暗裏那一團黑影。

“管你什麽事?神經病!”差點害死她!

“我說過,在我天狼堡,由不得你放肆,你好像沒有聽在耳裏。”

是他?

“嗬嗬……”桃夭馬上諂媚的笑起來,眼睛眯成了一條線,隨後又記起這是大晚上,他也看不見,馬上斂了笑臉,“那個,我在看月亮啊,你看,今晚的月亮可真圓啊!”

石天澈看著她多變的臉,並沒有抬頭看,牢牢的鎖著她的每個動作,“今晚上有月亮嗎?”

可惡!

桃夭抬起頭,看著黑壓壓的天空,連顆星星都沒有!

即便看不見,也知道他根本沒有抬頭,怎麽會知道沒有月亮,月亮當然有,隻不過被烏雲遮住了。!侍女們驚訝的抬頭,然後,在桃夭的怒瞪下,趕緊準備好衣物,走了出去。這個時候,一個高大的身影輕輕的走了進來,一直來到床前,看著猶自傻笑的桃夭,嘴角向上彎起。石天澈伸出胳膊環住桃夭,坐在了床上。“小丫頭,在想什麽?”“天澈!”桃夭欣喜的叫了一聲,纖細的胳膊便環住了石天澈的脖子。被子滑落,石天澈眼神驀地加深。“會冷,桃夭,蓋好被子。”他嚥了咽口水說道,這個死丫頭,怎麽一點羞澀之心都沒有,緊緊一個擁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