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捲入紛爭 第七十七章 你有未婚妻了

“原來,你真的是天澈的朋友!”看著那雙乍然亮起的眼睛,像璀璨的星光迸射出炫目的光彩,像烏雲之後突然出現的太陽,讓刑步一晃神。朋友?對,敵對的朋友。失神的眸子隻是一瞬便冷卻下來,輕扯的嘴角有些嘲諷的看著麵前兀自興高采烈的桃夭。北冥宮很大,和天狼堡不一樣,這裏都是用白色大理石雕成的,雖然好看,但給人一種冰冷的感覺,滿目的白色宮殿,沒有鮮豔色彩的搭配。就連侍女穿的衣服也都是素色。所以,當桃夭身穿桃紅色的...“呀——”

清晨,一聲尖叫震痛了耳膜。

“怎麽了怎麽了?啊——天澈你要幹嘛!?”桃夭一個激靈坐起身,卻倒吸一口氣,腰好像要斷了,痠痛的厲害。

可是,眼前是什麽狀況床前那個期期艾艾的一臉委屈看著她的不是昨天那個小天眼嗎?

“天澈,你幹嘛啦,快點放開他!”

石天澈一臉陰沉的抓著小安娃,而小安娃噙著淚的大眼睛卻死死的盯著桃夭,而且越來越大。

“姐姐,你的桃花開了……”他喃喃的說道。

石天澈驀然回頭,看到桃夭露在外麵的上半身,晨光中閃著誘惑的光芒,怒放中的桃花印記狂妄的綻開,勾人心魂!

“該死!你這個死丫頭!”他臉上掛上一層冰霜,慌忙抓起被子將她包住。怎麽可以在別人麵前露出自己的身子,她一點防範意識都沒有嗎?真是氣死他了!

“安娃?”

房門被推開,露出了一臉擔憂的農婦,她有些焦急的跑到安娃身邊,“剛才怎麽了?”

“滾出去!”石天澈怒吼。

蘇亞嚇的一個哆嗦,然後有些尷尬,但心裏更多的卻是驚悸,昨天溫和有禮的男子,此刻卻滿眸冷光,那冷冽的氣勢足以到了將人凍僵的地步,好可怕!

她慌忙點著頭,拉著依依不捨的安娃往外走。

“姐姐……姐姐!”安娃不停的回頭,一臉的哀求,“姐姐,快救救我們的牛羊吧,姐姐……”

房門被關上,桃夭收回目光,立刻將勒的她有些緊的被子扯開,“天澈,你幹嘛,怎麽可以對人家那麽凶,咱們可是住在人家的房子裏呢!”

石天澈臉色依然不好看,眼中含著怒氣死死的盯著桃夭,直到她有些心虛的低下頭,雖然,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為什麽會這樣。

“天澈——”她甜膩膩的摟住石天澈,小臉在他精壯的胸口摩擦著。

死丫頭!

石天澈變了臉,冰霜瞬間瓦解,感覺到身體馬上有了反應,他低哼一聲,一臉隱忍著的看著懷中惹火的女人。

是的,女人,她完完全全是他的女人了!

她現在的眉眼,每一個動作,都充斥著一種勾魂的媚態,簡直會讓每一個男人崩潰!她天生就是一個妖精!

“天澈,你為什麽要生氣?”每一次都這樣,她一點都不知道他在氣什麽!

石天澈盯著桃夭小胸脯上的妖豔桃花,眼眸**色彩越來越濃,“以後不準在別人麵前露出你的身子,一點都不行!”

他的聲音有些粗嘎了,呼吸急促起來,溫熱的氣息噴在桃夭的頸邊,惹來她一陣麻酥。

“哦!”她聽話的應到,腦子卻已經不轉了。

“女人也不行!”最後一句說完,石天澈俯下身來。

什麽?桃夭睜著大眼,看著他慢慢靠近的俊臉,全身再一次陷入那種迷霧般的意境裏,舒心的,快樂的,激蕩的,飛翔的……

“呀!”

石天澈掀開她的腿,惹來她一聲驚呼,扯動了腰部,痠痛感立馬傳遍她全身。

石天澈頓住,手攬著她的背,急促的喘息著將下巴擱在她的肩頭,“夭兒,是不是痛?”

“恩!”桃夭猛點頭,嘴巴可愛的撅起,一臉委屈相。

“哎——”石天澈長長的歎了口氣,攬過她的頭,親了親她撅起的小嘴,慢慢壓製住升起的**,眼神滿是疼惜,昨晚,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要了她幾次。他就像中了她的蠱,就是控製不住自己要她的念頭,以往從來對女人不敢興趣,不願碰觸任何女人,卻在第一次見她,就被迷住,真是奇怪!

“夭兒,回去之後,我們就成親!”如果不是發生意外,他們早就已經成親了,何苦在這裏受苦?她如此細嫩的肌膚怎麽穿這樣粗糙的衣服,睡這樣硬的床?

“成親?”桃夭的眼睛亮了一下,卻馬上滅了,隻因,她想起了另一件事。

“我不要嫁給你,你已經有未婚妻了!”她沒有發現,她的語氣有著濃濃的妒忌意味,她,又學會了一種情緒。

“除了你,我不會娶別人!”雖然聽出了她口氣中的埋怨和吃味,但他仍是不高興,隻因為她說了句:不要嫁給你!

“你這個死丫頭,都已經是我的人了,還不想嫁我,女孩子的貞潔多重要你不知道嗎?”若非自己控製不住,他怎麽可能在婚前就要了她。

不過,他一點都不後悔,看吧,這個丫頭果然不在乎這些,真是氣死他了!

“回去就成親!”他惡聲惡氣的下命令。

嘎?那,好吧!隻要跟他在一起就好。

****

今天回老家,就更新一章,晚上不更了哈,親們也休息一下,週日愉快!那張屬於魑魅的臉,手撫上他的嘴角,擦著那刺眼的猩紅,可是,為何,越擦越多……她的眼裏全是紅……不!他不能死!桃夭的眼中閃現出異樣的光彩,似有五彩水紋波動,妖媚直惑人心,影影灼灼間,夢幻迷離的將人帶入一片神秘的境地。“雪靈鏡,阻止他們!”她輕聲唇語,用隻有自己能夠聽得見的聲音。然後,所有的護衛刷的止步,因為,他們的神甫正擋在他們麵前,揮舞著手臂,護著身後的桃夭二人。“雪老,你做什麽?”刑步一平靜冷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