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初入凡間 第九章 被擄

意,璀璨如寒星。快步向她走來。桃夭以為看花眼了,他怎麽會朝著自己笑呢?“丫頭,看什麽?你娘走了?”石天澈揉了揉她的頭,溫暖的語氣,憐愛的動作,讓桃夭一時迷惑在那裏。真的好喜歡這種感覺啊!他在對著她笑呢!他笑起來好英俊!“哈哈哈,原來這就是傳說中受盡狼王獨寵的桃夭小姐,恩,不過,桃夭小姐,剛才那個美人真的是你娘嗎?看上去好年輕啊!”驀然出聲的龍赫雲打擾了桃夭,氣的她狠狠的白了他一眼,“當然是我娘,我...石天澈冰冷的目光掃向桃夭,其中隱隱有翻滾的怒氣埋在眼底。

桃夭眨眨眼睛,嚥了口唾沫,好像,她不該說那句話啊?

“堡主!請將她逐出天狼草原!”

“對,逐出草原!”

“今日議事到此結束!”石天澈打斷愈加激動的眾人,聲音充滿懾人的壓力。

“堡主……”

石天澈抓住桃夭纖細的胳膊,將她拖了出去。

身後,隻聞嘈亂的聲音,還有聲聲叫喚。

“痛!痛!痛死了!你放開我,放開我……”

她可憐的胳膊,不就說錯了句話,把狼當狗了,至於生這麽大氣嗎?還有那些人,恨不得吃了她一樣。

身體一個趔趄,桃夭差點撞到柱子上,卻見石天澈轉過身,黑如子夜的眼眸在夜空下更加耀眼,“你還知道痛?再這樣口無遮攔,怎麽死的都不知道!草原莫不以神狼為尊,受盡膜拜,你竟然這般侮辱,是真不知道還是故意?!”

廊庭上的燈光忽明忽暗,映照著他冰冷的臉,還有那不帶感情分明隱含著怒意的話,讓桃夭有些害怕。

“我當然是,不知道!”

她哪裏會知道這些,她才剛來凡間三天而已。

石天澈的臉猛的一變,犀利的眼神箭一般射過來,嚇的桃夭後退,他不是要殺了她吧?

卻見他風一般掠過她身邊,桃夭才發現,不知從何處飄來一群黑衣人,無聲無息,影影約約,像一個個鬼魅,圍繞在他們四周。

石天澈手上已經多了一條軟鞭,揮過之處,呼嘯破空,然,黑衣人的身影總是在鞭到之後,像霧一般飄散,如沒有實體的影像。

好詭異!果真是鬼魅?

石天澈已然發現了這一點,臉上驚異莫名,身形微頓,銳利的眼神掃過一群黑衣人,腦中迅速思索。

沒有聲息,隻有強烈的殺氣和死氣,桃夭看著被包圍的石天澈,忽然心裏擔憂驚懼,不假思索的喊了出來。

“來人哪!快來人哪!狼王遇襲啦!”

詭異壓抑的氣氛被打破,一個個的黑影迅速欺進,不斷的撲到石天澈麵前,有的則圍著他旋轉,形成一股黑霧。

“大膽刺客,敢來天狼堡撒野!”

馬上,天狼堡的護衛團團圍了上來,那原本在天涯閣的一群人也趕了過來。

局勢立刻扭轉,黑衣人身形變化莫測,卻好像害怕多人靠近,逐漸分散。

一股濃烈的陰冷之氣掠近,桃夭心口一悸,隻感覺身體似乎瞬間冰凍,想要大聲喊,卻徒然張嘴,發不出任何聲響,身子已經飛起,腰間傳來陣陣冷氣,散到四肢百骸。

黑衣人擄著她飛速的向遠處離去,飛箭從身邊呼嘯而過,卻原來,他是將她當做了箭耙。

“不準射箭!”

遠遠的,聽見有些焦急的怒吼。開玩笑嗎?”石天澈怒氣開始流露,“還是,你以前是在開玩笑?!”天衣?早該想到,那是她信口胡說的,自己怎麽這麽傻,把她的什麽話都當真,現在她是不是在心裏嘲笑自己的傻氣?桃夭後知後覺的發覺了石天澈似乎很生氣,可又沒想到他在氣什麽,閃著無辜的眸子望著他,然後討好的傻笑起來,“天澈,你覺得我美不美?”石天澈瞪眼,對於她的轉移話題沒有任何抵抗力,隻因,她笑的太美,美的炫目,將他內心的所有陰霾清掃。桃夭,你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