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卷 捲入紛爭 第八十一章 我是狼王的妻子

——”人群中傳來一聲慘叫,“誰,誰打我,我的牙,啊,我的牙掉了……痛死我啦!”殺豬般的叫喊惹得喧聲靜了下來,人們齊齊看向那個滿嘴是血的中年漢子。失神的人兒也驚醒過來,然,卻沒有看向那個叫的愈發淒慘的中年漢子,而是,用一雙冰冷的憤恨的幾欲著火的目光瞪向對麵吃的優雅的頭戴鬥笠的白袍男子。“你傷了天澈?”男子隔著紗簾喝了一口茶,修長的手指輕輕磕著茶杯,輕哼一聲,道:“那又如何,是他愚蠢。我不光傷了他,還...就見範逸臣搖擺著手中的摺扇走了過來,絲毫沒有大戰的緊張,如同遊玩觀賞般的輕鬆隨意,如果忽略掉他眼中的冷笑的話。

“桃夭小姐,我們又見麵了,你的身份夠多啊,狼王堡的丫鬟,北冥宮的閣主,冥靈教的巫女,不知道在傲龍堡是什麽身份呢?”

這個範逸臣!石天澈淩厲的目光掃向他,警告他閉嘴。

經他這麽一說,桃夭也露出疑惑的目光,第一次開始想這些事,她根本就不認識這些人,為何他們都裝成認識她的樣子,還給她安了這麽多莫名奇妙的身份。

如果說北冥王是想要那所謂的魚珠的話,那妖人又是為了什麽呢?

“堡主!”一聲嬌柔的聲音打斷了桃夭的沉思。

一身鵝黃衣衫美麗的嵐鳳眼中露著疑惑看著石天澈,目光卻在飄向桃夭時轉冷。

她正要走過來!

桃夭使勁抱緊了石天澈,一副占有的姿勢,眼神挑釁的看著嵐鳳,回答範逸臣的問題。

“那些都不是我的身份,我的身份是狼王石天澈的妻子!”

一句話,石破天驚!

石天澈驚喜,範逸臣錯愕,嵐鳳冰冷憤怒,妖人複雜詭異的笑。

他們沒有發覺,其中還有幾個本該麵無表情身著蝙蝠衣和狼王堡護衛衣服的人,也各自露出了驚愕,失落,變幻莫測的表情。

“哈哈—夭夭,我想你是搞錯了,你隻有一個身份,就是冥靈教的巫女,永遠都不會改變!”妖人手勢一揮,蝙蝠衣鬼魅似的欺近。

範逸臣刷的將摺扇合攏,“我倒要看看讓人聞風喪膽的冥靈教到底有什麽本事!”

石天澈抱著桃夭轉了一個圈,避到一個相對安全的地方觀戰。

不過,那些人本來就是衝著桃夭來的,所以依然有人避過狼王堡的護衛,衝到他們麵前。

麵對那些黑衣人詭異的動作和無蹤跡可循的招數,石天澈並不直接與他們接手,因為他知道這些人的身上都帶著劇毒,自己不怕,也要護住桃夭,以免不小心沾上毒血,所以,他隻是抱著桃夭一味的躲開那些人的攻擊。

這時,幾個狼王堡的護衛快速的行至他們麵前,擋住了蝙蝠黑衣人。

“不要沾上他們的血!”石天澈冷冷命令道。

“是,堡主!”護衛們似乎功夫不錯,自發的圍成一個圈,配合默契的攻向蝙蝠黑衣人。

石天澈冰冷的眼中閃過一絲疑惑。

“天澈!你看,妖人受傷了!”桃夭大叫,不過卻聽不出任何高興的味道,她是見不得這種場麵的,尤其已經見了血。

石天澈聞言望去,隻見妖人在範逸臣和嵐鳳的聯合攻擊下,雪白的袍子上沾了猩紅的血跡,煞是紮眼刺目,他連忙捂住桃夭的眼睛,並大聲喊道:“小心一些!”

範逸臣會意的看了他的一眼,繼續攻擊,不給妖人喘息的機會,隻是避開了他受傷的左臂。

妖人並無半絲慌亂,好像處於劣勢的並不是他,細長的眼眸瞄了一眼不遠處擁在一起觀戰的倆人,他輕輕笑了一聲。

範逸臣心神一凜,謹慎的拉著嵐鳳後退,憑直覺,他認定眼前帶著青銅麵具的人是危險的,所以一有什麽不對,他馬上作出反應。

剛才,他眼中那抹嘲諷得意的冷笑和勢在必得的光芒,委實怪異。

“哈哈哈,害什麽怕,本座隻是看到一群憤怒的瘋子,感到好笑而已!”妖人笑得邪惡。

眾人齊齊順著他的目光望去。

隻見一群麵容激憤的人不知何時已經聚集到了場外,是剛才農場裏的那些人,隻是現在不知何故,都是一副凶神惡煞的樣子,小小的安娃被一個粗魯壯漢夾在胳膊底下,頭垂著,毫無抵抗之力的左右搖擺。

“就是她,和這個妖孽是一塊的,是他們害死了我們的牛羊!準備柴火,燒死他們!”

有人領頭指著桃夭大聲喊道,人群更加瘋狂,隻有安娃的母親蘇亞用胖乎乎的身子拚命的往前擠,哭喊著要拉安娃,人們的拳頭毫不留情的落下,安娃的父親,憨厚的漢子用身子護住妻子,受著人們的捶打。

這一幕,看的妖人哈哈大笑。

這一幕,看的桃夭眼眸噴火!

她掙脫了石天澈,衝動的想要跑過去。

“夭兒,危險,你回來!”石天澈一個沒留神,就讓她掙開了,他慌忙伸出胳膊想將她拉回,卻不料,這個時候,他身後的一個護衛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對他出手!?”桃夭一看見這些孔雀女人心裏就煩,現在上麵的要是石天澈,她一定會殺她們個雞飛狗跳。不過,話說,她的天澈纔不會理這些無聊的女人。“大膽,你這是什麽態度!還不跪下給宮主賠罪!”柳凡意怒聲喝道,眼中卻有著藏不住的欣喜和嘲笑。又是這個女人,她到底和她有什麽仇!“丫頭——”刑步一對著桃夭慢悠悠的開口,聲音暖暖的,卻成功的讓所有女人一顫,噤了聲。“你不是說剛才她們欺負你嗎?現在,你可以報仇,說,想怎麽處置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