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捲入紛爭 第七十四章 不要離開我

然後一個個除掉。而此時,被傳的主角正在離西郡城千裏之外的北冥宮。北冥王刑步一是一個冷酷無情的人,你永遠看不出他心裏在想什麽,或許,他高興的時候,是滿臉風霜,或許,他想殺人的時候,卻笑得讓人安心。據說,他曾經的一個小妾,因為自恃比其他人受寵,就以正妻的姿態出現在招待賓客的宴席上,席間,笑靨如花,北冥王麵對她時,也是嘴角含笑,外人看來,就是一對恩愛夫妻。隻不過,賓客散盡之後,北冥王便下令,將其毀容,舌...吃了飯之後,蘇亞領著石天澈和桃夭進了剛收拾好的房間,點上蠟燭,笑了笑,說道:“兩位早點歇著吧,看這小娘子累的。”

“有勞大姐!”石天澈客氣的回道。

然後,蘇亞帶上門出去了。

小小的屋子裏隻有一張簡陋的床,又黑又暗,還有淡淡的發黴的味道,讓桃夭很不舒服,可是也知道,今晚必須住在這裏。

“得空就睡還累成這樣,真想知道你是不是豬轉世!”石天澈不客氣的冷著臉說道,順手牽起桃夭的手將她拉到床前。

“上床!”

桃夭聽話的爬上床。

石天澈皺了皺眉,難道真的很累嗎?她竟然連話都不說了,臉色再也不能維持原來的冰冷,一抹柔光出現在眼中。

桃夭閉上眼睛,腦中有些複雜的影像出現,卻不清楚那意味著什麽,總覺得要有什麽事情發生,這裏,不光是發黴的味道,還有其他的,隻是,現在,她也隻是靠直覺,不能真正的判斷。

石天澈脫了鞋,也上了床,躺在桃夭身側,蠟燭的光亮微弱的可憐,他幹脆揮手,將其熄滅。

熄滅的同時,他翻轉身,胳膊摟住了桃夭。

“呀——”桃夭嚇一跳,這才發現自己已經在石天澈的懷裏了。

從他身上傳來好聞的味道,她又拱了拱,將臉全埋進去,這才安下心來,不再浮躁了。

“天澈,你不生我的氣了?”她埋在他的胸口,傳出來的聲音有些悶。

一層又一層的漣漪在石天澈的胸口蕩漾開來,隻覺得全身都軟化了,再也不會冰冷,他唯一的溫暖正靠在他的懷裏,緊緊的,再也不會離開。

“桃夭,不要離開我。”

桃夭一凜,正不知如何作答。

石天澈的吻便落了下來,從頭頂,然後額頭,像蜻蜓點水來到她的唇,彷彿終於到了目的地,頃刻間,帶著所有的力量壓了下來。

呼吸漸粗,手臂漸緊,這種感覺即熟悉又陌生。

“唔……天……”

“不會……離開我對不對……說,不會離開……”石天澈的聲音暗啞帶著魅惑,急切的吻著她的眼睛,臉頰。

“我……”她要怎麽回答!

未出口的話又被傾覆上來的唇堵住,不知為何,桃夭覺察到了從唇間傳來的憂傷和恐慌。

天澈……天澈……我要怎麽辦?我好想一輩子和你在一起……真的很想……可是……

雙手抵住石天澈的胸膛,她使勁推了開來。迷茫的大眼在黑暗中更加閃亮。

“天澈,如果,我離開了,你會怎樣?”

****

嘿嘿,還沒吃完,明天繼續吃,偶是不是好奸詐,狠狠鄙視吧,嘿嘿!還有哦,有親願意為文寫長評不?熱切滴歡迎撒!後麵的章節就會很長嘍,不像現在這樣段啦,親們加油收藏鼓勵吧!意朝著她撲過來,緊緊的抱住了她的腿。“你,幹嘛!?”柳如意抬起梨花帶雨的臉,精緻的妝容已經花了,臉上一道一道的,更顯楚楚可憐。“桃夭小姐,我們知錯了,求你原諒我們,求你……”她開始磕頭,一聲比一聲響,馬上額頭上就見血了。血?天哪,這是怎麽回事?她不要看見這些汙穢的東西!“北冥王,你要幹嘛?!”“賜酒啊!”刑步一閑閑的說道。“你要殺死她們?”她們不是他的女人嗎?“當然不是——”刑步一微微一笑,端起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