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機上險情

。當周圍的乘客看到這一大腳即將踩在楊業腹部時,有人已經忍不住捂住了眼睛。而這時,跡發生了。黑人男子踹到一半的腳又了回去,然後慢慢的,一點點的蹲到地。法克,疼……疼死我。在剛才的一瞬間,楊業五指發力,手指鉆黑人男子的拳頭,將他的小拇指和無名指猛地後麵一掰。五指連心,兩手指已經被楊業掰到極度彎曲的程度,黑人男子開始求饒。楊業抓著他的手,慢慢站起來,一腳將他踹翻在地,喝道:我再說一遍,這是華夏,不是你們...尊敬的旅客,由昆市飛往千花市的1205號航班即將起飛,請關閉電子品,不要在走廊走。

楊業穿迷彩t恤,提著一個行李包走進了頭等艙,找到自己的座位後坐下去,然後閉了眼睛。

覺到飛機起飛後,他雖然閉著眼睛,但緩緩嘆了聲氣。結束了近十年的軍旅生涯,如今退伍還鄉,三分不捨三分惆悵。但想起十年未見的父親,心頭又被厚厚的期待覆蓋。

過了一會兒,楊業聞到一陣芳香,人的香味兒,很舒服。這時覺到一隻手的抓住了自己的手臂,他睜眼一看,一個麗的人正帶著一張看著自己。

大哥,幫幫忙,我可以坐你邊嗎?人一副瓜子臉,一雙穿秋水的眼眸含著淚水,看去,很是慌張。

沈夢瑤從沒發現過頭等艙裡還有這麼沒素質的,剛才,正閉眼休息,不想邊的黑人男子對手腳將驚醒來了。

警告了幾聲,沒想到黑人男子變本加厲,作更加猖狂。沈夢瑤嚇壞了,看到旁邊隔著一條走道的楊業,見他穿著迷彩t恤,直接起跑過來了。

楊業抬頭朝右邊看去,一個材魁梧的黑人男子正沉看向他們這邊。

這時,黑人男子起朝這邊走來,用生的漢語說道:哥們,我們換個座吧!

楊業沒理他。

如果你不識相的話,小心我把你從飛機扔下去。黑人男子怒了,低喝一聲。

楊業還是沒理他,大手一,將沈夢瑤直接攬在懷裡,用行來說話。

法克!黑人男子暗罵一聲,俯下來,那砂鍋還大,像黑狗屎一般黑的拳頭直接朝楊業打過去。

啊……沈夢瑤驚呼一聲,拳頭眼看著要打到楊業的腦袋了。

楊業右手抱著沈夢瑤,左手突然抬起,相對黑人來說不大的手掌,不偏不倚接住了這一拳。

楊業一皺眉:滾!

一巨大的力量從他手臂傳遞到手掌,沖擊到黑人的拳頭,黑人男子被擊退了幾步,摔倒在座椅。

在這會兒,楊業和沈夢瑤換了個座位,沈夢瑤還沒來得及說聲謝謝,左手臂又將的抱住了,一特有的男人氣息充斥在鼻間,瞬間鬧了個大紅臉。

黑人男子掙紮著又準備過來,楊業突然開口,用流利的英說道:如果你以為華夏人好欺負,那你錯了,很可能你會因為今天的事而後悔終。

黑人男子邪笑一聲,他不行這看去沒自己強壯的小男人能打贏自己,再說,他可是軍人出。剛才那一下隻是失誤!

又是一拳朝這邊砸過來,楊業冷哼一聲,右手一揮,再次接住了黑人的拳頭。黑人作很迅速,因為他是站著的,位置有優勢,猛地一腳朝楊業的腹部踩下去,那又長又的大,似乎發力極強。

當周圍的乘客看到這一大腳即將踩在楊業腹部時,有人已經忍不住捂住了眼睛。而這時,跡發生了。

黑人男子踹到一半的腳又了回去,然後慢慢的,一點點的蹲到地。

法克,疼……疼死我。

在剛才的一瞬間,楊業五指發力,手指鉆黑人男子的拳頭,將他的小拇指和無名指猛地後麵一掰。

五指連心,兩手指已經被楊業掰到極度彎曲的程度,黑人男子開始求饒。

楊業抓著他的手,慢慢站起來,一腳將他踹翻在地,喝道:我再說一遍,這是華夏,不是你們能夠為所為的地方。滾!

黑人男子驚恐的看了楊業一眼,連滾帶爬的逃離頭等艙。

好,乾的漂亮!

周圍幾乎都是華夏的乘客,看到楊業的所作所為,不熱澎湃,紛紛鼓起掌來。

姑娘,你什麼?漸漸安靜下來後,楊業看著邊的問道。他這才仔細注意。

穿著一件白雪紡衫,下麵是一條黑包,腳穿著一雙黑細帶高跟鞋,一雙大長被黑包裹著,顯得極為。勝雪,彷彿吹彈可破,尤其是那一雙靈的眸子,特別惹人喜。

我沈夢瑤,謝謝你仗義相助。你什麼呢?

我楊業,男,單!在這會兒,楊業和沈夢瑤換了個座位,沈夢瑤還沒來得及說聲謝謝,左手臂又將的抱住了,一特有的男人氣息充斥在鼻間,瞬間鬧了個大紅臉。黑人男子掙紮著又準備過來,楊業突然開口,用流利的英說道:如果你以為華夏人好欺負,那你錯了,很可能你會因為今天的事而後悔終。黑人男子邪笑一聲,他不行這看去沒自己強壯的小男人能打贏自己,再說,他可是軍人出。剛才那一下隻是失誤!又是一拳朝這邊砸過來,楊業冷哼一聲,右手一揮,再次接...