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刺殺夢5

們乾的。”“老師們?還有其他老師?”“昨天都死了。”“你們幹了什麼?為啥它堅持要殺了你們?”“我們、我們、我們吃了蛇肉,老師說吃了可以加學分。”“嘔”我都不能想,一條巨蟒,煉化就是煮了啊,真草了,真是人類,啥都敢吃。關鍵怎麼抓的啊,我突然想到,現在正是蛇的蛻皮期,是最虛弱的時候,估計是碰巧了,這裡麵也不知道哪個大聰明說吃這種蛇能得到啥能力吧,真是人類啊,“我是不是沒吃?”“對,你堅持不吃,前幾天被...“來人。”她輕呼一聲

“主上。”

“進宮各位身邊安排好跟著的宮人,戌時除狗。”

“是,都已安排。”

唉,我不禁感嘆,其實自古以來,真正的顛覆,哪有那麼多的謀劃,基本都是,自身勢力已經超過對方,用的都是簡單粗暴的方法:毒、屠而已。也根本沒有什麼簽訂條約維持和平,隻是雙方勢力還不足以碾壓另一方的拖延時間罷了,誰覺得簽訂條約能維持和平,誰就是先被滅亡的一方。

酉時,“陛下請立王到前廳參加宴席。”

她睜眼,眼神亮亮的,整理一下衣物,在宮人的帶領下,慢慢往前廳走去。落座後,一小宮人極其細微的一聲“主上”她不可察覺的點頭。抬頭看向周圍,這位置也很有意思,立王被安排在第三級平臺,二層平臺是幾位看著年齡不小的官員,立王與他們對上目光,微笑點頭,沒有任何情緒流出,她懶散的坐著,沒有任何規矩。老者看向她的眼神有厭惡,有欣賞,有冷漠。所以所有的宴席,大家都是各懷鬼胎啊。皇帝身邊坐著皇太後,皇後坐在下席,眼神幽怨。

“今日為朕的母妃壽辰,宴請各位共享盛世,立王獻一寶貝,也讓大家開開眼。”

宮人掀開蓋的金絲絨布,柔和的光亮散出。

“太像了,和皇太後年輕時太像了。”

我不禁眯眼,這語氣細品,難不成?嗬,果然皇家趣聞邪聞多啊。我不瞭解這個時代,當然也沒給我時間詳細瞭解,這個身體的主人也不可能全部給我說,這就是夢裡讓人頭疼的地方,總是空間空降。

“恭賀太後千歲、千歲、千千歲。”立王起身,拜賀。

“立王有心了,哀家很喜歡,聽聞你剛大病痊癒,今晚好好休息吧。”這和年齡不太相符的年輕聲音,讓我著實好奇。

“謝太後關愛。”說罷,退回坐下。讓人感覺她的懶散。其實她非常謹慎的看著身邊一切情況,因為我感受到她身體的緊張,她拿起桌子上酒杯喝酒,旁邊宮人上前,非常輕聲說“主上”說著換一杯新酒,她搖頭,喝下。來之前吃瞭解藥,這所有的杯子和水酒都下了慢性麻藥,慢慢起效,一個時辰夠了,沒有區分,在坐所有人都喝。隨著時間的推移,大家觥籌交錯,相互逢迎,一杯接一杯的敬酒喝酒,我突然發現這個立王酒量是真的好,這解藥也是真的好。慢慢地,很多大臣已經起身困難,大家都相互嘲笑對方酒量不行。而他們身邊的宮人們,都是默不作聲的在旁邊服侍,其中幾個大臣身邊的宮人非常隱蔽的給大臣塞進一顆藥丸,隨著時間臨近,我感受到了緊張的氣氛慢慢起來。

宮人“主上,各宮已經控製了,現在在包圍這裡,請主上提前退席。”

立王輕微搖頭小聲回應“不打草驚蛇。”宮人無奈退下。隨後立王也裝作朦朧眼神看向周圍,好個歌舞昇平的盛世啊,這盛世隻在這一分地裡。,一道門在這些靈牌間出現,跟著緩緩走進去,這是一間放滿衣物的屋子,我仔細看這些衣物,我不禁咦了一聲,男士,王爺衣服,這又是啥奇幻劇情,果然夢境沒有邏輯,她換上衣物,麵容改變,我目瞪口呆,易容還是法術?這個世界還有法術?這是誰的容貌?越來越有意思了。她看了看鏡子中的人臉,嘆口氣,轉了下鏡子,鏡子慢慢轉開了,她繼續往裡走,走了一段時間,到了一個石門前,按動旁邊一個小石頭,把提燈掛在旁邊,石門開啟,我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