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刺殺夢2

千百年,也算看盡冷暖,這咋是個牛脾氣,這群人到底惹了多大事,大晚上夢裡給我這任務,不就是得救人,不救人我能活著出去?“你這也是千百年的了,咋這麼軸,最後一次,留幾個。”“不行……”“我不知道你現在是誰,但你絕對不是她,但我們相信你可以救我們。”一個同伴說道,我沒有扭頭,隻是點點頭。心想“我也沒有選擇啊。”“你們緊跟我,談判失敗,蛇妖說你們殺了它同伴,具體多嚴重我不知道,但是嚴重到它要你們全部得陪葬...進入石門,又走了一段伸手不見五指的黑暗,她走的非常熟悉,走的步伐很奇怪,我仔細一想,八卦步哦,這是個陣法。這一步一步保密做的如此謹慎,這籌謀可不是一年兩年啊。今晚這夢故事有點長啊。別之後再連續劇式夢啊,簡單點吧。

隨著亮光漸漸擴大,走進了一片竹林,剛出去,幾個黑衣人出來“王爺,您這一月去哪裡了?皇上召見,我們隻能託詞您得了傳染疾病需要治療休養。”我聽著語氣,是下屬,但也不是下屬。“厲叔,不用擔心,出了一些意外,到屋內再說。”“是,主上。”主上?復國?!別了吧,百姓若是安樂,有啥可復國的,一些利益鏈的執念而已。

幾人到了一間大客廳,她看了一眼那幾個人,伸手比了一個噤聲,隨後幾人走進一間小屋,這小屋竟然做了隔音,這牆從外麵看普通一間小屋子,但進去牆壁是雙層空的,並且外層還做了厚棕櫚。再排了細密的竹條。

“厲叔,我們內部有反叛者,我已經帶人清剿,花了些時間。我們計劃需要調整一下。”

“主上為什麼不讓我們去清剿?您冒這麼大風險。”

“你們這幾個舊部是我唯一信的過的,各自管有不同的事物,你們誰也不能出事,我們現在做的不僅是報仇,更是為百姓立命,不是為了我這個所謂的血脈,如果大事可成,你們需要做的是讓天下太平。這場動亂維持在區域性就好。”

“主上!”

“我不會當帝王,我需要做的是平天下,而我已經物色好,可以守天下的人,成功我會告知大家,你們本也不是愚忠之人。近百年的籌謀,我們三代人最終走到這裡,百年前,易帝遭篡權,若是篡權者能安百姓也就算了,可近百年,民不聊生,到處都是謀殺,邊境外侵,將士壯然。這位置得換人了。現在各位將領如何抉擇?”

“都已經表態支援。”另一個黑衣人出聲。

“大廈將傾的明智選擇罷了,各位將領,你們曾都是叱吒風雲的人物,因昏聵當道,家破人亡,我輩家族隻是有幸伸出一把援手,你們雖目前需要隱形埋名,但很快都能看到光明。”我看著這位女子的狀態,說著這麼具有煽動力的話,竟然內心卻波瀾不驚,我默默許願,今天夢就讓我當個觀眾看個電影也行。

“厲叔,修改時間,明晚戌時除狗,明早我入宮,我會讓皇帝把親臣留下至戌時,宮內明晚除了已經歸降的,不留一人,”

“是,主上!”

臥槽這麼殘忍,不過想想也是,從古至今,政治都是血的顏色,不狠無政治啊,人類真是無論正義還是非正義,最終揹負痛苦的都是小人物。所謂“興,百姓苦;亡,百姓苦。”都是npc,但npc的這些凡人纔是成功者的基石,所謂的當權者總是喜歡把百姓的人性化抹去,變成一個符號和數字,嘲笑npc的無知愚昧,覺得自已瞭解人性並會操縱人性,其實呢?都不過是歷史一粒灰塵,這些所謂的當權者守出了啥?最終還是一代又一代百姓努力活著,創造新生。隻希望啊,這些人,能真正的看見百姓吧,自古以來,百姓安居樂業的日子太短了。本來就會,開的很穩,放心吧。”我心中想,果然是在夢裡啊,一切夢幻的。小傢夥扭過頭看了我一眼,笑道“放心吧,快到了。”我笑著點點頭。果然今天的夢是個奇幻世界,我準備開開眼界吧。快到時,我看著到是一座巨大的橢圓形高樓,在門口排著很長的隊伍,有人在檢票,我疑惑的說“這裡要票嗎?我們有票嗎?”“不要啊。”“為什麼排隊在檢票?”“哦,不要票,但要進入證明,不是誰都能進,要有內部的介紹。”“啥?臥槽,在這片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