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刺殺夢終

血汙,不禁感慨,大部分的人吶,不知者無畏啊,這地方不能回了,搜救一圈,帶回一包吃的和乾淨水,還有一個活著的女孩,看到我,滿麵驚訝的同時哇哇大哭。我扶著著她回到營地,對剩下的所有人說:“我剛回學校,已經無法回去,天快亮了,救援飛機估計快來了。”我望著天邊泛起的一絲白魚肚皮似的光亮,嘀嘀嘀嘀……我緩緩睜開眼睛,唉,這一夜累的,還好,至少結局可以。至少不用迴圈這個夢了。人心不足蛇吞象,貪慾一旦出來,便是...宮人“主上,各宮已經控製了,現在在包圍這裡,請主上提前退席。”

立王輕微搖頭小聲回應“不打草驚蛇。”宮人無奈退下。隨後立王也裝作朦朧眼神看向周圍,好個歌舞昇平的盛世啊,這盛世隻在這一分地裡。

我們以為富人會更加憐憫和同情,其實,富人隻會鄙夷和固守,因為怕自已所擁有的灰飛煙滅。他們恐懼百姓,而從不覺得自已的一切建立在百姓的貢獻之上。一句水能載舟,亦能覆舟。都懂,但都覺得自已是不怕風浪的大船,可憐可笑。

門外突然闖進一個守衛,顫慄著“陛下!反叛到殿門口了!”皇帝已經有幾分醉意,被突如其來的變化嚇的清醒一半,但是身體卻不受控製站不起來,旁邊的太後和皇後也是。立王嘴角微勾起,也癱坐在座位上,看著眼前的景色,而還能稍微清醒的大臣意識到問題,大喊“酒,酒!!誰?!”

“誰?!”成帝喊道

“不知道,全部黑衣,沒有任何標誌,但是武功都很高強,是軍隊!”

我在心裡莫名想笑了,竟然問誰?自信到自負到自滅的下場,君王最怕的就是覺得自已掌控一切,一個凡人而已,不是帝王掌握權利而是權利體係成就帝王而已。都這了竟然還不知道是誰?真真活在自已編織的夢裡,看來這皇宮真的是“孤家寡人”了。我突然覺得這個立王真是人助天助啊,百姓心齊纔是最大的核彈。這場政變,我看到的多是一些極其平凡的人的共同反抗。水能載舟,這水不是泊,不是溪,更不是河,而是海!大海!君王似船,要有敬畏之心。

很快刀劍聲已經近在咫尺,沒有嘶吼,沒有洩憤,就是一種可怕的靜默,安靜的屠殺,沒有猶豫,殿門開啟,黑衣人有序進入,沒有搶掠,寒氣逼人,殿內隻留瑟瑟發抖的君王和臣子,殿內,宮人們褪去了麻木的表情,變得冷酷,站直身體,大家恭敬站著等著什麼。立王睜開清明的眼睛,旁邊幾個臣子也同樣睜開清明的眼睛,緩緩跟著站起,立王起身的瞬間,成帝看著立王,竟然沒有意外“是你,那便好,這江山該還了。”

我聽完這句意料之外的語言,我感受到立王心稍微跳了一下,好奇心爆棚,這個故事複雜到勾起我的好奇心了,可惜,看看時間,沒時間瞭解所有背景了,好可惜啊,啊……不過今晚至少不用我費腦周旋,

“可惜,晚了,趕緊走吧。”說完轉身離去,鼻子間飄著濃濃的血腥味,站在殿外,她沒有看外麵的慘狀,隻是抬頭看著星空,說了一句“今晚,帝星格外亮,可惜了這麼好的天。”

“主上,全部完畢。”

“走吧,還有很多事要做。她慢慢走到偏殿,進入偏殿,裡麵幾個熟悉的黑衣人站著等待,她進去坐下,喝了一杯清茶,揉揉額頭“厲叔,意外的順利了些。”

“王爺天命所歸。”立王沉默,她想著成帝最後的話,我不知道她在想什麼,幾分鐘的沉默,我感到她周身冷了很多,其他幾人也噤聲,這人天生帝王磁場啊。

“厲叔,我們到此半成,接下來,需要做的更重要,1、外宣成帝因病突然暴斃。2、皇太後因悲傷過度薨。3、各宮妃嬪和皇子陪葬。4、死亡官員全部坑葬,家族流放。5、謹防所有隱藏反叛。”我聽著一條一條,不禁感嘆,一條一條人命,冷靜的恐怖。所有的權利都建立在鮮血的基礎上。

“叫小念來。”

“是主上!”

“先去吧,厲叔。”過了一刻鐘,一個男子進來。我看著臉好熟悉,哦,對,房頂那個黑衣人。

“小念,不,該叫你,惠帝了,明日你的真實身份會昭告天下,接下來該你處理了。你今年20,成年了,厲叔他們會輔佐好你,這些年的所有基礎都會是你的工具,隻一句,當帝王,戒七情六慾,孤家寡人不是一句空話,但隻要你心中有百姓就不是孤家寡人。別被權利迷了眼。”

“你為什麼想交代後事,你在想什麼?”

“不夠冷靜,這是致命弱點,”

“我不會留在這,這是我的底線。”我看到這個惠帝,眼神恢復了冷靜。

“我知,未來有任何需要,拿著它便可號令所有,這也是我最後的底線,你必須拿著。”立王沒有說話,伸手拿著。

“厲叔,進來。”立王開口

“主上。”

“小念是易帝血脈,叫易念,我尋了十年,明日後,你們竭盡全力,輔佐好他,登基後稱惠帝,為百姓做些實事。”我看到厲叔渾身顫慄了一下。

“是,主上!臣厲歿參見惠帝!”

惠帝眼神一閃,很快恢復冷靜。“伸手扶起厲叔“請起,我還叫你厲叔吧,”

“是,陛下!”

立王看著這一幕,嘴角微勾,帝王心術,隻願這次百姓多幾年太平。立王起身,二人看向立王。

“我此去,莫尋莫憂,塵歸塵,土歸土,你亦記住,水能載舟,亦能覆舟。你的使命才剛剛開始。”說罷,立王踏步出了殿門,跳上紅磚白牆,遠走。惠帝追隨她的背影,久久沒動。

她沒有回王府,也不打算回王府,在這城內最高的塔頂,安靜坐著,一身黑衣夾雜著些許紅色,她指指心口“你說,這世間會好起來嗎?”

我不知,王朝興替,第一代總是好的,這是製度和人性問題,不是哪一個可以控製住的,隻能說,百姓多一些安穩日子就已經是最大的福報了。

“至此開始遊歷人間吧。”

今日夢醒,坐在床沿,思考,人群聚集形成村落,村落聚集形成鄉鎮……慢慢形成國家,而所有集中代名詞都是權利的分配,自打有了權利,就開始了廝殺和爭奪,不死不休。人從未脫離動物本性和動物的恐懼。可成,你們需要做的是讓天下太平。這場動亂維持在區域性就好。”“主上!”“我不會當帝王,我需要做的是平天下,而我已經物色好,可以守天下的人,成功我會告知大家,你們本也不是愚忠之人。近百年的籌謀,我們三代人最終走到這裡,百年前,易帝遭篡權,若是篡權者能安百姓也就算了,可近百年,民不聊生,到處都是謀殺,邊境外侵,將士壯然。這位置得換人了。現在各位將領如何抉擇?”“都已經表態支援。”另一個黑衣人出聲。“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