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奇幻遊樂5

著我。我看到它身上掛著一個注射針,裡麵藥品還有一半。“我不在不行啊,這些為首的都已經陪葬了,剩下些可以放過嗎?”“不!”“什麼讓你這麼執著?咱倆商量一下你說說,這會我看你也很疲勞了,”蛇妖沉默了幾秒。“死掉的叫元妹,剛滿百年,我200年了,我們本在這安然過日子,這些人來這裡毀林建這些屋子,本來也是相安無事,但不知道為什麼突然開始獵殺這裡的動物,從小野獸開始直到最近大些野獸,大家都很心慌,而前幾天元...“天吶!!救命!!”一聲嘶吼打破了忙碌,我立刻循聲跑去,跑到一汪水流,過了小橋,有一排籬笆,滿牆藤蔓,我到時,小哲也到了,我倆對視一眼點頭,抬頭看見滿牆藤蔓裡有一條蛇,我心中奇怪了一下“這裡怎麼會有蛇?”

我讓旁邊的人後退到小橋上。

“你也後退,讓我來。”他沒看我說了一句。

我輕嘆一句“呦,還不相信我,這不是你一人能搞定的,這蛇不是真的,看見尾部的閃光了嗎,是爆破裝置,動它就爆炸。這裡有防爆衣沒?”

他眯眼說道“你別動,等我一下,我去拿。”我點頭。他剛走,我就發現藤蔓下還有搖擺的東西我心裡不禁唏噓“不隻一條,這是要徹底燒了這裡啊,看來哪裡都逃不過有爭鬥啊,人吶,不管發展到什麼程度,總是會撕裂和鬥爭。”

我扭頭大喊“大家更離遠些,這些電子蛇會爆炸,大概有三四條,集中在這裡,快,後退!”有些人退著掉進了水裡,狀況稍微混亂,在我感嘆幸好沒有爆炸時,一條電子蛇炸了,火光衝起,我內心咒罵“誰這麼狠,這些難得培植的草藥要這麼付之一炬嗎?密封,帶進來,怕是這一群學生裡的有人為之,但是管我啥事。現在隻能儘量救吧。”

我左右看看,想起,剛走過的地方有滅火器,要是這幾個都炸了,怕是這一大片全得沒了,我兩三步躍起,飛快跑向滅火器,其中幾個也清醒過來,去拿滅火器,我對他們說“去蒐集滅火器,這些不夠。我去滅火,放心。”

“好。”他們很認真的點頭回應。

我拿著滅火器直奔燃燒地方,就這一兩分鐘的功夫,竟然燒大了,是又有爆炸嗎?我看到還有兩個在藤蔓中鑽著,我拿著滅火器開始噴,但發現這種滅火器不行,火勢隻是稍微小一點,我看是水基型滅火器,滅不掉,得潔淨氣體滅火器,我轉頭向另一個方向跑去,我見過附近有一個這種的,在角落拿到六氟丙烷滅火器,迅速跑回,在我滅火時,他回來了,拿著防爆衣,看著火勢逐漸變小,我鬆口氣,和他對視一眼,笑了笑。

我轉頭對著其他人喊道說“去找六氟丙烷滅火。這裡有化學燃品和燃燒的電子。”

教授站在不遠處沉著臉說到“快去,外麵倉庫找六氟丙烷滅火,關閉這邊電源,並報火警。”

“是,老師!!”

“其他人去別的區域搜查,看還有沒這東西。”

“是,老師。”

我扭頭看向小哲說“給我一個防爆衣,還有一條沒爆。”他遞給我一個,厚厚的防爆衣。

我說“抓到防爆衣裡銷燬。”他點頭,說著我們就進入還在燃燒的藤蔓裡。

“你相信我?”他突然輕聲問。

我沒看他,說“緣分使然,信!”我聽到一聲輕笑,我扭頭“認真點,你也不想,你們的心血毀了吧,可惜不能好好抓住,還能分析是誰投放的。”

“那確實,不過,這裡隱藏多線路監控,後期找出應該不難。”我挑眉,看來是有經驗的佈防啊。

接近一條電子蛇,我指向左邊,他朝右邊圍過去,我拿著防爆衣套著手,迅速抓住,他已經開啟防爆衣,我飛快投進去,幾乎在掉進去的瞬間,爆炸了,還好還好,防爆衣夠結實,都沒受傷,我噓了一口氣,走過去,說了一句“挺默契。”

他燦爛的笑著,“身手不錯啊。”我看著他嘴角上揚“要不然呢,敢跟著你來這?”

“走吧,去教授那彙報。”他拿著防爆衣,拽著我走去。

我們來到教授麵前,幾個拿到滅火器的學生已經奔去繼續滅火。

教授溫和地看著我說“感謝你的付出,讓我們損失最小化。給你一個這個,拿著,我讓人帶你去另一個地方再好好逛逛。”

我接過一個玉牌,小小一個鵝蛋形,和田玉材質,很溫潤,看到裡麵有一個晶片,我估摸這應該是認證磁卡。“謝謝老師的信任。”

旁邊學生看到老師給我的磁卡,都給我投過來羨慕和敬佩的眼神,我想,這個磁卡不簡單吶。

小哲湊過來“呦,老師你可真大方啊,這可是無限卡,大部分地方隨便進和消費哦。”原來如此啊。

“我隻是救了個火,小事而已,老師何必如此破費。”我看著老師認真說道。

“不是小事,你以行動告訴我你的品行,你我也有緣,去轉轉吧,但小哲暫時得先跟我去解決一些事情,需要其他人陪你逛嗎?”

“那倒不用,我和我朋友隨便看看這裡就行,最後送我們回去就行。”我笑著看著教授。教授報以溫暖的微笑,點點頭“我讓其他人帶你去另一個休閒廳,這裡需要檢查修理。”我點點頭。

小哲笑眯眯的朝我擺擺手,我笑了笑,便跟著一個很溫柔的小姑娘轉身離去,她帶我和朋友到了一個類似酒店的宴會廳。

她到門口說“這裡可以休息,你手裡的白玉牌是次高階,已經可以進入裡麵大部分地方,進去以後,任何消費無需付錢,手牌會自動結賬,有疑問時,可以點玉牌兩下,有專門對接的人幫你解決問題。也再次謝謝你今天的勇敢。”

“謝謝漂亮的你。”我給這個溫柔的小姑娘道謝後,扭頭眯起眼睛,開始仔細打量這個玻璃和漢白玉做成的樓,心想,這地方真是神奇和神秘啊。

我和朋友走上去,門口沒有門衛,我攤開手,正思考怎麼用玉牌開門時,玉牌閃了一下淺淺的光,門就自動開了,隔空感應啊,“咱們應該給它搞成手牌。”我和朋友笑聊。“厲叔,不用擔心,出了一些意外,到屋內再說。”“是,主上。”主上?復國?!別了吧,百姓若是安樂,有啥可復國的,一些利益鏈的執念而已。幾人到了一間大客廳,她看了一眼那幾個人,伸手比了一個噤聲,隨後幾人走進一間小屋,這小屋竟然做了隔音,這牆從外麵看普通一間小屋子,但進去牆壁是雙層空的,並且外層還做了厚棕櫚。再排了細密的竹條。“厲叔,我們內部有反叛者,我已經帶人清剿,花了些時間。我們計劃需要調整一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