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刺殺夢4

百年的了,咋這麼軸,最後一次,留幾個。”“不行……”“我不知道你現在是誰,但你絕對不是她,但我們相信你可以救我們。”一個同伴說道,我沒有扭頭,隻是點點頭。心想“我也沒有選擇啊。”“你們緊跟我,談判失敗,蛇妖說你們殺了它同伴,具體多嚴重我不知道,但是嚴重到它要你們全部得陪葬。”聽我說完,其中幾個同伴瑟瑟發抖起來。“老師們乾的。”“老師們?還有其他老師?”“昨天都死了。”“你們幹了什麼?為啥它堅持要殺...“感謝提點。”她伸手給了一小把金豆子,我一看金豆子眼睛都直了,希望能好啊後活著啊。宮人拿到金豆子,眼睛都笑沒了“謝謝王爺心意,陛下看到您定是開心呢。”

接下來一路無話,但突然感受到步輦的震動。手指敲動的聲音,正當我疑惑,王爺若無其事的敲著步輦,彷彿在敲著節奏哼歌,但我知道這是回應,看來,這些抬步輦的宮人也已經收服,我不禁感嘆這細緻深入的籌謀。

到了一個大門前,步輦停下“王爺請。”院門開啟,一處很清幽的住所,我看著這場景,怎麼也聯想不到這個成帝是個荒廢懦弱之人。

“你來啦。”

“是,皇兄。”她彎腰拜禮

“身體好些嗎?”

“好多了,謝皇兄擔憂。”

“你和朕生疏了。”

“皇兄勿怪,身體還是有些孱弱,反應慢些了。”

“也是,畢竟耗損一月有餘。”

“建造程式如何?”嗬,嘴巴上全是關心,全程也沒讓她站直平身,果然帝王心啊。這深沉心思,怎麼會賣國求存呢?

“材料和工匠基本已經到齊,可以開建了。”

“辛苦了,坐吧,有找到什麼珍玩嗎?”

“有,已經給陛下運到珍玩庫了,這是品單。”

“果然是我最器重的立王。走去看看。”“晚上設有宴席,慶祝立王身體康復。”

“是,陛下。”

我看著這張瞬息萬變的臉,這是個瘋批吧。

跟隨著成帝往珍玩庫去,進入珍玩庫,我不禁感嘆,怪不得這世間最需要控製慾望的就是真正掌握權力的人。一句話,萬千百姓遭殃。這珍玩庫是一個大園子,有很多個大屋子,庭院中矗立著幾個非常大的奇石,我看著沒有驚歎,最多感受就是,這得花多少人力財力來運送,我也感覺到她握緊拳頭。在宮人的帶領下,向一個屋子走去,進屋,成帝眼神瞬間變得癡迷的審視“立王這真玩有意思!”

“獻給陛下賀禮。”隻見屋子中矗立著一塊高米左右的大和田玉,而雕刻的是一個多一分則多,少一分則少的美人,仔細一看,真真的膚如凝脂,散發著柔和但潤白的光澤,巧奪天工啊,

“好!立王費心了,朕很喜歡,晚宴朕要百官來朝,共享盛舉。”

“是,陛下。”

“來人,先帶立王去休整。”所有對話,成帝的眼神沒有離開過這和田玉雕像。

立王被帶到宮內一間屋子,這屋子掛著“桃花閣”的匾牌,進入這裡,我感受到了這個冷靜的人兒的情緒動了一下,她眼神看著周圍的擺設,不自覺說了一句“辱人心神。”

我看著這裡覺得不錯啊,環境雅緻,突然出來一個宮人“主人,外麵監視的人已經清理。”

“今晚這裡燒了吧。”

“主上……”

“燒了。”

“是”

她走到屋外,來到屋外的一個假山,走進去,有一個空洞處坐下。“這間屋是我和弟弟曾經在宮中陪讀住的地方,說是陪讀,都是人質罷了,帶我來這裡,不過是告訴我,他念舊情。好一個念舊情,因為他的懼怕,現在重文輕武,朝廷內部紛亂,黨派為各自利益相互攻訐,邊境戰將損耗太大,斷層,他疑心太重因為本身祖宗江山得位不正。大興建造是為斂財國庫,看著是個冷靜帝王,但是內心是個非常敏感多疑的精神病瘋子,百姓太苦,該換換天了。”我默然。我遍尋天下殘留苟活的各個後裔,慢慢組建到現在,今天以後,一切定局,此去九死一生,若後期我消散,你還在,那就替我看看這滿目瘡痍的山河是否會好起來吧。”她輕輕拍了拍心口,我聽完,感慨這個女子很非凡,這一趟夢的旅行也讓我很感謝,山河能延續,也正是這一代一代的人守護。進入皇宮,“王爺請下轎,皇上給您準備了步輦。”“其實你在,也算有個陪著我的人,這感覺也不錯。”我心疼了一下她,又覺得也得心疼自已,這就是共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